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夏高祖墓葬

武焱感受到身旁还有轻微的呼吸声,他掀开了被子,一头白色青丝,身着白色连体锦裙的人儿正蜷缩在里头睡觉。

“早上...好...”娜亚揉了揉稀松的睡眼,打着哈欠说道。

“早上好,娜亚,你学会说话了?”武焱忘却了娜亚睡姿极差的事,反正现在的他并没有感到哪里被打伤。

娜亚吐出了一个词,“问候。”

“还只是那么初浅呀,不过,也很厉害了!”

武焱手伸出,想摸摸她的头,被她瞪眼威胁了。

武焱讪笑着收回了手。

起身洗漱换衣之后,在门口等了娜亚一会儿,两人一起前往陈府院落。

一切如往常一样,但稍有不同的是,院落那四人现在顶着阳光盘膝打坐,石亭上一身炼药大夫衣袍的陈庸正盯着他们。

武焱问道,“陈庸大夫,你这是?”

“从今日开始,我也是你传授修行的人了,你还要这么称呼?”

“是,陈先生。”

“叫我师兄,你现在是拜在陈家名下,不是我。”

“是,陈师兄。”

陈庸挑了挑眉,但还是挥了挥手,“罢了罢了,现在他们正在进行魂修的修炼!”陈庸表情忽然严肃,“这世道上,魂体法三修各有所长,有针对精神、肉体、元气三种层次的攻击,纯粹的单一体系容易被人针对。为了不被人有效针对,除了自己擅长体系外,其他体系也要会,在其他体系我可以允许弱一些,但不允许超过一个大境界!”

武焱留下冷汗,陈庸的意思他明白了,那么迟早他也要进行体修和法修的修炼。

“那么他们四个是在进行魂修修炼?他们魂修是什么层次?”

“陈英一个体修武王,魂修还停留在武者!界树居然都没发芽!端木羽倒是发芽了,但不过是魂修武者八段,没到武师,没长成界树,这远远不够!古龙、伊成两个孩子倒是均衡发展,但没能监督好师兄师姐,一起受罚!”

在这陈府里,目前陈庸最大,进来的人其实都算拜在陈庸的师父名下,主要认陈庸作大师兄,而真正的师父其实早已远游不知去向。但就算如此,陈家依旧坐落在玥安最有权势的地段,无人敢挑衅,原因就是出在那位师父身上。

“我一跑去炼丹,就没人督促你们,就敢偷懒了,是吗?”陈庸怒斥道,“尤其是陈英,三年前的魂修武者一段,你现在还是一段!你这三年怎么过的?”

武焱看着这训斥的场景有些眼熟,这不就是前世老师训斥学生的样子吗?

“嘉禾帝十一年三月,也就是过了新年后第三月,大夏高祖武帝的墓葬又要开启!到时候你如果魂修还是武者!就别去了!”

大夏高祖,魂法双修武帝,大夏朝开国皇帝,传闻是精通兵法、善用兵阵的人物。为人铁血、狠戾。死亡时间距今七百年前,死亡原因系皇家隐秘,安葬地点位于玥安郊外一处独立空间。

那处墓葬有极为罕见的七星魂修武技、九品上等琼浆玉液、七星无用剑锻造书,以及各类罕见武具、各类天材地宝无数。

墓葬于每年三月出现空间裂缝并开启,由于裂缝处,覆盖有元气雷火,专找武皇及以上修士,因此大夏朝会专门推进武王及以下的青年才俊进入。

陈庸严肃道,“如果你们没有一项体系达到武王,也不准去!”

陈庸将视线转向武焱,“武焱,你魂修什么境界,有把握到武王吗?”

“武师六段...”

这里武焱虚报了。

“尽快到武王!你的法修或体修至少要有一个到武师一段!”

陈庸视线转向娜亚,“娜亚也是一样!”

“那个...”武焱抹了抹鼻子,表情尴尬,“怎样才能更快进阶?”

“没有捷径可走!”陈庸停顿了一会儿,可能在思考着该不该说,“有件事,我也该告诉你了,你妹妹去了哪儿,我已经知道了!”

“真的?”武焱表情激动。

“但是,我不会告诉你在哪儿,也不会让你去,我只能告诉你,她现在很安全!”

“你除非有了我们认可的实力,我便告诉你准许你去。”

“好!”武焱爽快答应了。

“但如果你想更快得到我们的认可,那么这次大夏高祖的墓葬你就必须参与。那么你的魂修必须达到武王,其余两项有一项达到武师。”

“行,新年三月前,我可以做到。”武焱应下了。

但武焱也并不是在故意夸大,他精神力已经是武宗的标准,剩下就是提升专注的问题,这单一问题比较好解决,主要是体修法修有一项要到武师,这让他有点为难,但需求境界不高,拼命的状况下,未必办不到。

“我给你提个建议,修炼专注力的话,去冥想,不如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或许提升会快些。”

陈庸说完建议后便潇洒离去,他给了他们一个目标,他相信这他们应该不会再偷懒了。

武焱细嚼着陈庸师兄说的话,“专心做一件事吗?专心修炼怎么样?这样也行,但我要修炼哪个呢?体修?法修?”

“不妨,问问两个前辈?”

武焱去向盘膝坐在院落晒太阳的两位武王询问了。

两人异口同声,“法修!”

但武焱想继续问为什么选择法修时,只有端木羽回答了他。

而陈英则在识海中,不,应该是水洼中,拼命引导着水也就是精神力,不断灌注种子,然而,大部分都流到水洼里,只有极少被吸收。

她在识海里烦闷怒吼,“这到底什么时候才发芽!”

这里引用一句话,量变引起质变,陈英就是平常不尽心修炼精神力的结果。

武焱那边,端木羽是这么回答他的,“三大体系都是互相克制的,这份克制关系甚至能垮境界杀敌,除非境界差距太大,能瞬杀对方,否则蚂蚁咬死大象都是有可能的,一个纯体修武帝碰到魂修武皇,那么双方拼的就是谁先打中,那么一个主体修次魂修的武帝,再碰魂修武皇呢?就算那名武帝的魂修是武王级,但他能扛住魂修武皇三次精神力攻击,那么就不必担心被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