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苏醒

  

  “屠叔叔!叶哥哥醒了!你快过来!”

  叶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裂开,翻江倒海的饿意席卷而来,上眼皮与下眼皮拼命打架,想睁开眼睛有些困难。

  “师弟!你醒了!”

  屠平之快步走进屋内,脸上挂满了笑意。

  “我这是在哪里!”

  叶澜觉得自己上一秒还在废墟中,下一秒怎么就地躺在了床上。

  想起吕可卿,叶澜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弹簧一样坐了起来。

  “师兄!我老婆被人绑走了!你快去救她!”

  “叶哥哥你快躺好!”

  叶澜仔细一看,屋子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姑娘,十七八岁的模样,伸手想将自己按回在床上。

  “你是....”

  床沿上的手一滑,小姑娘快步上前将叶澜扶住。

  “叶哥哥你太虚弱了,等下我安排人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身体。”

  “屠师兄!她...她是谁?”

  小姑娘离开房间,屠平之坐在床边拍了拍叶澜的肩膀说。

  “没事了!弟妹早就被金刀堂的人安全送回吕府,你别担心!这都过去好几天了。”

  “什么!我不信!我要过去看看!”

  苏醒后的叶澜没有丝毫心魔破道的记忆,十分担心吕可卿现在的处境。

  “好了!快躺着吧!你闹得痛快,整个大奉都在给你擦屁股。”

  “我....我怎么了?”

  屠平之将叶澜按在床上,开始讲述叶澜昏睡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澜与三位帝境对峙,金刀堂的人已经将吕可卿两姐妹救走。

  心魔虽然被白明楼封印,但也不是完全驱除。

  众人守了叶澜几日,正巧天剑宗传信,与北剑域接壤万妖疆蠢蠢欲动。

白明楼带着天剑宗精锐奔赴前线。

  屠平之与谷白龙二人,负责留下照顾叶澜。

  等众人走后,两人一合计。

不能一直在荒山野岭照顾叶澜吧!

  索性抬着叶澜去寻找老奉皇。

  经历这次劫难,老奉皇伤上加伤。

  简单交代了几句,安排叶澜与两位师兄住进皇宫。

  谷白龙,剑君八层。

  屠平之,剑君九层。

小奉皇大喜,这可是结交天剑宗的好机会。

  眼前这两位放在任何宗门都是顶梁柱一样的存在。

小奉皇更是与两人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酒桌之上小奉皇有意无意中提到了奉都四大家族。

  正巧屠平之与谷白龙也知道叶澜与四大家族有仇。

  酒杯一碰,三人商定明日直接将四大家族连根拔起,也算是帮叶澜报了仇。

  结果没想到,就抓到一个群龙无首的许家。

  其他三大家族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一批家奴看守府邸。

  “等等!我还没明白,师兄你是说,我入魔了?师父带人来救我,你们围堵四大家族?结果跑了三个?”

  “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叶澜一阵眩晕,他有点不能接受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那到底是谁抓走了吕可卿?”这个事情叶澜特别想知道!

  屠平之摇了摇头。

  “师父说在他赶到之时,那人只剩下一具枯骨。”

  “......”

  人死在自己手中,可是叶澜没有那段记忆。

  长叹一口气,只要吕可卿没事就好。

  “我说师弟!以后你可要小心了,在你没有斩断心魔之前,千万不可冲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好这次师傅早有准备,否则心魔吞噬了你的人性,你就会失去本心,变成一个永不停歇的杀人机器。”

  想起魔化后的叶澜,屠平之有一些害怕。

  “哎!都怪我!如果我更谨慎一些,怎能出现这种乱子!”

  “一切都过去了!弟妹没有受到伤害,心魔也被师父封印,你可能亏欠最多的还是奉都的百姓,房屋倒塌害死了不少人。”

  叶澜低下了头。

  武者与凡人都是人,受到叶澜牵连的那些百姓也有家人朋友。

  叶澜的魔化对他们而言像是一场天灾,找不到抱怨的目标,只能默默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都是我的错....”

  这就是王朝与宗门的区别,宗门可以随心所欲,而王朝背负的东西明显更多。

  “叶哥哥!快来吃些东西。”

  叶澜看着屠平之问道:“师兄!这位姑娘是?”

  “叶哥哥你好,我叫姬不悔。”

  叶澜问了一句。

  “姬....你是奉皇的女儿么?”

  “叶哥哥真聪明,一猜就中。”

  叶澜苦笑望着屠平之。

  “别看我!要怪就怪你谷师兄去!这人不知道怎么勾勾搭搭,就认识了奉朝的二公主,二百多岁的人了,喜欢人家小姑娘,真是厚颜无耻...”

  “这都是什么辈分呀!你们与奉皇称兄道弟,然后又看上人家女儿,她叫你叔叔,又叫我哥哥,若是谷师兄娶了她姐姐......”

  叶澜头皮发麻!

  “乱七八糟的关系就别说啦!叶哥哥快来吃些东西,屠叔叔他们说你身受重伤,不多吃点怎么能行呢?”

  “但是你这样看着,我吃不下去呀....屠师兄!你看....”

  屠平之拍拍大腿,一边说一边起身向外走。

  “这丫头跟他姐姐来了一趟,听了一些关于你的故事....”

  “然后呢?”

  “然后?我和你师兄就不用照顾你了,这丫头比我俩勤快多了!”

  叶澜嘴角微微抽动。

  “那奉皇不知道么?”

  “一个剑君八层,一个剑帝六层,天底下有这种好事?说不定在正偷着乐呢。”

  屠平之长叹一声,背影里满是落寞。

  想自己一心练剑,眼见就快三百岁了,帝境遥遥无期,女人也没有一个。

  落寞呀。

  “那个...不悔妹妹!你还是别盯着我看了,我真的吃不下去。”

  “好的!我知道了!”

  嘴上说着知道,可是她依旧坐在桌旁直勾勾的看着叶澜。

  喝了一口汤,叶澜感觉身上暖暖的,心里想着赶紧离开皇宫,去吕家看看吕可卿。

  “慢点喝!妹妹给你夹菜!这个鱼是很远的地方运过来的,平时宫里都用它招待贵客。”

  “...好!我尝尝。”

  姬不悔拿起一双筷子给叶澜夹菜。

  叶澜如坐针毡。

心想奉皇真是只老狐狸,谋害了师兄还想谋害我!

  “我叶澜可是有老婆的人!怎么能被这种茶里茶气的小姑娘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