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小丑竟在我身边

吕可卿将叶澜拉到身后,双眼紧盯着大长老。

她病倒在床,被赶出吕府大院,吕可卿所有的苦难,都是拜眼前这人所赐。

“吕文伯!没想到我还能恢复过来吧?家主一脉的权利你也敢架空,吕家十二抬大轿娶的媳妇,你不让她进吕家祠堂,用后辈的幸福换你心中吕家的前程?吕家祖训什么都忘在脑后了吧?”

“哼!捡了一条命,还有脸回吕家?若不是你爷爷与叶家走得太近,四大家族会排斥吕家么?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是谁的责任?”

“一天不如一天?说的是你这个大长老吧?吕家本就不是奉都家族,如果不是当年叶家在奉都照拂,吕家有资格踏足奉都么?”

“哼!冥顽不化!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吕文伯冷哼一声正欲出手,一位管家打扮的中年人快步来到身前贴在吕文伯耳边小声几句。

一位年轻人迈着四方步走进吕府,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晃动,扇坠是一块万金难求的金丝玉,腰间金丝香囊散发出奇异的香味,浑身上下透露着属于他的财富。

此人正是萧家二公子萧明。

“吕长老,本公子没有打扰到诸位的雅兴吧。”

“萧公子,欢迎欢迎!您来吕家那真是蓬荜生辉,通知各位族人开宴!带他二人去找个位置。”

吕文伯对着吕沐使了一个眼色。

“吕文伯!你让我走可以!秋荷必须跟我一起走!”

“别给你台阶不知道下,若不是看你看在你血脉的份上,你能活着走出吕府?”

吕文伯冷哼一声,若不是萧明在这里,恐怕他会直接暴起击杀叶澜与吕可卿。

“看来吕长老也不清闲呀?”

“家事而已,萧公子见笑了!秋荷不给萧公子见礼?”

吕秋荷虽然是吕信然的私生女,在奉都内还是有几分名声。

颜值与能力,吕秋荷绝对不是一个好看的花瓶。

吕家琐碎的安排都是吕秋荷一手操办,偌大的吕家井井有条。

这样的女子娶回家当妾室,又可得到吕家作附庸,这种条件四大家族的公子也会心动。

“不要过去!”

吕可卿拉住吕秋荷的手,死死地拽住她,眼前就是一个火坑,作为姐姐她怎么舍得妹妹往里跳。

“吕长老,这位姑娘是?”

两姐妹站成一排简直就是一道风景线。

相比吕可卿的成熟,吕秋荷显得更加稚嫩,颜值上两人平分秋色,可吕秋荷那种逆来顺受模样,更能激起让人占有的欲望。

萧明被眼前的姐妹迷住了,一瞬间他在思考如何把两个女孩一起带回家。

“这等祸患不配入萧公子法眼....”吕文伯刚说一句就被萧明打断。

“吕长老,我是萧家人,但我也算是半个张家人,张家商贾之家,信奉万物有价。”

“你与我母亲所谈之事不变,我个人愿用一百万两黄金做聘礼娶眼前这位姑娘为妻,不知吕长老可否同意!”

“一百万两!”

吕文伯被萧明的话震慑住了。

普通百姓一年开销也就几十两银子,偌大的吕家一年也赚不上五十万两黄金,这萧明张嘴就是一百万两!真的很有诱惑性。

“一个老瘪三!一个小瘪三!两人嘴皮子一碰!我老婆就没了?征求过我的意见么?”

叶澜恨不得大吃一斤!

这两个人真是臭不要脸,好不容易救活的媳妇,拿给你俩做交易?

“你是吕家何人,我与你家长老谈话,你居然敢插嘴?”

“她是我老婆!你说我是谁?许家的教训看样不能让你们四大家族有所收敛呀!堂堂萧家公子还有空跑出来纳妾?”

鬼面人事件,许家百年威名瞬间崩塌。

帝境强者躲在阴暗处索命,四大家族人人自危,眼前这个萧明居然顶着风口纳妾,看样子许家遭遇并没有让四大家族投鼠忌器。

“你是吕家的女婿?既为人妇,本公子不该窥视,这位仁兄得罪了。”

“用不着假仁假义!想娶我小姨子,我劝你最好回家照照镜子!我作为姐夫第一个不同意。”

萧明虽是萧家二公子,偌大的奉都也极少有人敢和他这样说话。

奉天钱庄张老财的大女儿是萧明的亲娘。

奉都财神爷,一流家族的天花板,诸多势力里面的常青树,与四大家族关系极为密切。

“吕长老!看样子您应该先处理好家事,然后我们再谈联姻的事情,我先告辞了。”

“啪嗒”

萧明折扇一合,头也不回地离开吕家。

心痛!

吕文伯无比心痛!

三个真武学院的名额!一百万两黄金!每个条件都让吕文伯无比心动。

这两件事成了,吕家在奉都定然百年强盛。

“小子!我劝你最好离开吕可卿!我们吕家从来没有收过一名赘婿!你配得上现在的吕可卿么?”

画风旋转得太快,险些闪了叶澜的腰!

书中记载有一词语叫舔狗,叶澜在静天镜内思百年不得其解,究竟什么才算是舔狗!

今日见到吕文伯才深刻地了解舔狗的含义。

许家舔不到就舔萧家,明明是我治好了吕可卿,转头老子配不上她!

我堂堂一个剑帝!我怎么配不上她?

叶澜被吕文伯逗笑了。

“我说吕大长老,您老人是不是年纪太大脑子坏掉了?吕可卿她孤身一人在外宅等死,你们可有一人去陪伴她照顾她?十年!那可是整整十年!”

“你这老王八铆足劲能活一百五十年!她的一个十年就在那个灰暗的小屋子里度过,还是被你亲手赶出去的!你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咱爷们能不能要点脸?”

出山时叶澜还想提携一下吕家。

四大家族注定衰败。

吕家必然在自己的扶持下代替四大家族的位置。

来到奉都叶澜才发现,小丑竟在自己身边!

“不听劝,那就别怪老夫了!”

“来!你奶奶的!老子今天不把你这个老王八的头打进盆骨里,我名字倒着写!”

婶可忍,叔不能忍!

叶澜踏入吕府的那一刻他就在忍!

万万没想到吕家都是这种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