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聚灵

经过几年的经营,这山洞已是大改了模样,二人在这里搭建了竹床,竹桌,还做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他们在洞口处设立了土墙,刷上了漆色,让这里和外面的山体颜色保持一致,只留了一个能让人正常通过的路口用一些绿植挡住。这个完美的密室承载了两个少年的心血,是他们夏天的乐园,想起当年幼小的两人从砍竹子到做家具再扛到这密室内,真是一段有趣的历程。看着眼前不染满灰尘的密室,肖毅心中满是感概,他们已经有半年没来过这里了,现在还能如此干净必然是昨天胖子过来清理的。

再一次确定了四周无人之后,肖毅在竹床之上盘膝而坐,将两个玉瓶放于眼前,其中一个是昨天拿来的,另一个玉瓶则在洞口左手边的竹桌之上,他一进来便看到了。

看着胖子为他留下的丹药,他盘坐了一会儿,准备提前凝聚精神,放松心态,为聚灵做准备。他知道纵有神药,一旦心有杂念,不能凝心定神,贸然服用。失败的机率,也一定会在七成以上。

片刻,他伸手拿起玉瓶,打开玉塞,丹香扑鼻而来,看着眼前的丹药将其对准掌心,微微倾斜,丹药便滚了出来。

望着着表面光泽圆润的驭灵丹,嗅了嗅那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便一口将其吞下。

驭灵丹入口,一股微凉之感便在嘴中扩散开来,片刻之后,一股冰凉的质感顺其口直冲体内。顿时肖毅身体猛地一震。感觉整个意识顿时清晰了起来。如灵魂出窍一般,轻盈的感受不到自身的重量。

在这小小的洞穴之内仔细聆听,能够听到外面风吹树叶摇动时的梭梭之音,也能听到远处小溪缓缓流淌与溪石相遇的哗哗之声,甚至王家堡内行人交谈之声都在其耳边清晰可辨。其眼中则是看到了土木山石之间微小的尘粒,也看到了空中漂浮的点点光晕。

“这就是灵气吗?”看着这点点光晕,并没有多么的璀璨耀眼却带给人一种宁静安适的感觉,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向前抓去。

“不好”心头刚涌上一股急意,随即又安下心来。

没有想象之中的身体倾动,其本体依然保持盘膝而坐的姿态,但其意识仿若伸出了一只无形的大手将灵气光晕牵引了过来。随着光晕的靠近,透过了他的意识,直接窜入其身体之中,肖毅大惊。下意识看向自身,竟然看到了自身体内血管经络,一根根粗壮的筋脉管络错综复杂的排列着。

其心脏扑哧扑哧的跳动着,而那直冲体内的光晕正附着在心脏旁的一根筋脉之上。

其身体此时也出现了一种淡淡的痒痛之感,这种感觉微乎其微,但还是能够被他感知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感觉在逐渐变淡,那附着的地方感觉就像是融入了一层膜,融膜之后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这块地方与其他筋脉血管相比要更加强壮。

“原来如此,引灵便是以灵气滋养内部筋脉,灵气入体后与筋脉骨骼向融,从而达到强筋壮骨的目的,难怪只要步入聚灵之后其身体素质都能比普通成年人更加强大,这都是灵气的力量。”那么看来只要聚集足够的灵气入体并吸收掉我就能是修士了。”

肖毅心中略显心喜,眼前的光晕满面笑容,这都是宝贝啊,赶紧让他们入体,随着其意识的扩大,他开始感受着山洞之外的世界,光晕浮现闪动万千。

其意识仿佛活了一般,化作一张无形的巨网在空中挥舞,如牧羊少年在草原之上驱赶羊群一般,光晕骤动纷纷随着其意识指挥牵引而来。源源不断钻进肖毅体内。其山洞内平静的空中激荡了起来,一股股灵气聚流而来,以其身体为中心,渐渐将其包围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灵力漩涡。

光晕虽小,却积少成多。

随着远远不断的灵力入体,其体内血脉筋络被覆盖的地方更多了,向身体内部看去体内尽是光晕。而在外更加卖力驱赶灵气的意识也骤然停下。

一股剧烈的疼痛感自其体内袭来,原来是随着纳入身体的灵气越来越多,强化筋骨的面积越来越大了。

“啊”肖毅猛地叫了一声,体内筋脉不断传来阵阵抽搐之感,骨骼之上也发出咔咔的响声如要被捏碎一般。剧烈的疼痛一步步侵蚀着肖毅的意志,此时的他好希望能直接就这样昏过去。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是吗?这也太残暴了。”感受着体内筋骨在破坏与修复间不断重复着的过程,剧烈的痒痛之感中还带着一股舒适的感觉,两种感觉一起涌上心头很是奇怪与难耐,就如同有人在用小刀划伤躯体一般,划伤之后反而为其做起了按-摩。但无疑这种感觉更让人煎熬,其牙齿紧咬嘴唇,让自己不再因为痛疼而叫喊起来。

虽然意识已回归体内,但许是刚才的牵引太过庞大引发了连锁效应,周围的灵力漩涡还在不断的向肖毅体内钻去,他本就白皙的脸色此刻已愈加苍白。面部表情早已紧紧皱在了一起。看上去如同麻花一般,身体也开始不停的激烈的颤动,骨骼的深处不断传来刺痛之感,就想有一只只蚂蚁从内部开始对他啃食一般,不断蚕食着他的躯体,他的意志。

其双臂紧紧夹住身体,双膝也盘坐的更加紧实,将自己缩成了一个球,彷佛这样可以减低疼痛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嗷~~”随着一声低沉如猛兽般的声音自少年口中传中,绷紧的身体再也无法保持下去了,他猛地挺起了身子,紧皱的表情也是舒展开来,看以看到密密麻麻的血丝已在其眼中充斥,脑额之上一道道胀其的青筋仔细看去,都能看到里面血液流动的方向,就这挺身的一刹,他从竹床之上顺势摔了下去,身旁的玉瓶受到碰撞也掉到了地上,发出了乒乓的响声,此时的肖毅却无暇顾及,钻心的疼痛,他承受不住了。

在地上,他用尽气力想让自己如鲤鱼打挺一般晃动身体以此分散痛苦,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受控制,每动一下都有如无数的钢针扎向他一般。出于生物最后的本能,他颤抖的身体最后还是蜷缩了起来,就像一直被烤熟的大虾,缩的紧紧的。

“要是旁边有跟树根就好了,至少可以咬住。他痛苦的喊叫一声比一声大,由高昂转至低沉又再次转为高昂这样的叫喊迟早会招来活物的。”肖毅内心很清楚招来活物的后果,那样一切就全完了,恍然间颤动的脸庞传来一股冰凉的感觉传来。是玉瓶,是刚才碰倒的玉瓶,就在自己附近。他睁开紧皱的面容看了看玉瓶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