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心魔破道

站在吕家外宅的废墟之上,叶澜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自己刚刚还说要回家吃饭,转眼的功夫,老婆被人绑走了!家被人推平了。

“小圆!”

幸好叶澜回来得及时,一粒淡紫色的丹药喂入小圆口中,勉强算是保住了她的性命。

距离奉都百里一处谷地,传送大阵的幻影起起落落。

天剑宗十万精锐在白明楼的带领下浩浩荡荡来到南明域。

白明楼的前脚刚刚踏入南明域,后脚几道四散在南明域的强烈气息就直冲天剑宗众人而来。

“白龙,平之,你们去见叶澜,其他人原地待命,我与几位老朋友碰碰面。”

“得令!”

屠平之与谷白龙应了一声,起身奔赴奉都。

叶澜强大的神魂将整个奉都扫了数遍,依旧没有找到吕可卿的下落。

“该死!为什么!为什么找不到!”

绑架吕可卿的武君明显有备而来,院子里打斗的痕迹处理的极其微妙。

无论叶澜在如何寻找,在奉都找不到一位武君强者的气息。

想必那位武君应是修炼过什么隐匿的功法,或者携带了某种屏蔽气息的至宝。

叶澜心痛!

他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吕可卿。

叶澜呆呆地站在废墟之中宛如雕像。

在心中叶澜无数次反问自己。

为什么没有好好保护她。

愤恨,内疚,羞愧,不甘,焦虑,急躁。

耳边响起清脆的声音!叶澜的剑心出现了一道缝隙。

凄红如血的雾气从裂痕内部喷涌而出,不断袭扰着叶澜敏感的神经。

吕可卿破碎幻影在叶澜面前闪烁,轻声低语里充满了对叶澜的责怪。

“屠师兄!静心铃!师傅猜中了!果然是心魔破道!”

屠平之掏出一个铜铃,握在手中轻轻晃动。

“叮!叮!叮!”

随着铃声越来越大,叶澜的表情开始狰狞,呼吸越来越重,眼神里逐渐失去理智。

“剑!”

背后赤雪应声而来,叶澜瞳孔泛红,眼白变成黑色,碧蓝的玄力消失不见,赤红玄力如同血浆一般,依附在叶澜全身。

剑帝七层!剑帝八层!剑帝九层!

叶澜的气息不停攀升,剑帝九层大圆满仿佛也不是他的极限。

“轰!”

一声闷雷之声炸响奉都。

如果叶澜愿意,现在的他随时可以撕开天禁飞升天界,可现在却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咚!咚!咚!”

叶澜从地面缓缓升起,心跳声越来越大。

屠平之如何晃动手中的铃铛,也不能阻止叶澜心魔破道的发生。

剑君七层的谷白龙在叶澜的威压下不堪重负,神魂仿佛要被压得粉碎。

漆黑的眼睛泛着红光,高空中的叶澜被赤红的玄力笼罩,缓慢转头仿佛在奉都里寻找着什么。

“什么情况!”“不好!”“坏了!”

白明楼与南明域的两位老朋友正在阐述天剑宗为何倾巢而出!

三人猛地一愣,纷纷看向奉都方向。

“平之还是晚了一步.....”

白明楼长叹一口气,心头萦绕的那股不祥之意终于爆发出来。

“白剑主!你徒弟在那里破禁飞升么?”

两位老牌强者望着奉都方向那个巨大的玄力漩涡,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可能.....在入魔。”

天界之初有七把剑,幻化成七种剑意散落世间,于是才有了剑修。

白明楼能有如此境界,只是因为他剑心对应了七剑之一的大正。

大正者歧路正途。

白明楼这一辈子几乎没有走过任何弯路,甚至磕磕绊绊都没有,更没有心魔破道之说。

如果正常突破,在到达帝境之前,必须斩掉自己的心魔,否则无法突破帝境。

静天镜中的叶澜轻而易举突破帝境,白明楼深深以为叶澜也与自己一样,属于剑心大正。

叶澜一路顺风顺水,白明楼以为待他剑心圆满定能飞升天界。

帝境强者无惧任何心魔破道,所以叶澜出山时白明楼也没有多想。

偏偏七剑之中有一剑名曰「观己」

在天剑宗几万年的历史上,很少有剑心观己的武者,万年的描述也只不过有七个字。

持剑者观己看心。

七种剑心只有「观己」的描述与其他六个不同,因为只有「观己」才是持剑者。

这一种会根据心境而左右摇摆的剑道颇为恐怖,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显然白明楼的判断失误,叶澜并非剑心大正,而是极其罕见的剑心观己。

“天剑宗弟子听令!结万剑诛魔阵。”

“诺!!!”

天剑宗十万剑尊应声答道。

“还请二位随我一同前去。”

两位帝境对视一眼微微点头,跟在白明楼的身后冲向奉都。

“你小子要毁掉奉都么!!”

屠平之与谷白龙喘着粗气,汗流如注。

若不是老奉皇现身救场,恐怕他们二人都要沉浸在无边无尽的杀意之中,永远失去自己的意志。

“可....卿....”

叶澜声音麻木。

此时的叶澜仿佛换了一个人,强大的神魂刮地三尺,他的心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必须要找到绑走吕可卿的那个武君。

许家没有了往日的辉煌,几位武尊正在拼死按住那个发疯的大长老许天龙。

“是他!是他!他来了!哈哈哈!”

自叶澜离开许府的那日起,许天龙每日都要发疯一次,今天格外强烈,叶澜神魂如暴君降临,充斥着奉都每处角落。

如果以前的叶澜在许天龙眼中是一座高山,而今日的叶澜,仿佛是托起天禁的巨人,一望无际的山峰可能还比不上叶澜一个脚趾。

“我们都要死!你也要死!他也要死,大家都跑不了,哈哈哈....”

许天龙说完这话,眼睛一翻,不在挣扎,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永远地离开了世间。

“找....找...到了....”

奉都翻遍了都找不到,叶澜的神魂开始向外扩散,终于在延展十里后,在一处庭院发现了一个被阵法笼罩的庄园。

此处正是萧明的一处隐秘府邸。

此时的萧明正在沐浴更衣,准备一亲两位美人的芳泽。

吕可卿与吕秋荷两姐妹背靠背坐在一张玉床之上。

二人的神魂仿佛被囚禁在一个漆黑的匣子,感受不到体外的一切。

任凭如何挣扎求救,肉体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宝贝!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