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 盾为护身符

办公室内。

战渠的七个教官都在这里,包括经常缺席的岳圆圆。同时还有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学生——小九。

按道理学生本来不该坐在这里,但这次会议因为他的心相而发起的。而且以前也有一些学生享受过这个特殊的待遇。

林黑也没有兜弯,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对你的心相了解多少了?”能相出这个计划去击败天原剑,证明小九对于自己心相的了解一定是高于这些教官的。

就目前来看,小九的心相似乎是防御类的。这是其他老师也没想到的。

对于特招生小队的分队,他们也是有一定的要求的。比如之前的霍国就是因为心相与队伍整体融合能力过差,才被换成了刘华芳。

而小九的两个组员,说白了类似于两个六边形战士,尤其是毕王春,所以他们才敢把小九这么放置。

“我的心相现在有一些防御能力,还有一些隐藏能力。”这是小九目前为止对自己心相的总结。

“隐藏能力暂且不谈,申明已经跟我说过了。”林黑又点起了一根烟“但你这防御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确实,说是防御能力,但其在自身防御这块功效上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杨影小队的霍国。从一开始的餐厅斗殴,小九单防毕王春,让毕王春的能力接近失效。再到之后顶飞天原剑的大剑。小九这块无形的透明盾牌,总能在关键的时候挡住致命的攻击,无论是实体的拳头,还是突然剧增的重力。

“我们今天开这个会,目的就是给你的心相定型,给你找一个明确的目标。”

小九现在在战渠的重视程度通过这两次战役已经水涨船高,一开始反对投入过多资源训练小九的教官也开始有所动摇,尤其是吃了大瘪的天原剑,现在可以说是一肚子委屈但一点脾气没有。

因为和张晨阳认识的关系,林黑似乎对心相的一写根源有了解,于是就对小九科普到“心相未来的发展空间,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当你决定走某个方向并加以训练的时候,心相也会不知不觉的朝那个方向进化,并达到你内心所想的形态。”

小九有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林黑也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种情况,继续科普到“就拿岳圆圆老师举例,她最早的心相是可以识别一些简单的草药,但是她更倾向于治疗类的研究,在长年的实验室经验后,心相已经逐步趋近于药理医疗类,甚至可以快速提纯草药里的精华来做到随时医疗,甚至还可以做到一点加快人类新陈代谢的意思了。”

好厉害,小九心想。他是见过医疗类心相的,比如姜肆怡小队里的邵园。正因为有她医疗甚至可以做到让白鹭不顾身体损失连开两枪,让夏西西更快的横冲直撞。所以他深知良好的后勤是多么的重要。

林黑继续说到“但是如果岳教练最开始选择的是毒药呢?”而

毒药?听到这里,小九似乎就明白了。如果岳教练最开始选择的是毒理的研究,那么现在应该是一个精通毒术的前线战斗人员,而并非救人与白骨的白衣天使。

“看样子你是明白了”在场的教练都对小九的悟性很满意,毕竟他的悟性越高,激活心相图腾的可能性就越大。特性心相若是激活,有可能就是下一个王龙昱,项排峰那样的一方巨擎。

“但是无论怎么选择,那个无论是毒药还是解药都可以识别出来的最初技能,都不会失去。”林黑在此又补充了一点。

这时,一向沉默的岳圆圆开口了“但解药有可能是毒药,毒药有可能是解药,医者的仁心在战场上随时可以变成浸毒的匕首,所以你心相路线的选择终归是一时的定位,二最后,还是殊途同归。”

“圆圆,你……”在场的教官似乎就像听到了什么秘密一般,都很震惊。岳圆圆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我今天话多一点,主要是与小九的情况很像。他现在的盾又防御和隐匿两个作用,他现在所选择的路,决定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定位,无论是战渠的毕业还是总渠的选拔,甚至上了缭星战场,都和他现在的选择有关。我只是提出一个意见。”说完岳圆圆站起身来,“最后送你一句话,所谓心相,就是心之形相,无论是毒是医,只求一问心无愧。”说完便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大门。

其他教练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这种不羁的性格,也没管她。

小九现在陷入了沉思,因为他在隐蔽与防御两条路上徘徊不定,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教练们似乎看出了他的难处,也没有过于逼迫小九,而是叫他回去休息,慎重选择。

临走前,林黑交给了小九一封信,小九把他放到兜里,带着一脑子的纠结回到了寝室。

正是中午时间,李擎虎与毕王春似乎还在食堂吃饭没回来,八成是毕王春再等李擎虎那个吃货把饭都吃完。

现在两人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僵了,寝室关系也和谐了。也该好好考虑考虑自己的问题了。小九现在内心十分烦躁,以前遇到这种问题都是由二哥指引方向的,二哥不在后,小九也发现了,要决定某种事情,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算了,先看看信”

映入眼帘的两个字就让小九有了一股浓厚的归属感。想想也是,从小是孤儿的小九,除了二哥,还有谁会给他写信呢?

:小九,二哥很好。哥知道你也有了心相,哥也有了,是什么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是一种了不起的后勤职业。希望你也努力,咱们兄弟俩缭星战场见。——二哥。

信很短,但是小九却读了一遍又一遍。此时此刻,这封信是小九唯一能感觉到自己亲人的媒介了。

二哥,既然你是后勤,那我就选择站在你的前方。以前是你为我们出谋划策,给我们多分半口馒头。如今,该小九守护在你的前方了。小九向前伸了伸手,似乎感觉到了头颅大小的无形盾牌所在。这以后,便是兄弟二人的护身符。

于此同时,晨阳阁内,二哥也摸了摸拐杖上的蓝水晶。这水晶,就是联通二人的启明灯。

张晨阳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手里盘着那副绿色的单框眼镜,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