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奉皇有请

“坏我吕家大事!你小子该死!”

吕文伯大喝一声,玄力运转到极致,隐约背后显现出一只由玄力凝结的巨熊幻影。

吕家众人纷纷散开,生怕受到玄力波及。

“大长老!都是自家人,你又是何必呢?”

三长老被周围几个小辈死死拉住不能上前,焦急地用手杖不断敲击地面。

巨熊幻影举着两只熊掌对天嘶吼,轰隆轰隆地杀了过来。

“你小子必死!”

“姐姐,姐夫你们快走!我来拦住大长老!”

吕秋荷指尖凝结一道玄力,在半空飞速作画,玄力凝结成的飞鸟撞向巨熊幻影。

“秋荷!你难道也要背叛吕家?”

吕秋荷实力太差,连续几波爆炸根本没有阻止天玄巨熊的脚步。

两人这么一对峙,吕家众人纷纷开始逃命。

“唰!”

三把金色飞刀不知从何方而来,威力之大直接将天玄巨熊穿出三个透明窟窿。

吕文伯闷哼一声,脸色有些发青。

“吕家主得罪了,我家主人想见这位公子,今日请行个方便。”

三位黑衣人莫名出现在叶澜周围,每一位的玄力都不弱吕文伯一分,腰间闪亮的飞刀与黑衣打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金刀堂?你们是金刀堂的人?”

“无可奉告!今日我兄弟三人必须带走他!”

叶澜大嘴一撇,今天事情怎么这么多?感情自己的头是面团捏的?来个人就想踩一脚?

“你们三个什么情况?我还要教训教训这个老王八,你想带走我就想带走我?”

“由不得你!”

三位黑衣人中有一个明显是领头的,伸手就搭在叶澜肩头。

叶澜微微一笑,反手扣在黑衣人的手腕之上,丝丝缕缕的帝威顺着手臂直冲眼前黑衣人的气海灵台。

黑衣人一个激灵,猛地抽回胳膊,眼中充满了恐惧。

叶澜仿佛一只沉睡的巨龙,而他正在伸手抚摸。

黑衣人感觉到自己武尊三层在奉朝已经登峰造极,在叶澜面前却如同一只蚂蚁。

窒息与恐惧顺着手腕爬进大脑,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在自己面前仿佛一座无法翻越的山峰。

“我可不想走!这人面兽心的老王八!我放着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管,去陪着你们三个臭老爷们?”

“我!不!去!”

“你快走!大长老不会伤害我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吕可卿有些后悔,本来是想悄悄祭拜一下母亲,万万没想到惹出这么多事情,最后还要连累叶澜,心里满是愧疚。

“大事听你的,小事听我的!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臭鱼烂虾上门来,自有铁锅响叮当,我今天都给你们红烧咯!”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叶澜仿佛换了一个人。

赤雪在手,踏前一步。

坚硬的青石砖在赤雪的剑尖之下宛如刚出锅的豆腐,轻轻一划就碎成两半。

在黑衣人眼中,叶澜的身形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剑,一把天下无双的剑。

叶澜很生气,大闹一场并不是他的本意。

可现实真的会将人击败,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底蕴,真的是一位小小的剑师,吕文伯又会如何对待自己?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你这娃子!请你来一趟可真难,金刀堂是我姬家直属,不要每次都让我这个老头子出马你才能收敛,你曾经不也是大奉的子民么?”

就在叶澜准备出手的那一刻,一道传音进入叶澜耳中,正是皇陵那位老者。

叶澜苦笑,这老头每次都搞得紧张兮兮再出场,早点出来还能有这种破事。

叶澜一松劲,三位黑衣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哎呀!老婆!我们不用怕了,我突然想起来,这三位是自己人!这次我们有救了。”

吕可卿伸手摸了摸叶澜的头,没有发烧,刚刚还在拔剑对峙,怎么转眼就变成自己人了?

“我跟你们走,但是有两个要求,还请三位大哥答应。”

“您....说!”

黑衣人知道就算拼出性命,恐怕也不能将眼前这年轻人带回皇宫,既然如此不如听听他的要求。

叶澜对着三位黑衣人介绍起身边的两位。

“这个大漂亮是我老婆,这个略差一筹是我小姨子。”

“你负责护送她们安全离开,我跟着这位大哥回去复命,剩下一位抬抬手帮帮忙,教训一下这个老王八,当然别太惨,一个月下不来床那种就行,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

对视一眼,黑衣人觉得这个要求不算太难,能让自己交差就行,对着叶澜点头表示同意。

“万事大吉!老婆你先回家,我去去就回。”

“真的没事么?”

吕可卿觉得这三个黑衣人不可信,盯着叶澜又确认了一遍。

“放心!我师父天下无敌,没人敢动我!”

看着吕可卿姐妹被黑衣人带走,叶澜的表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吕文伯!你对可卿做过的一切我都记在心中,你有两个选择,赎罪或者死,别在一条路里走到黑也不回头,这世间没有永恒,四大家族也一样。”

叶澜与黑衣首领消失在吕家,剩下一位黑衣人瞪着眼睛正在与吕文伯对视。

“我....我乃吕家大长老!奉都商盟执事,你们金刀堂要与我们商盟开战么!我给你一个机会,离开吕家,我既往不咎!”

“行了!我劝你不要抵抗,万一没控制好,你躺了两个月,我怎么交差!看拳!”

吕文伯本身就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兽魂刚刚又被三人联手重创,几招下来就被黑衣人按在地面一顿狂锤。

“左眼的乌青仿佛与右眼不太对称,我找补找补,你忍忍。”

留下的这位黑衣武尊十分喜欢对称的东西,揪着吕文伯的脑袋探寻着对称的奥妙,而吕文伯只能听之任之,毕竟一个武宗又能在一位武尊面前蹦多高呢。

“姐夫他不会有事吧!”

吕秋荷今天逃过一劫,如果不是叶澜与吕可卿的现身,恐怕此时自己已经踏进萧府的大门。

“放心吧!祸害活千年,他不会有事的。”

“那这位黑衣人为什么不离开呢?”

“我也不知道。”

黑衣人被两个女人盯着后背有些发毛,身形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可他并没有远离外宅,既然答应叶澜送他们回来,那在叶澜回来之前,自己也有义务保护她们二人。

北城萧府。

萧明手中的折扇一开一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突然一个身穿灰袍的独眼男人现身桌前。

“查到了么?”

“回公子,女人是吕可卿,吕家大小姐,男人刚刚被金刀堂带走,应该是与金刀堂有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