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魔化的叶澜

深吸一口气萧明缓缓推开门。

心跳加速,两个美人坐在那里任凭自己鱼肉。

萧明的眼中满是兴奋,伸手去拉吕可卿衣带。

“轰!”

萧明一惊!后背的汗毛竖了起来。

他感受到一双漆黑的眼睛正在深渊凝视着自己。

“轰隆!”

隐匿气息的阵法根本抵挡不住叶澜凝聚而来的剑意。

“噗!”

萧明双膝跪地喷出一口鲜血。

他感觉脊骨中仿佛被人插进一把利剑。

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叶澜剑意笼罩整个府邸。

烟袋老者一声惊呼。

“鬼面人?”

一脚踹开房门,见萧明双膝跪地,眼中无神,屎尿混合着血液从裤腿流出。

逃!!

老者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

狂风大作,天地变色。

叶澜头顶的玄力漩涡倒垂而下形成强大的风障。

烟袋老者远远看了一眼,扛起萧明开始逃窜。

鬼面人的目标是自己与萧明?

木讷的手指轻轻勾动,一把赤红长剑出现在叶澜眼前。

“想....逃?”

赤红长剑化作流光追逐而去。

“血遁!!”

烟袋老者捏碎一颗红色丹药,玄力逆转喷出一口精血,化成血雾包裹全身。

“噗嗤!”

叶澜散发的剑意锁天闭地,血遁无法施展,长剑穿贯穿老者的后心。

“宗门大业没有完成,我岂能死在这里!”

烟袋老者祭出一块灵盘,诡异的纹路透露着古老的气息,半阴半阳的盘子在手中飞速旋转。

古朴的灵盘出现几道裂纹,轰隆一声,破开了空间的封禁,黑白交织的图案在老者脚下缓缓升起。

“真是个废物!”

看着肩头的萧明,老者心中一阵愤恨。

本想借助萧家势力左右奉朝,没想到居然要浪费一个仿制阴阳盘逃命。

烟袋老者一声冷笑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萧明被无情地抛在一旁等待着叶澜的审判。

感受到老者的气息消失不见,叶澜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此时的叶澜就像一场灾难。

所过之处,皆为废土。

叶澜伸手一抓,躺在地上的萧明被吸了过来。

萧明在杀意的刺激下猛然苏醒,眼睛死死盯着叶澜。

“你...”

无穷玄力冲击着萧明残破的身体。

“啊!好痛!你!为什么是你!”

叶澜的双手死死抓住萧明的肩膀,周围的风障像一台开足马力的绞肉机,每一次都能给萧明带来几十道伤口。

同时在叶澜玄力不停的注入下,萧明伤口也急速愈合。

千刀万剐不过如此。

愈合,破碎!

愈合,破碎!

一瞬间萧明觉得死亡才是一种解脱,肉体在风障中化成纷纷肉片,眨眼睛又全部愈合。

“澜儿!”

白明楼一声呼唤,引起了叶澜神魂深处的回应。

手中玄力一顿,萧明血肉横飞瞬间化成枯骨,从空中落下摔得粉碎。

“好强的执念!”

两位南明域的帝境也被眼的前一幕震撼。

帝境入魔,两人活了万年也从未遇见。

叶澜带给三人的压力超乎他们的想象。

同为帝境九层,一对一情况下,谁也不敢担保在魔化叶澜面前全身而退。

白明楼心如刀绞,叶澜是他最优秀的弟子,唯一的亲传。

“动手!引他入阵。”

白明楼与两位帝境一起出手,叶澜感受到了来自三人的威胁。嘶吼一声主动出击与三位帝境打成一团。

奉都大阵之中,老奉皇与二十几位武尊联手形成一个巨大护罩,笼罩住整个奉都。

“别留手!压制他!”

白明楼高呼一声,两位帝境纷纷点头。

魔化的叶澜依靠对危险的感知与武者的本能,与眼前这三位打得有来有回,丝毫不落下风。

玄力对撞形成的巨大的气浪,不断拍打着奉都的护罩,随时可能冲破防御毁灭奉都。

“以一战三,游刃有余,如果他能控制这股力量,你这剑主的称号与天下第一剑的名头就要易主了。”

“你还有闲心与我说话!咱们且战且退,引他进阵!”

“走!”

三人互相掩护不停后退,叶澜在半空缓慢移动,被牵引着进入大阵之中。

“天剑当立!万剑诛魔!”

天剑宗十万剑尊,早已准备好迎接叶澜入阵,巨大的剑阵迅速笼罩叶澜,斩断了他与玄力漩涡的联系。

“好久没动手了,真是累死老夫了!”

红发老头敲了敲自己的腰,与的紫衣老者闪到一旁。

在万剑诛魔阵里白明楼就是阵眼,伤不了他,就破不开这十万剑尊凝结起来的大阵。

“赤雪!”

握在叶澜手中的赤雪听到老主人的呼唤,剑光一闪,切断四根手指,挣脱出叶澜的魔爪。

“剑.....我的....剑!”

赤红的玄力迅速接上断掉的四根手指,剑心裂痕中喷出无数黑色丝线,模仿赤雪的样子,凝结出一把漆黑的长剑。

“还...给...我!”

“澜儿!一切都是为师的错!”

这片天地之间,百姓万万,武者千万。

可在九域之中,帝境强者寥寥无几。

后辈自有后辈福,极少有宗门可以做到人传人,帝传帝。

白明楼诸多弟子中,没有一人突破帝境。

叶澜不同。

他是白明楼亲手培养出来的弟子。

白明楼对叶澜期望极高,不忍心让叶澜就此陨落。

万剑诛魔阵中,只有白明楼与叶澜。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修为,同样的动作。

长剑对撞,声音响彻南明。

“剑指天澜!”

这一招是叶澜自创的招式,白明楼隐约还记着叶澜说的话。

“师尊!你看这招怎样!”

“画蛇添足,何必最后收招后剑尖指天?”

“当然是为了帅。”

....。

白明既不想伤害叶澜,又要压制住叶澜的心魔,着实有些棘手。

好在剑阵斩断了玄力漩涡与叶澜的联系,大阵中充满正阳之气,压制心魔也只是时间问题。

十万剑尊组合的万剑诛魔阵对魔念影响极大。

白明楼剑心大正,在万剑诛魔阵正阳之气的加持下,杀的心魔节节败退。

“正阳耀苍穹,万剑诛邪魔!”

叶澜手中漆黑长剑魔焰滚滚,胡乱挥舞劈向白明楼。

“轰!”

白明楼长剑搅动,磅礴玄力混合正阳之气凝结出一把金色巨剑直奔叶澜而去。

“咣!”

叶澜手中黑色长剑被击溃,无数魔念四处逃散,在充满正阳之气的大阵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失去了玄力漩涡的加持,正阳之气也不能为心魔所用,叶澜的境界逐渐开始跌落。

“天剑当立!万剑诛魔!”

十万剑尊声音如晴空闷雷,大阵中正阳之气的浓厚程度肉眼可见。

心魔见大势已去,飞速逃回剑心之中。

白明楼双掌一拍,无数金色光华迅速聚拢,化成无数铁链,将叶澜牢牢锁住。

“锁!”

白明楼打开一个贴满禁咒的小瓶,释放出一缕天地本源。

“禁!”

这缕天地本源刚想逃窜,被白明楼死死困住,打入叶澜体内,堵住了剑心的裂缝。

白明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叶澜终于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