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成功

“就在哪里”也不知是哪来的气力,猛的抖动身体,让脸像玉瓶靠去,随后猛地开口将其咬住,也没考虑顾会不会被他咬碎从而让碎片溅落到他的嘴里。

他只是死死的咬住,无视牙龈渗出的血迹和牙齿之上的不适感,只为自己不在喊出声来。

“撑住,撑住,一定要撑住,马上就要过去了。”肖毅不断地告戒着自己,再坚持一下。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蜷缩之时,胸前的玉饰也是悄然闪动了一下,周围的部分灵气随着这一下闪动,像受到了牵引一般,化成了一股细流向它钻了进去。

收到这股灵气后,玉饰像有了生机一般光芒大作,一股白色的气流从玉饰中间的圆形球体中飞了出来,随着和盘旋在上空的灵气一同涌入了肖毅的体内。

观其体内,一股突兀的气流出现,顺着筋脉游走于五脏,开始温润着他的一切。这种感觉就像干涸的溪流遇到了汪洋,垂死的植株遇到了春雨一般。枯木逢春,绝处逢生。

一股越来越舒服的感觉由内而外涌出。不多时肖毅蜷缩颤抖的身体逐渐平静了下来,紧凑的面容也舒展开来。而其眼中瞳孔的颜色也由黑色悄然变成了蓝色。

一股浓烈的睡意袭来,地上的肖毅缓缓闭上了双眼,睡前嘴中还迷喃到。“我成功了么?”

随着他的睡去,在其上方的灵力漩涡反而没有结束更加源源不绝的向他体内冲去,他胸前的神秘玉坠又一次亮了起来,这一次不是白光了,是在其体外形成了一层光晕将他包围,看上去很是温馨。

当狂躁的灵力碰到着光晕是,顿时温和了下来,一点点的融入他的身体,强化着那一根根尚未被开放的筋络于骨骼。

若是有人见到一定会大惊失色。灵力环绕,如此大范围的灵力外放,那可是斗武境的标志。

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斗武境!王家堡的主宰也仅仅才是斗武境而已啊!

如果不是他体质特殊,那必然就是有重宝护身。

所幸这决不能让他人见到的一幕,发生在了这山洞之中,并没有任何人看到,否则一定会在外面引起滔天巨浪。

在肖毅沉睡之时,其体内筋骨之上早以被一层层光晕所覆盖,仔细看去大多的灵气都随着一股白色的气流涌向了连接心脉处的两根筋络。

自上而下被包围的愈发明亮,透过氤氲的白光其筋络逐渐由润白之色变为了湛蓝之色。

以这湛蓝之色为起点细小的蓝光顺着剩下小部分的灵气像身体内部流淌并在这过程中依附在了经络壁管之上。

*****

“臭老头,咱们什么时候到啊。都飞了一天了,小爷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饿死我了咋办?”在一只飞驰的白鹤之上,一个身穿黑袍体型不大的小孩看着自己的肚子不高兴的咕哝道。

只见旁边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道袍的老道士笑呵呵的看了看他。“放心,才一天,饿不死你这个小兔崽子,也就再有十来天就可以到北关了,到了那里你就有饭吃了。”

“什么!十来天,老头你别吓小爷,我现在一天都扛不住了。”黑袍小孩叫喊道。

“哼,你以为要多久,这可是从西关到北关,横跨了半个东荒,十天已经是神速了。

现在嘛,嘿嘿,要是你撑不住了,老头子我这有几包泻尘可以给你吃。”看着笑呵呵的老头,双眼已眯成了两条缝。好像在期待着些什么。

“你·····你个死老头”气愤的指了指他,醒了醒鼻子,看着已经开始咕咕叫的肚子不在搭理他。显然其小时候给这个老头子下药的事,他至今为忘。

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黄昏之景,那熟悉的面容,此人正是罗恒。

“爹,娘,家里现在还好吗?...........还有毅哥,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要当老大罩着你。”胖子呢喃到。

看着身旁看着黄昏之景出神的罗恒。黑袍老道转过身去。

“师弟放心吧,宗门会再一次光耀的。”

**

中域某地,一处漆黑的洞穴之中闪烁着一阵光亮,隐约间可以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

“主上,根据浑天仪所揭示,寒月现世了,地点在东荒一带,具体不详。”一黑袍男子对着一个由黑雾笼罩的人单膝下跪,汇报到。

“寒月?”黑雾之中传出了苍老的声音。

“是的,的确是寒月,继十几年前寒月出现,不久之后便是血雨出世,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这一次显示的又是寒月,可能这一世是有两个”

此时的黑袍男子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忐忑的等待着。

“嗯”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出现。

也不知主上是何意思,单膝跪地的男子身体忍不住颤了一下,继续说道。

“是,不知是何原因,但确定是寒月出世。我已加派人手去了东荒,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

“还有关于那件东西的下落..蝎老说....要禀报主上,不知.....主上。”

“让他来”一股平淡的语气传出,令人感受不到其情绪。

“是”

随着黑袍男子的离去,洞穴再次黑暗了下来。而后传来一阵感叹。

“舒·······”

夜晚,银月高盘云端,清冷的月光散落在这片土地之上。

光线透过交错的枝叶,照进了这幽密的树林之中,面目狰狞的树木在暗处不时发出冰冷的笑声,远方还不时传出窸窣的声音,使这片树林显得格外幽深。

夜晚的黑暗总是那么静谧而又安详,给人带来无限的恐慌,在这无垠的苍穹之下,大陆的另一边也发生着一件件不可知的大事。

“咔嚓”

随着这清脆的响声响起,远方渐渐出现了一个身影,靠近看去,正是肖毅。

“都这么晚了,得赶紧回去了,夜晚的后山不是很安全。”少年飞快地向山下跑去。跑动之中,随着脚尖每一次微微点地,便能窜出好远。

此时的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轻盈之感,这与他平常奔跑的感觉并不一样,腿上充满了力量,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疲惫和酸痛,身体之中还有股力量正源源不断的向腿部涌去,现在一步绝对可以抵的上平时的七八步。

就好像一个普通人突然会了轻功一般,那种感觉与往常不可同日而语。

奔跑途中少年还在仔细感受着身体的其他变化,除了身体的轻盈以及不断涌现的力量外他迫切的想了解身体还发生了哪些变化。

“嗯,视野也变得清晰了,往常这个时候看的没有那么清楚”

不多时他已从山上下来了看了看他的小屋又看了看远处的山峰。从后山跑回来,这么长的一段距离竟然只用了平常时间的三分之一还不到,真是令他感到格外诧异。

“这就是灵气带来的力量么,难怪大陆之上人人做梦都想成为修士,这才刚是聚灵境便有了这等变化,那掌御,天命,甚至是古皇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他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