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十万剑修出北域

“鬼面人呢?”

“属下无能!没有任何信息,这人放下狠话就凭空消失了,会不会是与老奉皇交手身负重伤逃跑了?”

萧明猛地一拍桌子,指着独眼男人骂道。

“废物!我要的是信息,可靠的信息!不是无知的猜测!若不是母亲引荐你过来,我恨不得一刀劈了你。”

“是!属下知错。”

“派人去找三皇子探探奉皇口风,给他多带点资源,每次都比我大哥少,他是个什么玩意你心里没数么,吃人不吐骨头。”

萧明的指尖叩击着木桌,心里琢磨三皇子贪得无厌并非可靠之人,一抬头看见独眼男人还站在原地!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呀!”

“属下遵命!”独眼男子应了一声,消失在萧明面前。

“师傅!您在么。”

独眼男子刚刚离开,萧明轻轻呼唤一声。

“我在!”

一位手持烟袋的老者出现在萧明身旁。

“今日我去吕家遇到一人,她太美了,美得不可方物,美得不可一世,她身上的香味远胜于百花谷昂贵香囊几百倍,我....想拥有她。”

老者吐了一个烟圈,绿豆大小的眼睛盯着萧明。

“你想怎么办?”

萧明微微一笑,眼中满是阴狠,与在吕家的神情天差地别。

“绑她过来,应该会有人阻拦,或许是金刀堂的人。”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萧明狂喜,连忙跪在地上叩谢老者。

老者的实力萧明十分清楚,奉都之内能碾压师傅的只有老奉皇与王家老祖二人,现在外加一个鬼面人。

金刀堂算什么!十几个武尊能拦着住一位武君?

一个时辰!

那个宛若天仙的女人就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萧明搓了搓手,他虽然拥有过很多女人,但这次明显他更加激动。

叶澜与黑衣人顺着一条密道悄悄地进入了大奉皇城。

上次路过皇城,叶澜并没有仔细端倪,这次一看,果然与天剑宗截然不同。

眼前的皇宫,更像是金子堆起的城堡。

七拐八拐穿越诸多暗道,叶澜来到皇宫大殿。

虽然在静天镜内修炼五千年,身上携带的宝物更是价值连城,可叶澜对金钱没有太大的概念。

修剑,先修心。

天剑宗除去几处宏伟的大殿,其他房屋也只是普通的草庐而已。

相比皇宫内的奢华,叶澜也不情愿地赞叹了一声,有钱真好。

“启禀吾皇!将人带到。”

“嗯!”

叶澜一眼望去,眼前这个奉皇与皇陵老者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相比皇陵老者,眼前的这位更年轻,更有活力。

“你就是父皇口中的鬼面人?杀了许黄山的鬼面人?”

“没错!是我!”

“许家在奉朝何其重要?许家祖辈每一位都为我大奉立过汗马功劳!你可想过摧毁他们的后果?”

叶澜掏出鬼脸面具在手里颠了颠,看着高高在上的奉皇心想。

眼前这位也不容易,四大家族虎视眈眈,没有老奉皇帝境实力的威慑,谈笑间可能大奉就要易主了。

叶澜拍了拍屁股,坐在大殿正中,与高坐龙椅的奉皇四目相对。

“我答应前辈不与姬家为敌,你大可不必如此态度,你身居皇城之内,每日除去修炼玄力,就是批阅奏章,神魂放不出十里,你可知四大家族这些年在奉都都做了什么?”

“他们欺压百姓,舞弄朝臣,啸聚一方,拉帮结派,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不知道?你御膳房里都有四大家族的人,他们若暗中推翻姬家皇权,你这个武尊四层能拦得住么?”

“这....”

小奉皇被叶澜怼了两句没了脾气。

他心里明白现在的处境,四大家族已经不是自己想动就能动的,南明域诸多宗门都与四大家族有密切关系。

“高高在上的皇、都觉得困难,下面的百姓怎办?你拿他们都没有办法,你天下的黎明百姓又能如何?”

“四个家族手眼遮天,当日我在皇陵当着前辈的面斩了许黄山,他没有阻拦,为什么!你知道么?”

即为人皇,岂是笨人,不用叶澜说,奉皇也知道父皇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句不好听的,一位帝境强者躲空坟里,看着一切却不能阻拦!是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你这个坐在皇位上的儿子么?他是威慑,是奉朝的定海针,他多活一日,你便安全一天。”

“我的剑架在他的喉咙上,他也没与我战斗,前辈是一位帝境强者!他也有属于帝境的尊严!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生命垂危,前辈舍命救我,今日安排你我见面,作为大奉的皇,你不清楚么?”

叶澜的话如同利剑一般,扎入奉皇的心中。

作为皇,他都懂,但他不敢说,也不能说。

一切的一切只能当作无事发生,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龙椅,做着属于他自己的孤家寡人。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日在皇陵,父皇要说他太过仁慈。

“前辈来了么!”

奉皇抱着脑袋摇了摇头说道:“他说今日安排你来见我,并没有交代别的。”

“话我也说完了,我要走了!家里还有人等我回去吃饭呢!”

“你能告诉朕!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叶澜摇了摇头。

“你是大奉的皇,我不是!如果你害怕出错,你就静静的看着,我会清理掉四大家族,四大家族也拿我没办法,可如果四大家族的崩坏引起奉朝大乱,就需要你慢慢想办法了!”

叶澜挥了挥手!向大殿的门口走去!

留下奉皇一人孤坐在龙椅之上。

“咳咳!”

一位黑衣人冲出密道,摔倒在大殿之上。

叶澜回头一望,正是护送吕可卿回家的黑衣人。

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失去了一条右臂,眼睛瞎了一只,左手被打断,尖锐的骨头划破手臂露了出来,身负重伤,随时可能会死去。

“发生了什么!”

黑衣人吐出一大口鲜血,里面夹杂着内脏碎块,对着叶澜断断续续的说道。

“一位武君...将两位小姐绑走了!”

叶澜暴怒!

强大的神魂直接投向吕府外宅。

刚刚修好的前院已经被夷为废墟,周婶躲在茅房里瑟瑟发抖,小圆一身血污躺在地上。

叶澜仿佛置身于万丈深渊,他不愿意相信看到的一切。

无穷的愤怒仿佛水潭中丢进一块巨石!

毁天灭地的剑气直冲天地,叶澜指着奉皇。

“他保护了我的女人,你必须救活他!”

看着眼前这个恐怖的年轻人,奉皇点头答应。

此时远在北剑域的白明楼眉毛微微一动,猛地睁开眼睛!一股不祥之意涌上心头。

“白龙!点十万门徒!开传送大阵,我们南明域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