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墓葬开启前夕

武焱放下了修炼,他知道他已经达到了条件,就在一星期前,他丹田处已有足够的烟气般的元力,就如同氤氲之气般,缓缓凝结化为了白雾般的虚丹。

这是元气进入了武师一段的特征,至此他已能使用小规模使用元气,全力输出下,身周一丈都会化作冰土,在糅合精神力的情况下,也能形成冰弓冰剑般的形似物,还能形成一米大的寒冰牢笼,总而言之,比起武者只能扔扔冰石头,要好许多了。

如果加上连接手柄的话,元气实力就会跃迁至武王五段,能使用身周五丈的小型冰霜风暴,两丈大小的大型冰刺。

武焱在体会到这份力量的时候,才知道师兄弟互相对练时,端木羽和陈英这两人放了多少水!甚至都给古龙和伊成带来了非常大的错觉,那种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就能打赢的感觉。并让这俩兄弟时刻认为是自己的技术不过关。

“体修到武王都能凌空飞,魂修就只能出件魂兵,那法修会是什么?”武焱瞥了瞥端木羽,他的实力有多强呢?陈英的实力,他或多或少在与娜亚的对决中看出来了,反正现在的他去单挑横竖都是死,极大的可能连削弱版本的陈英——娜亚都打不过。

他变换出手柄,看着这极致的玩意,他轻轻操弄这八按键和两摇杆,他觉得这玩意辅助的特性太浓厚了,假如自己是个纯粹的魂修,那就只能成为一个专打队伍辅助的、没多大点用的、还会时常拖队伍后腿的鸡肋魂修?

他心中叹道,毕竟这玩意只能增幅一人呐。在有核心强者的队伍里,他能把他增幅到飞起,那在普通队伍里呢?根据实际需要定点增幅?根据自己的经验,最多将那队伍带上一流水准,拼了命的也只能是一流底层。

武焱瞥向了院落对练的两人。

院落里是娜亚和端木羽对练,端木羽出招,娜亚则是见招拆招,但说是这么说,娜亚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以她体修的速度,端木羽雷电元气根本打不着。眨眼间,娜亚就能到端木羽身后,然后捏断他脖子,当然以端木羽体修武师的手段,也不可能这么憋屈死去,肯定会打上四五回再被捏死。

武焱细细想想,依赖着克制关系也不是完全打不过。

假设武焱是辅体修的话,单挑能撑住娜亚三招,他就有把握打败她,毕竟娜亚这体修缺乏精神力防护。

如果是陈英的话要把距离拉开到三十秒,三十秒内陈英够不着武焱,期间不断使用精神攻击手段,也是三招,就能打败陈英的武师级魂修。

但这些条件太苛刻了,都不太可能实现,那么只有一条路了,就是‘偷袭’,偷袭之后,对方不死,自己死....

武焱望着着蔚蓝的天空,感觉到体修前期实在是强到没边,忽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他调转视线看去,一红黑色高塔以非常磅礴的气势直冲云霄,就是那高塔散发着难以言喻的血腥气息。

仔细凝视,这哪是什么高塔,是宛如实质的爆发而出血气。那血气的中央是身着黑色罗裙的陈英。

只见陈英面色难受,她急呼道,“师兄!我快压制不住了!要突破了!”

陈庸直冲上前,手指轻触那喷发的血气,手指上那轻触的一点血肉直接被同化吸进血气塔中,连带着伤口内的血液也尽数被抽出。

陈庸脸色凝重,一会儿后,他缓缓唤出他那浩如烟海般的精神力,他凌空轻点,一滑一撇,似在绘图。

武焱放出了他自己的精神力,撑开了方圆,注意到陈庸画的是法阵,法阵上有字符,似乎是按人体穴位分布,边缘现五行,或代表着五脏,中央现一白一黑两蝌蚪互相衔尾旋转呈两极。

武焱对五行八卦类一窍不通,看得迷迷糊糊。

只见陈庸精神力阵法一成,他便驱使着让阵法进入那股滔天血气,最后,深深印在陈英背心上,那血气的爆发才缓缓停滞,最后直至消散。

“陈英,你的血气我帮你压制住了,但你离极限不是还有半年么?怎么现在就压不住了。”

陈英低头,她缓缓说道,“近四个月以来,修炼不知怎么的,异常顺利,往日三天才能达成的成果,现在却只需要两日。”

武焱心中一愣,四个月前,那正是他刚好来到这儿的时间。

古龙立刻呼喊道,“陈庸师兄,我也有这感觉!本来应该在三月初才能成就得武师九段,现在就已经达成了。”

伊成点了点头,直呼,“我也是。”

陈庸视线转向了端木羽。

端木羽点头,“最近修炼起来确实是快了许多。”而后他渐渐回过味了,恍然道,“难道这不是师兄你的手笔?”

陈庸没有理会端木羽的提问,他看向了武焱一眼,武焱撇开了视线,他点了下头,好似明白了。

他重新看向陈英,问道,“陈英,你魂修到武师了吗?”

她回答道,“本来预计短时间内达不到的,现在达成了,正是因为魂修达成了武师,才刺激到血气的爆发。”

“那你这段时间内就待在房间修炼。安宁的环境更有益于魂修。其他人就照常吧。”话刚一说完,陈庸就离去了,他离开了院落。

武焱走到了娜亚身边,看向她。

娜亚翘着脸,没好气问,“干嘛!”

武焱凝重地悄声说道,“我这四个月以来,是不是一直在散发着香气?没有点点减弱?”

“香?你是有多臭美?你一直都在散发着臭气。”娜亚说着说着,不再看他,娇小的脑袋瞥向一边,还耸了耸鼻子,武焱能看出她在吸取着什么。

他大概明白了,自己的身体上仍散发药效,但药香微弱,人感应不出,也嗅不到,就算是方圆也难以察觉到这自然而然的气息。

只有娜亚能嗅到这气息。

或者说,是嗅觉灵敏的动物能感受到,但为什么最近在房上筑巢的鸟儿越来越多,它们的嗅觉应该不灵敏的才是,或许是它们感觉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