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自我怀疑的天原剑

决斗场上,烟尘散去。

只见邵园跪蹲在天原剑脚下,旁边还坐着一个孙禹龙。两人看着并无大碍。战场后方叶术来搀扶起白鹭和姜肆怡。

场中间,夏西西的胳膊开始有些渗血,但是经过邵园及时的治疗,看上去并无大碍。

最让人关心的是天原剑此刻的状态,虽然脚下没动,但原本哪剑的右手,已经换成了双手。也就是说天原剑输了,他没有输在结果上,而是输在了违反自己的规则上。

虽然输了,但是天原剑丝毫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意思。相反可以在他脸上看到和蔼的笑容。

“你们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这个计划谁想出来的。”

只见叶术来和孙禹龙两个始作俑者举起了手,前者用他那贱贱的声音说到“不耍一点花招,怎么能对付您啊!”

这场看似赢得正正好好的教学比赛,实际上是六位少年智力武力与胆识的极致发挥。

赛前

“喂孙哥,你这次话是不是放的太狠了啊?今天下午咱们咋能做得到。”夏西西刚一出教室,就开始抱怨。白鹭还跟着附和“你要逞能别带上我们行吗?”就连一旁的叶术来也是满头问号的瞅着他。

孙禹龙也没有正面跟他们辩解,而是反问到“你们觉得他的心相是什么?真的是大剑吗?”

“你什么意思?”白鹭也好奇孙禹龙接下来能说些什么。

“你我的心相都是器状的实体相,相印都在我们的武器上,而且武器都有自己的功能。”孙禹龙开始进入回忆模式“反观他的剑不仅没有相印,甚至没有任何的功能可言,就好比……”

“一杆普通的大剑?”叶术来抢答到。

这句话点醒了一众人,仔细回忆之后,好像确实如此。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做两手准备”孙禹龙开始了布置了他的计划。“第一手是他的心相就是那把大剑,第二手是心相另有其他,大剑只是他趁手的武器。但是我们取胜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破坏规则。”

“所以叶术来查到了我的利手是左手,你们才有了让我双手持剑的计划吗?”天原剑内心不仅赞叹了一下。

“正是!”孙禹龙十分得意的说到,脸上配这还是他那标志性的狂傲微笑。

“之后我们通过了第一场决斗,称a计划,确认了你的大剑没有能力,而阻挡我们进攻的另有其因。”

“所以你们有了b计划?”

“对,早上上课的时候白鹭说过一句话,身为情报术士兼狙击枪架子的我可是记了下来!”叶术来用他那贱兮兮的声音继续给天原剑答疑。“白鹭说,她的子弹比预想中达到的时间慢。就是这句话,决定了我们b计划的方针。”

“之后我们在战斗的时候,甚至不惜让夏西西亲自体会撞向你身旁的感觉,呃而夏西西给我们的回馈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向下拽着他一样。”

孙禹龙站了起来,接过了话题“这几项因素,让我们有了更大胆的猜测,你的大剑只是你触发的心相的媒介,它可以让你的心相范围更广阔,而你实际的心相,应该是重力,我们猜的对吗?天原剑老师。”

天原剑已经开始鼓起了掌,“这掌声送给你们,不怕你们骄傲,每一步都走的很完美,思路清晰。身为老师,我很高兴可以教你们这一批学生。”

天原剑这几下夸赞弄得孙禹龙六人是猝不及防,甚至脸皮薄一点的邵园已经红了脸。

如果天原剑对心相是重力,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通了。

不惜耗费姜肆怡来为孙禹龙搭建高台,使其能借助地理优势居高临下,这样用天原剑使用重力只增大孙禹龙的攻击力而给自己增加负担。

同时在孙禹龙达到极限的时候,白鹭配合打出一枪,使天原剑的大剑只得发动重力去抵挡子弹,这给了上方孙禹龙无形之中加个一个增幅,导致天原剑无法承受其力量而变得迟钝。接着就是夏西西的左侧突袭,破势天原剑不得不用其左手与右手一起来抵挡。毕竟双手剑只有用双手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优势。而孙禹龙还细心的让邵园提前出发,成功治疗了夏西西。

这场战斗无论是想法到过程的实施,直到最后的处理,都可谓是天衣无缝。也是一场豪赌,赌对了天原剑真正的心相。

看台下的话语因为距离过远而无法传递到看台上。这场决斗的结果同样震撼了剩下的六个孩子,也让他们更期待明天的实践交战。

包括小九在内,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都是俩胳膊俩腿,谁比谁差啥?

最终,这场决斗的结果是孙禹龙和姜肆怡小队成功获胜。而叶术来也没有贱兮兮的跑过来向小九他们买情报。可能是猜中了他们的小心思,也可能是想看看小九他们会怎么解决天原剑。

一夜过去。第二天来临。

教室内。

天原剑还是一脸冷漠的杵在了教室中央“昨天的战斗你们也看了,想必规则你们也清楚了,老规矩,三天时间,想个办法让我输。”

小九向前跨出了一步“不用三天,现在就行!”其他人没有反对,似乎是早就商量好了的样子。

看着他们胸有成竹的模样,天原剑不禁开始怀疑,是我变弱了还是这届学生真的太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