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勾结

端木羽表情无奈,对陈英说道,“武焱他是主魂修副法修,从这项选择开始,他就已经不是我对手了,这是主打大伤害控场的人,不适宜单打。”

武焱惊呼,没想到,还有这说法。这么说来,端木羽主法修副体修,就是单打近战的,属于近战法修。

不由得联想到其他方面,比如我武焱是主魂修副法修的,端木羽说是打大伤害控场的人,他说得没错,主魂修厉害就在于控场,借方圆的力量,战场任何事物动向都能准确知晓,至于打出大伤害,应该是指利用元气,因为使用精神力用作牵引,对远距离单目标攻击比起其他的更擅长才是。

“不适合单打也得打!”陈英一改平日里嬉笑的神情,表情严肃,“在现实里可不会因为你不适合,就放弃对你的攻击。”

“我明白了。”武焱视线转向端木羽,颔首点头道,“端木羽师兄,请吧。”

端木羽点头,“既然如此,请师弟小心!”

话音刚落,端木羽数个跨步就来到武焱面前,蕴含电蛇的一拳就往他脸上招呼过去。

武焱迅速做出反应,侧身后跳避开了那一拳,他立马接入了手柄,精神力转化为元气涌入丹田,他感觉到腹部下逐渐凝实的晶莹液体,这液体像是被圆杯容器承载着,只有区区半圆的内丹。

武焱发动反击。

数个小时后....

武焱不出众人意料的落败了,两人皆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陈英仔细分析道,“院落太小了,方圆不过十丈,端木羽眨眼间就能到,武焱想逃,却逃不过这范围,距离拉不开,这对他来说,限制太大。”

“感觉凭师弟的本事,要逃也逃得掉呢。”伊成讲出了自己的看法。

“逃掉又怎样?还不是输了么?”古龙稍有不服,他觉得这样没有任何价值。

陈英看向古龙,解释道,“可端木羽的攻击没能碰到一下,范围杀伤又被虚步躲开,加上两方都很谨慎,武焱先一步力竭才落败。但这如果是在队伍中,让己方核心逃到力竭是不可能的,通常只要跑出二十步,同伴就会反应过来救场。如果是单方面遭遇,武焱也能开虚步穿过院墙,不存在限制,他就能轻松跑掉,严格来说,是端木羽输了。”

“但是也会有那种情况吧,不得不接受限制必须作战的情况。”古龙仍旧不死心,他坚持自己的看法。

“武焱单打反击比较迷,也确实是弱点。”

陈庸大夫在石亭,看这状况不发一言,只是一味饮茶,一会儿后,他似有所感,离开了院落,独自来到陈府正门前,在那写着陈府的匾额后,用精神力勾出了一封藏匿在那儿的密信。

“三王爷与外邦人有勾结,请当心!”

陈庸转手便烧了密信。

夜间,陈庸大夫待在书房,他传唤了陈琴雪。

在一阵敲门声之后,一身淡雅的简单穿着的温婉可人的女子进来了。

她低头微微一笑,那是各类花儿都愿意为她绽开的笑容。她轻声低吟,“大兄,要我前来,有什么事吗?”

“近日,你那儿有什么异常?”

“异常?”陈琴雪思虑了一会儿,她淡淡说道,“一切如常,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再想想吧,应该有什么物品需求高了。”

陈琴雪听着听着,恍然了,“等等,大兄,倒是有件物品上涨了。”她停顿了一下,低吟道,“平日里无人需要的月浑石,突然大涨了,传闻四处都有收购,越纯粹的要价越高。”

“什么?月浑石?”陈庸陷入了沉思。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是月浑石。

月浑石在落星之地有极低的概率产生。它的主要效果是改善丹药品质,附带效果是若是刚死去不久的人,尸身又未烂,能招魂复生,民间俗称是招魂石。但是,月浑石越纯粹的,炼成丹药的几率越低,价格越低才是,虽然有更多会当成雕像使用,但这都多少年了,一直如此,现今不应该会大涨。

陈庸视线转向陈琴雪,笑道,“小妹,你帮我查查吧,看这月浑石是谁在要?要用来做什么?”

陈琴雪点了点头,笑盈盈说道,“大兄的命令,怎么能说是帮呢?多见外,等等吧,最多三天。我亲口告诉你。”

话说完,陈琴雪悄然离去。

两个月过去后,在院落石亭中监督师弟师妹修炼的陈庸心事重重。

陈庸在与陈三小姐陈琴雪的谈话中,知道了月浑石是谁在收购,不出意料,是三王爷,而且主持这事的还是外邦人。

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勾结了,但他们表露在外的却是雇佣关系,这是三王爷雇佣的外邦人,由三王爷对这些外邦人负责,且大夏朝并没有不允许雇佣外邦人的律法,这合情合理,若没有确切的勾结证据,那是没法定王爷的罪。

呵,这就是那帮人没法动手的原因么?陈庸的大胡子顺风飘扬,他呵呵一笑,真没想到还有那帮刽子手解决不了的事。

陈庸口中的这帮刽子手就是指大夏朝的被称为‘影卫’的地下组织。哪个年代建立已经不可考。

他们潜伏在大夏朝各各角落,为大夏朝的军部、兵部、民部工作,但不受直接管辖,他们本质是听令于皇权的暗杀组织,但当代嘉禾帝仁义,没有实证绝不许滥杀,这直接影响了‘影卫’,导致了其存在感降低,逐渐淡出人们视线。

但降低并不意味着不存在,他们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但事后是必须拿出实证的,否则有被内部清理掉的风险。

陈庸还在思索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时,在院落中央爆发出高达十五丈的惊天的血气,直指苍穹。

血气爆发的中心是盘膝在地的陈英。

这血气散溢范围广大,怕是周围四府都察觉到了这份血腥气息。

陈庸知道,他妹妹陈英忍不住了!她体内的血气已经积攒到了极限,没法在压抑住体内的血气了,一不小心可能就此成为体修武皇。

明明预计离极限还需半年,怎么会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