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烦闷

武焱此时想离去了,但他忽然想到什么停了下来,他问道,“你这里需要帮忙吗?”

陈琴雪保持着她的微笑,“没有,你这是?”

武焱天真的笑容上,抹上了几分羞孬武焱起身,迈步,“老是受你们照顾,不做点什么,心里有点过不去。”

陈琴雪眉宇间一挑,表情有几分诧异,她轻声细语,“没事,你以后事有所成,没有忘了我们陈家兄妹就行了。”

“陈三小姐,这恩情怎么可能忘得去,我这里有两瓶丹药,一瓶是装着以石桂香为主的三品丹药血石锻体丹,另一瓶装的是四品筑基丹。血石锻体丹,服下它后身体会变得宛如石质,并爆开比较脆弱的身体部位,沐浴鲜血中不断锤炼,适用于体修,能补齐身体脆弱的短板。第二枚四品筑基丹,陈三小姐知道他的作用,现在大夏朝唯有我能拿出这等筑基丹。希望对你能有所帮助。”

其实这些丹药都是武焱的遗蜕,属于他身体遗留下的外围杂质,相当于人身体上的汗渍,被他用精神力揉捏成丹,收集于玉瓶。当然,不可能说出实情,这太失礼了,武焱都想象得到陈琴雪得知实情后的精彩表情,还是不告诉她吧。

武焱有他自己的考量,这同样具备着药效,甚至比普通三四品丹药更加出色,属于上品的浑圆丹药,谁不爱?没人会想到这只是汗渍而已。

陈琴雪收起了笑容,眼神严肃盯着玉瓶,而后她行至自己的工作台前,拿出一双白手套,套在了那纤细玉手上,她缓缓倒出一枚,细细观察丹药的色泽。

武焱不怕被看出,连他自己专业的炼丹大夫都惊叹这丹药,品质极高。

陈琴雪惊叹不已,“这丹药很好,说起来一直没怎么见你炼丹呢,我基本都忘了你炼丹大夫的身份了,你什么时候炼了这么多?”

武焱眼神飘忽,他随意说道,“许久不炼的话,技艺是会退步的,所以每天私下都有炼一些。”

陈琴雪把丹药装回玉瓶内,由于玉瓶内丹药都是一致的,倒不用担心丹药放一起会彼此污染。

陈琴雪视线转向了武焱,神色间多了一抹恭敬,“贩卖所得,每一枚丹药我这边收你两成手续,剩下八成归你。”

武焱感到很不适应,他摆手道,“这就不用了,这些当作是我的报恩吧。”

陈琴雪眼神稍有几分严肃,她强硬说道,“这可不行,你现在正是需要资源修行的时候。”

“可我现在有了你们帮扶,且用的都是陈家资源。”

陈琴雪退让一步,“那我收你四成手续吧,那两成化为陈家对你的资助吧。”

“这...”轮到武焱不好意思了,明明只是随手搓出来的泥丸,却换来陈琴雪这么恭敬的态度。

“你平常还是需要一些资源的,比如钱,银元这种东西,有时候娜亚也需要些衣服,有了银元,你可以和她一起去。”

武焱低头屈服了,“好了,我明白了,就如你所说的那样做吧。”

武焱离开了陈家药材商铺,一路上没有丝毫阻碍的,回到了陈家。

武焱在陈府四处都看了看,果然不出所料,娜亚一行人还没有回来。他回到在陈家院落坐着,跟着古龙、伊成这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一起修炼。

没多久,武焱心里迫切的感到不安,他想看到娜亚,忧心着娜亚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儿?想了想如果真有世家想对付陈英、端木羽等人,一定会派出比他们更强的对手突袭他们,那陈英等三人能招架得住么?或许回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一副惨状,手脚上都是被击伤,骨头异常弯曲,碎骨扎进了血肉。

不知不觉,武焱开始在意身后跟着的少女,想着他身后的白莲花似的女孩,只是区区一天不见,思虑过多的他,就担心得无以复加。

“我这是怎么了?”这是进入修炼后,武焱开口的第一句话,此刻的他很是心烦意乱。

这份焦虑的情绪直接传染到了周围,伊成在这氛围下丝毫不受影响,已经入定,他清吐一口浊气,那浊气却化为了鸟雀,展翅高飞。

另一个则没那么能好运,可能是古龙道心不坚定吧,在他手中可揉捏拉伸的弹力元气在他心烦的意境下拉断了,他终止了元气修炼。

“武焱!你能不能不要在这唉声叹气!”

武焱拍了拍自己脸颊,又摇了摇头,但那杂乱的思绪始终在脑海中无法去除,他先低头表示了歉意,“抱歉,是我打搅了师兄。”而后武焱起身,离开了院落。

古龙望着武焱离去的背影,烦乱恼怒的情绪没有了,他现在只觉得武焱有些奇怪,这唉声叹气的消极情绪,实在不像往常的他。

武焱躲进了自己古朴又布满檀木香的房间,将红木桌椅挪开,腾出了一小块地盘,他直接坐在那儿盘膝修炼。

他静下心,消去了自己无谓的思绪。

他把精神力和元气混合,通过精神力诱导和指引元气,在潜意识下元气聚合凝聚出了冰雕人偶,人偶小巧玲珑,每一处都有这十分细节,比如鞋上的花纹,比如上衣雕刻的荷花,下裙摆雕刻的荷叶。

他意外的通过这种方式摸到了晋升魂修武王的那最后的一点窗户纸,但他没有注意这变化。

他一心想着那冰雕人偶。

这人偶他隐隐觉得眼熟,思索了许久后才醒悟,这冰雕人偶原型是娜亚。

坐落在内城区,一座偌大的甚至有些冷清的陈府,随着一声豪气,“我回来了!”震动起来。

是陈英,是陈英他们回来了。

武焱听到这浩大声音后,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声音洋溢着比较欢快的气氛,想必是没有遭遇世家的人。

武焱离开自己房间,他顺着声音寻去,在陈府议事堂里见到了他们。

娜亚还是娜亚,一副白莲花的样子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不见任何变化。但陈英和端木羽却有些不同,他们的衣服上多多少少沾点尘土。

尤其是陈英,脸上还有这未化解开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