第十二章:吕家大长老

剑鞘顶在吕沐的胸口一推,吕沐后退几步。

“反了!反了!阿猫阿狗都能在吕家为所欲为!你们这群废物!为什么不上!抓住这两个狗男女。”

“小舅子别闹,你现在这个样子与被雷劈中的王八有什么两样?”

吕沐被叶澜气得半死。

“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闹,都是一家人何必呢!”

一位双发鬓白的老者走了出来,挡在吕沐与叶澜之间。

“三长老你是不是老迷糊了!你好好看看,他俩是吕家人么?”

“什么!不是吕家人?让老夫好好看看!”

吕家三长老上下打量了叶澜一番,的确不认识眼前这个小子。

“小伙子!你是谁家后人,怎么跑到我吕家吵吵闹闹来了?”

叶澜刚想说话被吕可卿拦住,拽了拽叶澜的衣服,走到三长老眼前。

“三长老!我是吕可卿,您好好看看!”

眼前这个老者年过古稀,身上没有丝毫修为,看样子不是一个武者。

“什么!吕可卿!让我看看!”

三长老上下打量一番。

“你真的是可卿呀!变化真大,我怎么感觉好久没有见过你,是不是这些年一直在外营生?”

“三长老!吕可卿不是被大长老发配外宅了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她绝对是假冒的!”吕沐一边盯着叶澜一边提醒三长老千万不要上当。

“还有这事?哎呀!我想起来了,你娘呢?我好久都没看见大媳妇了!”

“我娘...去世多少年了,三长老你忘了么?”

叶澜觉得这个三长老脑袋有点不灵光,说话颠三倒四,刚想插话又被吕可卿瞪了一眼。

“年纪大了,好多事情都记不住了,都是自家人干嘛要吵架,秋荷呢!赶紧给你姐姐安排个座位!”

三长老东一嘴西一嘴,吕沐心中憋得难受,连忙挥手差人送走三长老。

“你既然非要说自己是吕可卿,那我就把大伯找来!你们几个废物给我看好了,千万别让这两人跑了,我去找大伯。”

叶澜搬来椅子让吕可卿坐下,揉了揉吕可卿的后心。

“老婆别生气!深呼吸!消消火!”

“我不相信这世间有这么无能的男人,自己妻子的灵位都保不住,拿着自己亲生女儿做筹码为家族牟利!”

“姐夫!你赶紧说说姐姐呀,事情闹大了大家都不好收场!”

叶澜噘噘嘴说道:“看看你姐正在气头上呢,我才不去,你是亲妹妹你来!”

“大伯!你赶紧过来看,有人装成吕可卿在那胡闹,被我抓住还不承认,偏偏要找你对峙。”

吕沐拉着吕信然走过来。

叶澜定睛一看,这不是在许府那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男人么!

他怎么可能是吕可卿的父亲?

小时候叶澜见过吕信然多次,现在的相貌与之前的差距也太大了!

目光散乱,稀疏的胡茬看起来有些狼狈。

吕沐拖着吕信然走了几步,晃晃悠悠推开吕沐,扶着门框稀里哗啦地吐了起来。

“父亲!你怎么又喝多了!”

吕秋荷连忙上前搀扶吕信然,等他吐干净胃里的东西又找来清水给他漱口。

“脚步轻浮,目光涣散,脸颊赤红而鼻尖发白,这样子看起来不像是醉酒所致!怎么与书中讲的采阳补阴有那么几分相似?”

叶澜在静天镜中除去修炼就是在阅读各种书籍,与那种足不出户便知天下的谋士有那么几分相似。

正巧叶澜看过一本残卷,里面讲述了一些关于采阳补阴与采阴补阳的功法。

阴阳门,欢合宗,孤峰谷,这三个门派都流传着这种损人利己的功法。

“吕伯怎么就沾染了这种修炼过恶毒功法的女子?莫非也是大长老安排?”

想起许府前那个讨好许家的老者,叶澜心中一阵厌恶。

“宁珊!是你么!”

吕信然迷迷糊糊,看见吕可卿猛扑过去,吓得吕可卿退后几步,宁珊正是吕可卿娘亲的名字。

“岳父大人您慢点!”

眼见扑过去的吕信然就要摔倒在地,叶澜伸出右手搂住吕信然的肩头,左手握住那皮包骨的手腕,一道玄力顺着手腕钻入吕信然的体内。

“你果然不肯原谅我!那我就下去陪你!”

看见吕可卿躲开自己,吕信然面如死灰,掌心凝聚玄力猛地拍向自己的脑袋。

“不可以!”吕可卿一声尖叫。

叶澜的手直接挡在吕信然面前。

“轰隆!”

这一掌被叶澜挡住,巨大的声响引起了吕氏族人的注意。

“叶澜!”

叶澜假装很痛的甩甩手,对着吕可卿挤了挤眼睛。

“岳父手劲还挺大,给我手都打麻了!心疼我?还不快帮我揉揉。”

吕秋荷哭得梨花带雨,抓着吕可卿的手说。

“姐姐!你听我一句劝,快走吧!父亲他很难!作为子女我们就不要折磨他了。”

“走?想往哪里走?在我吕家闹事!不用走了!。”

吕家大长老踏空而来,指着叶澜几人一声怒吼,玄力凝结出一只巨大的虎爪猛扑过来。

“叶澜快走!”

吕可卿抓着叶澜胳膊想逃,可叶澜如古树一般纹丝不动。

“你疯了!快走!”

叶澜伸手挽住吕可卿的腰,拔出赤雪剑指空中袭来的虎爪轻轻一句。

“破!”

偌大的虎爪仿佛豆腐一般在赤雪面前一分为二,四散的玄力形成风压,将屋内的桌椅吹翻在地。

吕家大长老落在叶澜面前上下打量一番,眼前这个小子明明只有剑师修为,为何能轻而易举地挡住自己一击?

“哼!剑不错,小子你是何人?为何在我吕家大闹!”

“大长老!那个疯女人冒充吕可卿扰乱大会进行,快抓住他们!”

吕沐终于看到了主心骨,连忙上去添油加醋地将叶澜与吕可卿种种恶行说了一个遍。

“你是吕可卿?”

“正是!”

吕大长老仔细打量,毕竟十年没见,他几乎忘记了吕可卿原本的容貌。

“你怎么可能康复!大奉最好的医师都治不好,你为什么会痊愈?”

叶澜学会了抢答。

“我治的!怎么了?”

“你治疗的?你用什么治疗的?”

叶澜的眼睛瞪得溜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吕家大长老。

“当然是用药治好的!难道用大粪么?一把年纪了,不要问如此愚钝的问题好么!”

“那九种奇毒混合十多年,你居然能治好?我不信!”

“你爱信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