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请你洗头

“公子是否来上一碗!”

依旧是那种僵硬沙哑的死人声。

果然如同李慕然猜测的一样,这种低级缚地灵,会一直被束缚在一个地方,等哪天害的人足够多,从一级缚地灵进化成二级妖鬼,也就算解脱了。

还有一种就是被斩妖司的高人斩杀,也算勉强算是解脱了吧。

不入流的孤魂野鬼,一级的缚地灵,二级的妖鬼,往上就是三级的妖灵,和四级的天妖(妖鬼等级好久没有出现了,防止阅读混乱,补充一下。)

最后便是最神秘和最强大的妖鬼王了。

自成一域,称王称帝。

“公子是否来上一碗!”

僵直沙哑地声音更为压迫急促。

“好心好意让你赚我几十两银子,你不乐意,看来我只能请你大宝剑了!先洗个死人头……”

倏忽间,李慕然内力运转,右手成爪,如同拎着小鸡般,抓着狗肉老板这个死鬼的头颅,就往火锅里砸去。

势大力沉,凶威赫赫。

只听“嘭”地一声,那死鬼店老板的整个身子全部浸在滚烫的火锅里。

霎时间,凄厉诡异的哀嚎声传来,火锅店老板的身体如同干冰消融般,呲呲冒着白烟,阴体越来越小,眼看就要被“融”掉。

“让你免费观看徒手下油锅!”

李慕然邪魅一笑,如罡双拳再次捣出。

嘭嘭啪啪……

火锅哪承受的了如此狂暴可怖的攻击,瞬间便炸成碎片。

滚熟烂烫的狗肉连同汤汁,洒了一地,。

定眼一看,哪是什么狗肉,分明是人的四肢五脏汇合在一起,做成了一锅大杂烩。

“呕……”

腥臭的脏气扑鼻而来,熏的李慕然直欲作呕。

“死!”

李慕然嘴角一抽,一脚将那还在垂死挣扎的死人头踩爆。

叮!

斩杀一级缚地灵(妖鬼)邪念值+2。

随着妖鬼的死去,周围的幻想陡然消失,那冒着滚滚恶臭的人肉,逐渐化作一股黑烟消弭不见,就连店老板的摊位也跟着一起失踪。

这种低级缚地灵,只能在一个小小的范围形成幻象,吸引过往的客人,倘若超出幻象的界限,幻象便会自动消失。

妖鬼被斩杀,幻象没有了加持,也会自动消失。

“你请我喝狗肉汤,我请你洗头,咱们也算扯平了!”

李慕然心中嘀咕一句,便朝着城南的李府走去。

宿主:李慕然

年龄:十八岁

境界:练力境中期。

背景:青州城首富之子

功法:纯阳八极崩,铁臂拳,落燕术,霸剑斩(霸剑三式进化而来。)金壁功(未修炼)

特殊内功:纯阳之力,克制一切妖鬼(不高于自身等级一级)

邪念值:13点(画皮妖三点,米仓两妖鬼6点,加上刚才给的4点。)

邪念等级:一级(升级需要十五点邪念值)

邪念技能:邪念波动,能够察觉周围三十米内的一切风吹草动。(开启邪念波动后,能够感知周围三十米内的妖鬼气息。(不高于自身等级两级)

“竟然有些变化了!”

李慕然端坐在床上,略微意外地看着属性板。

如同开挂一般的纯阳之力,似乎有所限制。

“不高于自身境界一级?”

也就是说以李慕然练力境的实力对应的是二级妖鬼。

而纯阳之力能够镇压一切等级低于三级的妖鬼。

简明地说就是妖灵一下的妖鬼通通一拳打死。

除了发生变化的纯阳之力和邪念波动外,属性板上还多出了一条特殊内功出来。

“纯阳之力是八极崩发生变异衍生而来,

那么,有可能就是说,只要一本功法发生变异就有可能衍生出一种特殊的内力……”

蓦地,李慕然似乎抓住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那岂不是以后修炼寒冰劲,如果发生变异进化,体内会不会衍生出冰封千里的寒冰本源?”

李慕然心里美滋滋,想着那天从侍卫屠基哪里借一本真正的铁裆功来练练。

抛开杂念,李慕然盘膝而坐,从瓷瓶中倒出两粒明黄色的弹丸,手一扬,便如同吃糖豆般,扔进了嘴里。

那明黄色丹丸正是邋遢道人的聚气丹。

李慕然准备用他来冲击练力境后期。

丹丸入口而化,化作一股暖流,瞬间便扩散李慕然全身。

然后洗髓他的四肢百骸,最后,数道暖流聚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内力气流,被他的丹田全部吸收。

此时李慕然闭目而坐,脸庞上隐隐有汗渍溢出,身后被打湿一片。

弹丸所化的内力气流被他瞬间吸收一空,练级境后期的壁垒终于有所松动。

“好像是不够!”

蓦地,李慕然将瓷瓶中剩余的五颗聚气丹全部吞了下去。

轰隆!

一瞬间,强横的气流冲刷而来,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感,让李慕然疼的大汗淋漓。

身体内,那道强横无比的气流由于太过强大,而李慕然只有练力境中期的实力,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快速消化,卡在哪里,导致他此时痛苦不已。

“早知道就不装杯了!”

李慕然咬紧牙关,同时运转自身的内力冲丹田处冲刷而下。

一时间,那道丹丸所产生的强横内力,在李慕然内力的冲击下,竟然快速“流”动。

几息的功夫便全部汇聚成一股更为强横的内力气流,被李慕然的丹田完全吸收掉。

嘭!

内力鼓动,强横内力直接透体而出,爆炸开来。

而此时,李慕然的丹田就犹如一个水桶般,早已被内力灌的满满当当,而他也正式踏入练体境后期。

待到时机成熟,那灌满内力的丹田,凝内力为真气,李慕然也就水到渠成地成了一位聚气境的高手。

练力成气,隔空伤人,

凝气成罡,遇邪不败。

当然这都是后话,李慕然刚踏入练力境后期,这些境界离他还太遥远。

待到李慕然睁开眼睛时,此时已经天亮。

不知不觉中,几个时辰已经过去。

“待把流民的事情告诉便宜老爹一声,让他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府。”

简单收拾一番,李慕然换身衣服便朝着李府大厅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