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是很难

“主魂修副体修,则偏向走刚猛硬拼路线,主魂修副法修,则偏向后方输出控场。”

武焱眉头稍微一皱,他决定参考端木羽的答案,他问道,“那你是?”

“我副体修,而且体修已经到武师三段了。”

“那么你怎么还练魂修?”

“我?我修炼魂修的手段,主要是陪陪陈四小姐练练,其实我早就到师兄的标准了。”

武焱视线转向了坐在地上盘膝流汗的陈英,后又看向了同样盘膝与自己对话的端木羽,“你在与陈英对打时,不会一直在放水吧?”

端木羽眯眼笑了笑,“你自己认为呢,陈四小姐全力以赴其实挺强的,按我全力状态下,如果要击败她,只能用魂修对灵魂攻击的手段。而我魂修不过武者七级,这样我往往需要与她对战至少半天时间,而她体修碾压我法修,只需要与我对战半个小时就能把我拿下。”

“但是你更全面吧,都找不到什么弱点。”武焱深吸一口气,“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接着说道,“羽师兄,法修方面,我想拜托你给我指点下。”

端木羽欣然应允,武焱与娜亚跟着坐下。

“其实三大体系,基本都是相同的,不过核心不一样,法修的核心在小腹,在你们丹田中,成为法修武者第一步,必须要会牵引天地元气,汇聚于丹田,凝聚成虚丹。”

“天地元气么?”武焱记起首次来到这世界,还是丹药的那几天,受天地眷顾,能肆意挥霍天地元气的日子,那是连武圣也在他手里吃瘪的日子,每次想到那些大人物灰头土脸的样子,他就不自禁想笑。

武焱嘴角微微上扬。

端木羽视线注意到了武焱表情变化,“武焱,我让你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么?”

武焱心里叹道,这师兄有点死心眼呢,我可注意一下,不能得罪了他。

“不好意思,师兄。我只是想到以前我自己的一些糗事。”

端木羽叮嘱道,“认真听,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牵引天地元气。”

话音刚落之后,武焱选择和他们同甘共苦,在熊熊烈日下,和他们一道盘膝感悟。娜亚选择坐在武焱身旁,跟着一块修炼。

武焱很清楚天地元气的感觉是什么,毕竟曾经驱使过,他很快便找到了那久违的感觉,但是和曾经的随心所欲驱使大量天地元气不同,这次更像是把丹田当成了一个排水口,如小漩涡般吸收四周元气。出乎意料的是,丹田很快就满溢了。

“凝聚成虚丹么?”

武焱着手,调动丹田内元气,凝聚。他忽然想到了丹药,自己本体的样子,自己本不就是一枚金丹,那浑圆透亮的样子不难想象。

慢慢凝聚,很快就有了虚幻的雏丹模样,将雏丹棱角抹去抚平,一颗圆形虚丹就出现了,再慢慢将它狠狠压缩,抹去棱角抚平,重复这过程数十次后,真正凝固浑圆的虚丹就成了。

“成功了!”武焱眼睛一亮,直呼,“这好似不是很难?”

端木羽挑了挑眉,有些怀疑,因为当初他可是花了三天才找到诀窍,凝聚成功,面对一次就成功的武焱,他有点不相信。

“把虚丹内元气均匀导出至食指上,我看看。具体要像我这样。”

端木羽伸出了食指,他缓慢的将气导入他右手食指上,食指上浮现蓝色的气,气与周围产生了电弧光。

武焱照猫画虎,一样把食指向上伸出。

他牵引着虚丹内元气,一点点流入经脉,再汇聚到手指。手指上浮现透明的气,透过景象明显看到有些扭曲,透明的气给手指汇聚起了水滴。

端木羽说不出话了,表情十分复杂,一怀疑人生的表情里藏有几分不甘心。

武焱有种直觉,这元气好像不止如此,他强化元气输出,用精神力控制手指上的元气不逸散,手指上渐渐出现了雾,还凝结了冰霜。

“你...”武焱被端木羽以怀疑的目光看着,“是不是早就会了,故意在我面前显摆?”

“不,不是。今天真的是我第一次凝聚虚丹,我也不知道会有这现象。”武焱装着想一想的样子,“或许因为我有幸驱使过天地元气吧,感觉有点简单了。”

端木羽又怀疑自身了,“简单?我可是足足花了三天!三天才凝聚成虚丹,你只花一小时?”

“一小时就算了,你说简单是什么意思?你想气死所有法修呀?”

只听见一声轻灵娇嫩的声音喊道,“武焱?”

两人把视线看向了声音主人,是娜亚。娜亚伸出了右手食指,淡漠说出了一个词,“成功。”

只见她手指上速度凝聚出了白色雾气,然后慢慢化成了白色固体。娜亚手指伸进自己嘴里,用牙咬那固体,居然没有痕迹。

端木羽彻底怀疑自身,凝聚虚丹这事儿花了三天的他,面对只花一小时的武焱与娜亚,他感到了无地自容。

端木羽不再看向他们两了,盘膝闭眼继续修习魂修,他有千言万语没讲,但全汇聚成了一句话,“将体内虚丹元气用尽,再吸收元气再用尽,循环往复,慢慢来就会进阶的!”

武焱、娜亚把话听了进去,陪同他们四人一起修炼着。

日子过去了许久,时间来到了嘉禾帝十二月三十一。

六人依旧在院落修炼,因为北方有寒气来袭,现在他们正在晒太阳,又因为是修炼的缘故,有特殊要求,现在一个个冻得直打寒颤。

整个大夏就玥安天气有些古怪,主要原因出现即将到来的一月和八月,一月北方寒气间歇性来袭,八月南方寒气间歇性来袭,导致的结果就是玥安来个寒气冷个三天,寒气一退,气温缓缓上升,又会变得燥热,然后又来寒气,又继续一轮,就这样周而复始,玥安的天气,就是这么忽冷忽热,古怪起来。

昨日突然就来了寒气,气温还是有点冷,但今日被陈庸师兄拉出来炼法修,要求用元气抵抗寒冷,四个男子被要求穿纱衣,陈英与娜亚则被要求穿纱裙。

但六人表现却不一样,完全不怕冷的人,陈英、娜亚。有一点怕冷的人,端木羽。冷得直打哆嗦的人,武焱、古龙、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