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世界树虚影

或者是,这副散发香气的身体,比较受动物欢迎?

多想无益,感觉这以后说不定能借此开发出新能力,但对现在来说并没多大用处。

潜心应对吧,即将到三月了,大夏高祖墓葬随时开启,多做准备吧。

......

大夏朝玥安嘉禾帝十一年三月十一日清晨,整个玥安掀起强烈的地震,天地之上忽然出现一道高不知几万丈,宽不知几千丈的参天古木,其遮盖了天空,使玥安城深陷黑暗。

那庞大古木树体呈现黑色,树皮呈现一块块斑斓状,掉落下的木皮屑都比普通客栈一般大小。展现出的裸露树根相比于大夏皇宫最大的朝堂宫殿还大上三倍,视野所及的地方,只能望见树根及往上的一点点树干,剩下的大体都隐藏在高空之上,抬头仰望,更深处的树干隐没在云雾之中,像是生于大地,长向天空。

在陈府院落石亭中。

武焱首次见到这场景,他感慨道,“这就是魂修武帝的世界树?长得真够大的!下面的百姓不会有事吧。”

陈庸一脸淡然,“这是虚影,看似是扎根在玥安城,实质是虚幻,根本伤不了人,他实体在识海空间内,出现世界树之后,还有三天,三天后皇族就会开始盛会,同时会邀请官吏子女以及为大夏服务的世家子们一起进入,那时你便去亲眼看看那古木吧。”

“古龙和伊成,现在还未突破至武王,还剩三天,只怕...”

“那便不得进入。”

“没有丝毫情面么?”

“那墓葬虽说是大夏高祖所留,是为了福及后代子孙所建,但也并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陈庸瞭望那颗遮天蔽日的巨木,惆怅道,“在里面受致命伤会被世界树传送出来,但是,夏高祖是极端崇尚武力的人,他并不排斥用武解决问题,在里面设置许多猎场与决斗台,在那里允许彼此仇杀,只要在那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古龙凑了上来,他信誓旦旦拍着胸口道,“你放心,我们小心点就是拉,不会有问题的!”

“小心?你们这点实力,如果遭遇到其他武王,他们把你丢进决斗场,那该怎么办?”陈庸吹胡子瞪眼。

古龙留着汗挠了挠头,讪笑道,“那...那个不会啦,我跟陈英师姐一起,就不会有事。”

“古龙,穿过空间裂缝进入墓葬,出现在哪儿是随机的...”伊成盯着古龙在一旁补充。

“哇,我知道了!”古龙捂住了伊成的嘴,悄声道,“请你别说这些!”

伊成把他的手扒开,怒声道,“这些东西我不讲,陈庸师兄也必定知道的!”

陈庸闻言怒斥,“尽想着耍些小聪明,倒不如想着如何在三天内到武王!你俩卡在武师九段巅峰半个月还未突破?平日里在做什么?”

两人立即收拢心思。

伊成说道,“师兄,突破这件事本就是水到渠成,越急越不能成。”

“说得好,但你们三日后若不能到武王,那就不用去墓葬了!”陈庸挥袖离开了院落。

两人面面相觑,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武焱看这俩人苦涩的样子,稍稍笑了笑,象征性鼓励他们一句后,离开了院落,从陈府大门离去了。

之所以在临近墓葬开启的这个时间点出门,他主要是想找崔家胖子崔沛。

他当初答应了崔沛,只要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就在墓葬内拉他进陈家组队,这是当初看他可怜,特意许诺的。

但是毕竟是崔家呀,崔家那儿有两人武焱挺讨厌的人,是一胖一瘦的两个混蛋,在武焱没有死去之前,十一二岁刚来玥安的时候,被这俩混蛋欺凌过,想想那时的屈辱,如果可以,真想一笔一笔全部偿还给他们,不过,那也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估计他们现在已经离去了,要么失败了离开了崔家,要么成功了在朝堂高升。

想向他们两报仇,似乎不可能了。

但是终有一日碰到的话,一定给他们好看!

顺着这条道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崔家府邸。

走到崔家那大红门前,抓着那狮头门环敲了敲。

“谁呀?”门内传来了懒散的回应声。

一相貌平平的约摸十七八的青年开了门,明显不是那一胖一瘦任何一人,也没有穿炼丹服也不太像是炼丹大夫,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必定是崔家外招学徒无疑。

“你是?”这人看了武焱一眼后,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谨慎。

武焱知晓了他上下审视了自己穿着,明显轻佻的眼神,才变成了谨慎。

武焱望着自己这一身华贵的锦衣稠裤,首次有了几分厌恶,本就下了决心,如若对方轻佻辱骂,定让他长长记性,但他没想到因为这衣物,反而让对方不敢小瞧,这都是什么事。

他决心回去后,定要准备一身穷苦人家的衣服。

“我来找崔沛!”武焱中气十足喊道,对付这等人,定不能弱了气势。

对方收了谨慎的心思,反而呵呵笑道,“呀?你是来找那纨绔子的?那少爷今儿不在,你改日再来吧。”

对方眼里有显而易见的轻蔑。

这轻蔑感觉让武焱感到很不适应,他手别住了门,发力没有让他关上。

那人皱了皱眉,“欸,你小子几个意思?”

武焱无奈只能大吼,“崔沛!崔沛你个胖子在哪儿!”

那青年明显一惊,“给你脸,你莫不要了!”那青年动手了,非常干净利落的精神攻击,像小刀般往武焱额头打去。

武焱也回敬一道,两者互相抵消。

极有可能是武焱喊得声音小了,里边没有回应,里边的人应该没有听到。武焱这时羡慕起体修了,如果是体修的嗓门,绝对没有问题。

他继续大吼道,“崔沛!你个胖子有没有听到!我来见你了!”

“你小子是不把我放在眼里!”那青年变换了手段,他直接精神力凝物,拿一把十字镐,向武焱天灵盖凿去,这一下凿中,不死也得变成痴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