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一句话的事

  吃完东西,叶澜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我要去吕家!”

  “叶哥哥!我陪你一起去吧,顺便看看嫂子。”

  叶澜心里一阵嘀咕,他总感觉眼前这个小丫头没安好心。

  自己消失了几日,吕可卿那边怎么交代还没有想好,这俩人要是见面,给自己按上一个危急时刻鬼混去了的大帽子,叶澜可顶不住。

  “不悔妹妹,这次就别去了!下次!下次!”

  “那...好吧!下次等我出宫,再去找你吧。”

  小丫头眨了眨眼,点头答应叶澜说的话。

  “屠师兄!陪我走一趟呗!”

  “不去!”

  屠平之在生闷气,为了这么多年的不值。

  “那我自己走!”

  叶澜玄力运转,胸口一阵疼痛。

  “叶哥哥!你没事吧!还是我送你去吧。”

  叶澜摇摇头!指着一处方向说道:“让那个金刀堂的带我去把!”

  角落里的人一现身,结果还是叶澜的熟人。

  正是帮着自己殴打吕文伯的那位武尊。

  “公主!我一定将驸马...不!叶先生送到吕府。”

  黑衣武尊嘴一撇,险些捅了娄子。

  姬不悔恋恋不舍地看着叶澜,无奈也只能点头同意。

  马车之上,叶澜看着那些被自己毁坏的建筑,草席卷着的尸身,心中一阵苦楚。

  “大哥!问您个事,四大家族的财产都带走了么?”

  “哎呦!您可不能叫我大哥,我怕折寿,虽然奉都经历了一场劫难,但是现在更有活力了。”

  “此话怎讲?”

  “四大家族垄断了许多行业,外人根本无法插手进来,商业区几乎就是四大家族印钱机器,现在他们跑了,诸多小家族有了更多的机会,有些人还感谢那个杀神呢。”

  感谢?感谢谁?

  感谢叶澜害死了无数无辜的生命么,还是感谢给了他们家族发展的机会?

  叶澜脸色不是很好,心中颇为烦闷。

  “到了!您慢点。”

  这是叶澜第二次来到吕府门前,此时的吕府看起来比上一次还要热闹,吕家人忙忙碌碌,高高的门槛都被拆解下来。

  “我送您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

  “我送您!”

  黑衣武尊很想巴结巴结眼前整个人,听说那两位剑君都是他的师兄呢。

  叶澜走到门房敲了敲门,吕七醉眼蒙眬打开门,抬头望了一眼。

  “哎!你不是...嗝!你不是...你是谁来着?”

  叶澜上次来身穿蓝色衣服还背着赤雪,换了身衣服,明显这个醉酒的老头不认识了。

  “我是吕可卿的相公!我来找可卿的。”

  吕七猛地一拍大腿想了起来。

  “走!我带你去见小可卿。”吕七抓起叶澜的手就往里走,黑衣武尊紧紧跟在叶澜身后。

  “哎呦!这不是姐夫么!这几日去哪里去了?姐姐都急坏了!”

  ?

  叶澜揉了揉眼睛,眼前这个人不是吕沐么?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个前几天还在与自己叫嚣,这几日就转性子了?

  吕七拉着叶澜没有理会吕沐,继续往里走。

  吕沐也极为识趣,抱着一捆卷宗不知忙什么去了。

  “老婆!”

  吕可卿坐在吕家正厅,手持账本正在吩咐什么。

  一旁边吕家大长老吕文伯带着两个乌黑的眼圈正在品茶。

  “吧嗒!”

  听到叶澜的声音,吕可卿手一抖,账本掉在地上。

  吕文伯看见叶澜刚想说话,一眼发现叶澜身后还跟着金刀堂的那位神人。

  乌黑的眼圈隐隐作痛,缩了缩脖子没敢吱声。

  吕可卿冲了过来,一把搂住叶澜的脖子,哭得梨花带雨。

  “我回来了!”

  这一句话叶澜如释重负,自己与吕可卿几日未见,在叶澜心中恍若数年。

  “啪!”

  吕可卿打了叶澜一巴掌!

  “道歉!”

  “....对不起!”

  吕可卿狠狠捏了一把叶澜脸。

  “原谅你了!”

  吕文伯轻咳一声,打断了叶澜与吕可卿的腻腻歪歪。

  “我说女婿....”

  叶澜一伸手打断了吕文伯的话。

  “等下!从我一开始进这个大门我就发现奇怪,老婆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情况么?”

  不仅吕沐对叶澜的态度有了三十六度的大转变。

  眼前这个罪魁祸首吕文伯也称呼自己为女婿,这是什么情况。

  “那还要多谢谢你!来来来,过来坐!”

  叶澜一头雾水!这态度转变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母亲的灵位现在已经迁入吕家祠堂了,父亲也重新获得了家主之位,当然许多事情还是不能独断专行,要与长老们商量,我也重新回到吕家,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你。”

  “啊?”

  叶澜听得有些迷糊。

  这吕伯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叶澜心知肚明,怎么到了吕可卿这里就万事大吉了?

  “老婆!你等下!我今天刚刚睡醒不久,可能在做梦,你怎么可以与这个老王八和解?就是因为他,你才被关进那个阴暗的小屋子,结果你说归功于我?我不能接受。”

  叶澜想站起来反驳吕可卿,却被吕可卿死死地按在椅子上。

  “你别激动!你听我说!”

  “好好好!我听你说。”

  “奉都四大家族名存实亡,他们虽然带走了很多资产,但是同样也留下了很多资产,除去朝廷收走的大部分,你猜猜其他的资产落到谁的手上?”

  “哼!我不猜!”

  叶澜看着吕伯文就来气,轻哼一声,拒绝回答吕可卿的问题。

  “不猜算了!我告诉你,北城区资产被朝廷收回,而东城区的资产全部被金刀堂占有。”

  “金刀堂?”

  叶澜回头看了看身后傻笑的武尊。

  心想奉皇这招有点意思,左手换右手,都是自己的。

  明面上是两股势力分四大家族遗留下来的资产,暗地里都是握在奉皇手中。

  “没错!就是金刀堂!这些日子我们吕家与金刀堂保持着极其良好的关系,都是因为你,你不是想娶我么?”

  “现在给你机会了,入赘我们吕家,凭借你与金刀堂的关系,吕家定能成为四大家族那样的存在。”

  “四大家族....为什么要成为那样的存在呢?老婆!你不要被他们骗了,他们只是想通过你我的关系快速发展吕家而已,这与你妹妹嫁给萧明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一样!我妹妹不想嫁给他,而你是入赘吕家!能一样吗?”

  “....”

  叶澜无力反驳!

  话没什么问题,但叶澜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舒服。

  “老婆!我求你了!你想建立辉煌的吕家我不反对,凭借我与金刀堂的关系,我们完全可以从头开始,把你父亲与妹妹接过来,为什么还要依靠这些笑里藏刀的小人呢?”

  “叶澜!入赘不入赘一句话的事!你不能拒绝我!我也有你不能拒绝我的理由...”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叶澜气结!

  吕可卿又把他说过的话塞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