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修士

灵苍大陆的修士等级被划分为了十个境界分别是;聚灵、锻体、淬灵、掌御、斗武、天命、涅槃、古皇、圣者、至尊。

每个境界分为九阶,一阶最低,九阶最高。至于为什么要分为九阶,而不是五阶,八阶什么的。

据说乃是秉承上苍意志而定的,天下之数以九为尊,九乃是单数之极,没有任何一个单数的存在,可以在他之上,可谓一方之极致,所以境界的极致也就以此为计算了,最高为九阶。

九阶之上便是境界的改变,到他一个全新的领域。

聚灵与锻体改变的都是肉身之力。聚灵,分为两部分感灵和纳灵,感灵就是感知天地灵气,纳灵便是将灵气纳入体内融入自身从而通过灵气锻炼筋骨,淬炼五脏,从而达到聚灵的目的。

锻体,则是以灵气充盈血肉肌肤,不仅能够铸就坚实肉身,气力也会有极大的增长,肉身可抵刀枪之功。双掌可劈金断玉,撕虎裂豹。

这两基础境界都是应用灵气自内向外的改造肉身,虽然都可以简单的应用灵力。但要想真正的改变灵气形态,将其转化为实质的力量还是要到淬灵境才可以。

屋外透过烛台的照耀,一个模糊的影子映在了窗边,看那轮廓依稀能看出,此时的李叔应该是在看书。

意识到李叔还在等他,肖毅悻悻的缩了缩脖子,看了看自己的衣物上面满是杂草和尘土,他知道现在的样子让李叔看到绝对会被批评一顿,便四处拍掸,手忙脚乱的清理了起来。

“入夜了,不进来,是不想回来了,还是要我出门迎你?”李叔的声音自屋内传出,听着这平淡中还有些玩笑的语气,看来他应该没有生气。

“来了来了,我哪敢让您在门口迎接我。我这不是刚从后山上跑回来身上太脏了吗,怕被您老说,想掸干净了再进来。

您看,我这衣衫现在还有些脏呢。”肖毅看着眼前的李叔,掸了掸自己的衣服,指了指示意自己没有说谎。

李博也没有看向他,只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那本书,随即抬起手捻了下书角,又向后翻了一页。然后说了一句“嗯?.....聚灵了”

“呃.......聚灵了。”听着李叔平淡的语气,好像早就料到了一番,肖毅一时之间有些语塞,本来准备好的说辞完全派不上用场。

看着李博面无表情的脸颊,只是自顾自的翻着手中的书,本有些激动的神情也有些尴尬。

他从十岁起就开始锻炼身体就是为了成为修士做准备,努力了那么久,如今终于以修士的身份站在了李叔的面前。可他怎么那么平静呢?连个表示都没有嘛?肖毅满脑子的疑惑。

回来的路上,他还在幻想着李叔见到自己成为了修士一定会很高兴的样子,保不齐还能给自己点好东西的怎么现在这个样子看着跟没事人是的。

肖毅动了动嘴想说却又没有发出声音,犹豫了一下,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书桌前,挠了挠头对李叔说道“那个...这不是到了年岁了嘛,已经可以修行了,所以……今天就尝试了一下,没想到直接就....成功了,和您说一声,让您也高兴高兴。”

虽然李叔面无表情的样子让肖毅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但他语气中却并未有所表现。

他的身影挡住了燃烧的蜡烛,唯一的光源被遮住,书上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李博也不在看书,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肖毅说道。

“你成为修士不是为了我,去休息吧。夜深了,明天和你聊聊。”

“哦......好,我这就去”听着他的回答,肖毅顿时一愣,但又马上回过神来,回答到。

李叔的一言指出了关键所在,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是啊,自己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自己嘛?为什么要感到失望,应该开心一些啊。

他跨过了通往修士之路的门槛已经与常人不同了,他的面前是无垠的苍穹与璀璨的星空。

想到这里原本有些失望的心情也是好了大半,但还是有些地方,令他感到奇怪,刚刚他只是心里感觉有些失望,但嘴上却没有表现出失望的语气。

李叔是怎么知道他心中所想的,莫非他能读懂别人的心思?

算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的聊聊。“哼,脸上虽然平淡无奇,看开还是有所表示的。平常哪里会和我闲聊,明天应该会有大惊喜了”

和李叔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知道李叔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从他以前无意间展露的痕迹来看。怎么也得是个淬灵级别以上的高手,相比会给他不少好东西。

躺在床上的少年脑子飞快的闪动着,想象着明天的交谈画面,到底会给我准备什么好东西呢?绝世神兵,无敌秘籍。想着想着竟控制不住笑出了声来。

若是让李博知道此刻少年的想法一定会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在好好敲打敲打他,真的是异想天开。绝世神兵,无敌秘籍他以为那是大白菜么?

出个门弯下腰就能捡到,要是那样天下就都成驼子了。

愣了一会,少年屋中的灯光渐渐熄灭,屋内逐渐响起了他的鼾声,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呼哧,呼哧,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亮。

李博则是在回想刚才发生的事,他之所这么问肖毅是不是聚灵了,那是因为他从肖毅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变化,但一时又有些说不上来。

最明显的就是肖毅走到书桌前时,体内产生了某种异动让自己感觉有些变扭。说这种感觉是威压又不太像,毕竟他才刚入门,哪里来的威压。

与其说是威压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种威慑,是一种不因他的意志而转移身体内部自发的臣服之感,或者说是一种深刻烙印在血脉之中的恐惧感。

这个结论一出,李博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是何等境界,一个刚成为修士的孩子能让他有这种感觉,可见这个孩子的未来非同凡响,前途不可限量。

夜里静的让人感觉可怕,李博起身在屋内走动了起来,四处打量着。带有油渍的桌子,略显发黑的帐帘,缺了一角的木椅,以及那坑洼的青石板地,这间房子虽然是他盖的,但最近这几年他却没怎么住过,一直都是肖毅独自居住。

今天他想多看看,多看看这里,记住这屋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砖块,每一枚瓦片。因为这里不仅见证了肖毅的成长。更是记录了他快乐而又不可知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