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小九心相再显神威

天原剑办公室,此时他正在郁闷的喝茶。

宗申明一下课就过来找他了,想问问今天这帮孩子咋样,没想到刚一开门就是眼前这个光景。距离上次他看天原剑这么郁闷的时候,他俩还只是同学兼舍友。

“你咋了?发生啥了”早上人好好的去上课了,中午回来了咋就这副德行了?

“申明,我是变弱了吗?”天原剑抿了一口茶,幽幽的问道。

“这是啥话啊?前几天你才刚跟仁末的拳头较量一次,也没见你弱多少啊?”宗申明现在心里是一百个问号,忍不住问道“到底啥事啊?”

天原剑把茶一口喝完,说了一句让宗申明不敢相信的话

“今天上课我被毕王春给甩出去了。”

宗申明“?”

上午八点,教室内

天原剑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问了一遍“你确定?”

小九点了点头。

“年轻人自大是好事,希望这次给你们一个教训吧。”说完天原剑拔出了背后大剑,单手握住,示意小九可以开始了。

昨天晚上,N22寝室。

杨影小队与小九都在这里,商量着明天如何针对天原剑对考验。

率先开口的是毕王春。“首先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下午用了ab两个计划去攻击天原剑?”

“应该是要确认什么东西才对。”接上天原剑话题的是存在感一直很低的尚萤,虽然他们整个小队的存在感都很低罢了。

“确认心相?”因为小九现在心中的首要任务就是确定自己的心相,所以这句话才脱口而出。

“天原剑老师的心相不应该是大剑吗?这有什么确认的。”李擎虎脱口而出。但是顺着这条思路去想,首先是杨影小队的刘华芳发现不对了。“如果他的心相是大剑,应该不需要每天背着走”刘华芳的心相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器物类的心相,所以对此有一些了解。

所以众人讨论出来的结论是,孙禹龙那组人之所以有a计划,就是为了验证天原剑真实的心相。毕竟在真正的战斗中,得知对手心相的原理和能力,一直是首要的目标。

那他为什么还要用大剑呢?

尚萤再度开口“应该是充当某种媒介叭。”尚萤的心相是可以控制两个点光源进行控制和投影。点光源可以自己布置也可以靠着外物。所以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大剑的作用只是更便于触发他的心相。

众人觉得有道理,再通过尚萤的心相进行进行战斗复盘与慢动作回放,发现了天原剑大剑附近的物体,无论是白鹭的子弹,孙禹龙的铁棍,姜肆怡的土块还是夏西西本人,都会变慢变沉。因此众人直接锁定了天原剑对心相是重力,并且算出了明确的范围,就是大剑挥舞之处和其身体三十公分内。

在他们轻松推断出天原剑的心相时,不禁对尚萤开始刮目相看。心里不禁赞叹:尚萤,真好用!

尚萤感觉到了小九三人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他们在想什么,立刻摆了摆手“这不光是我的功劳,要不是华芳姐先在场内布置了光源立方体,我是无法传递这么清晰的影响的。”

这句话甚至更是给了小九三人一个震惊,能在混乱的战场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提前布下心相,还没被任何人发现,这好离谱啊。而且他们所在的位置至少距离看台三十多米,这个距离好远啊。

现在小九三人不禁重新打量起来杨影这三个人了。这三个人只要有一丝机会,能悄悄咪咪的把对面的老底全给掀起来。

看来能进特招生小队的没有简单的人啊。小九想了想,发现自己队伍里面的虎子是最单纯的心相了,以后不知道会咋样,现在看来还只是个大猫猫。

“那这群孩子即使提前知道了你的心相,你也不至于被他们甩出去吧?”宗申明用手摁住了天原剑,不让他继续喝茶了。

“问题还是出在了那个小九身上,他的心相有一种绝对性,甚至我的重力都对其心相无效。”

这句话可就立刻勾起了宗申明的好奇心,而且教官们开始发现,这个小九的心相随着时间的推移,给他们带来的惊喜就越多。

当天原剑示意可以开始动手的时候,对面的杨影就已经消失在影子中,不见踪影了。

之后李擎虎瞬间变身猛虎,朝着天原剑就冲了过去,脚下溅起一片烟尘。

而天原剑只是简单的一剑就将其起飞“雷声大雨点小的攻击,是没什么用处的。”

“然后呢?”眼瞅着天原剑又要喝茶,宗申明直接把他的茶具给没收了。没办法,是要他一喝茶说话就贼慢,听得宗申明那是一个急啊。

“然后我就被摔了出去”

宗申明“?”

当天原剑刚刚击飞李擎虎的那一刻,在李擎虎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箱子,里面是早就隐藏好的小九与毕王春。再看尚萤和刘华芳旁边,那还有这俩人的影子?

原来在刘华芳的立方体内,被她提前布置了点光源,而在李擎虎掀起烟尘的一瞬间,小九与毕王春就进入到立方体的内部,站在后方的两人,只是尚萤的投影而已。

然后毕王春就拽着小九,直接把他扔到了天原剑对脸上。

天原剑反应不过来吗?他当然能反应过来。第一时间他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剑身横顶,施加重力,想要将小九击飞。

只是他无往不利的重力这次失手了,小九的身体没有任何减缓的趋势,直接撞上了天原剑的大剑。准确的说是他身体周围的盾撞上了大剑。

这一撞让天原剑没反应过来,再加上小九那诡异的心相,导致大剑直接脱手,飞了出去。

但天原剑不愧是身经百战,立刻将小九击退,转身就要去抓剑。这时,一直隐藏在暗影出的杨影出现了,她默默的将天原剑的大剑拖进了影子里,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天原剑教学四年,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狠的学生。

按照规则,天原剑此刻已经输了比赛。但是这群孩子好像没有要饶了他的意思。之后,天原剑感到一震天旋地转,就被毕王春扔了出去,余光还发现毕王春的嘴角流过一丝坏笑。

“说到底还是那个小九的心相,咋必须搞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功能。”天原剑没好气的拿回了自己的茶壶,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