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伤口丹香

看来也不是没有遭遇。

“大胜了对方么?”武焱总觉得不可思议,“应该说不愧是陈英?”

在陈庸主持的议事大堂上,陈英讲述了她们在西市遭遇四名高段武王的事。当陈庸问道那些武王的来历时,陈英回复道,他们的使用武技不属于任何世家,无法下结论,应该是属于特定雇佣的打手。

她说明了她们遭遇的情况多凶险,对方有准备的派出了体修魂修两名武王对付陈英,一名体修对付端木羽,一名魂修对付娜亚。

但他们似乎对娜亚的实力有低估,他们不了解娜亚,从他们在娜亚表现出来的速度下震惊了,就可以轻易看出。

可怜那名与娜亚对峙的魂修武王,他还未有任何动作,便被娜亚突如其来的一拳击中面部,娜亚本可以一拳把他脑袋轰烂,但她留手了,只在他脸上留下血红的拳印,对方便失去了意识。

然后她就跑去援助苦战的陈英、端木羽。

战况自不用说,陈英得意说道,“我可是将那些人打得废了手脚,没有一个月时间又丹药的情况下,他们可下不来床了。”

“这样他们这一月内也无法祸乱他人,也好也好。”陈庸低声喃喃说道,“我也是糊涂了,竟忘却了,每年还有这一茬事。”

陈英大大咧咧讲道,“没事啦,师兄。我们这不是没受伤嘛。”

“哼,运气好罢了。”陈庸眼角下沉,像是思考什么,之后他命令道,“你们陪同古龙、伊成继续练!”

而后他视线转向了武焱和娜亚,“武焱、娜亚跟我来一下。”

武焱见娜亚没受什么伤,衣角处连尘土都未沾染,白色柔滑如水瀑的青丝也未受丝毫污浊,他沉重的心思得以释怀。

但娜亚见武焱,则是很不爽的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人厌恶的事物,她一声冷哼,不再看向武焱,头就往一处撇,那白毛青丝也随风飘扬荡漾着。

娜亚这幅样子很可爱,就像人偶一样,武焱不自觉地想跟她亲近,想摸摸她的头,但这会引起她厌恶,只怕会被打。

武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娜亚娇俏小脸忽然变得一脸羞红,惊呼,“你干...干什么?松...松手啦!”她话是这么说,但全身颤抖着,却没有选择摆脱,按体修的身体素质,摆脱这种程度的拥抱很容易才是。

武焱将她缓缓举了起来,让她双腿盘在自己双肩上,让她在自己头上坐着。

娜亚一开始是羞红,被举起后转变为惊呼,放在头上的时候变为了恼怒。

娜亚记得在西市曾看到有人怎么做过,她问了问陈英,人们那样的动作代表什么含义,她说没什么含义,只是父女间亲密关系让他们下意识这么做了而已。娜亚理解了,只有父女会怎么做。

而现在武焱的情况是?只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女儿?他的从属?多么傲慢!

武焱头上带着娜亚,跟着陈庸移动,到了陈府武技阁的门口。

娜亚脸色渐渐阴沉,她挣扎着跳了下来,使武焱摔了一跤,而后扑到武焱身上,狠狠咬了他肩膀一口。

武焱摔倒的时候,头正晕着,被娜亚咬了一口,吃痛着。他不理解到底哪里惹她生气了。

让人始料不及的事发生了。

一股馥郁丹香从武焱被咬伤的伤口处流出,瞬间占据了这片空间,不一会儿弥漫了整个陈府,前方的领路人陈庸闻到这香气,回首视线瞬间注意到了他的伤口,武焱肩膀上有牙印,鲜红的血从那儿流了出来。

迅速明白状况的陈庸大夫惊呼一声,他从流出来的鲜血中感受到了,庞大至极的药力,陈庸立刻撕扯掉了自己炼丹服上的一角衣袖,帮武焱包扎住伤口,制止那鲜血继续流出。

“武焱,快!牵引元气到伤口那儿,先止住血流!”

始作俑者娜亚就在一旁站着,她被吓到了,只是愣在原地看,她心中惴惴不安。

武焱从小腹丹田中牵引着元气,顺着经脉流过五脏,最后聚集到肩膀那伤口处,凝结成一层的冰霜,把血液封住。

陈庸见他把伤口封住后,他迅速把留在地上的鲜红血滴用精神力牵引了到玉瓶中。

武焱眯眼直言道,“陈庸大夫,你这行为让人感到很不安心呢!”

陈庸吹胡子瞪眼,“哼!叫我师兄,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药材的珍贵!像你这种化形宝丹更是稀世少有,整个大夏朝恐怕就唯有你这一份,这流出的血,只是区区销毁,太浪费了,我这是物尽其用!”

“老实说,你打着算盘多久了?”

“哼,这违背于本心,我从未有过这心思!”

武焱半信半疑,但是见陈庸这老小子的行为,却意外的很让人安心,真正心思深沉,谋财害命的人是不会有这样的表现的。他愿意信任他。

但武焱奇怪着,今日去见陈琴雪也有被人殴打,吐出血过,怎么那时没有这么浓郁的丹香。不过想一会儿后,武焱明白了,是了,那时吐的是深红的淤血,和现在流的鲜红血液不同,深红血液以估计杂质居多,鲜红血液以药效居多,这才是差别吧。

武焱视线看向了陈庸,他说道,“我可以每天提供一滴血给你。”

听到这话,这老小子眼里果然放出了光芒,果然是炼丹狂热型宅男!

武焱话一转,“但是我有条件!”

武焱条件还没讲出,陈英、端木羽、古龙、伊成就来到了这儿看情况,他只能闭口不言,毕竟他本体是丹药的事,不相干的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陈英急切地闯了过来,她一见陈庸手臂上被撕破的炼丹服,那撕下的布料正在武焱手臂上包扎着,空气中的丹香却源于他身下的土地。

此刻的武焱已经连包扎衣物上沾上的血都跟着冰封了,没有让药效扩散,故没有飘出丹香。

陈英看样子很急切,她问道,“师兄,你这儿怎么了?传来那么浓烈的丹香!”

伊成补充说道,“现在在外边都能闻到,隔壁两府都被这丹香惊动了,还问这是不是师兄炼出了大丹...”

陈庸一脸不耐烦,他正等着武焱讲出条件呢。他只淡漠地回复道,“没事,只是不小心打碎了玉瓶。”

之后他就把着四人遣返,去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