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是认真的么?

清晨,阳光初照,冷热适宜。

李慕然一路穿过曲门拱廊,转转悠悠地来到李大富的住处。

此时,李大富正认真地翻看着一些账簿。

在他身边,一位绫罗珠翠的美妇人正要把吃剩的早膳端走。

“爹,二娘!”

李慕然请安道。

李慕然的母亲早在十年前便已经过世,这位“二娘”是李大富六年前明媒正娶的。

美妇人性情温和,待人宽厚,多年相处下来,李慕然也就习惯了叫她“二娘。”

只是一个月前二娘说要回乡省亲,这一去就是一个月,想不到今天竟然回来了。

“嗯!”

美妇人点头微笑示意,便端着碗筷出去了。

“慕然来了,坐吧!”

李大富将账簿合上,揉了揉眼。

“昨晚可是在哪水秀坊一夜未归!”

李大富语气平和,也不责备。

“的确是在哪水秀坊呆了一段时间,期间还碰见邋遢道人。”

李慕然也不隐瞒,实话实说,只是把聚气丹的事情给省略了。

“后来遇见一个朋友,他请我吃狗肉火锅,然后我就请他烫了个头……”

“烫头?”

李大富神情疑惑,似乎对“烫头”很感兴趣。

“莫非是那青楼楚馆新出的新鲜玩意!赶明青州城稳定下来,为父也去试一试!”

李慕然:……

父子两个闲聊一会,李慕然沉声道。

“昨天在水秀坊听那邋遢道人说,最近青州城有可能有大事发生。

所以,这段时间父亲最好不要亲自去流民营了!”

“嗯,”

李大富或多或少也得到了一些消息,便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为父会注意,不过,为父今天也有事情给你说。”

李大富脸色凝重,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宣布。

李慕然也觉得奇怪,便疑惑地看着李大富。

李大富老道持成,平时遇事坐怀不乱,看着情况似乎不对。

“我儿现在什么境界了!”

李大富并没有急着回答,反而询问道。

“练力境后期,前两天刚突破的!”

“练力境后期!”

李大富颇为意外。

“本以为你只有练力境中期,没想到这么快便突破到练力境后期了,不过这样更好。”

李大富满意地点了点头凝声道。

“我想让你加入斩妖司!”

李慕然被这便宜老爹突如其来的决定,着实给惊了一下。

“听我说!”

李大富见他不解,便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如今朝纲紊乱,妖鬼四起,西北更有转轮教拔城摧寨,连连攻下十余城……

这大乱之世已经初显,为父也看不清以后的路,说不定那一天咱们李家突然就没了。”

“所以!”

李大富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为父希望你能加入斩妖司。

虽然依旧凶险无比,但凭借着斩妖司的资源,我儿在这混乱之世未必不能有一番作为。”

李大富语重心长,似乎早已有了这个决定。

这个时候李慕然才看出来,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老谋深算。

无条件地年年花费巨资来资助斩妖司。

而且那邋遢老道在水秀坊一年的花销,并不比斩妖司的人花的少……

“看来这个便宜老爹为了自己可没少花费心思啊!”

大周斩妖司,独立于所有部门之外的一个特殊纯在。

威名赫赫,拥有先斩后奏之权。

自然,在招手人手方面也是极其苛刻。

只招收聚气境以上的好手,而且底子必须要清白。

莫说那些富贾阔商,便是连一般名门正派的弟子,都难以如其门墙。

所以,李大富为了能够让他顺利进入斩妖司,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

“行!”

李慕然思索片刻,便毫不犹豫地答应。

加入斩妖司后不仅能够有机会接触更高的功法秘籍。

而且有了斩妖司的身份,对他以后行事大为方便。

百利而无一害。

“你能答应,为父甚是欣慰!”

李大富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满意道。

“三天后,你直接去斩妖司找杨总使,一切我都和他说好了!”

邪念波动启动。

就在李慕然离开房间的时候,他心神一动,将邪念波动启动。

旋即。

一丝淡淡的,若有若无地妖鬼气息被他扑捉到。

“看来我这个二娘不简单啊!”

李慕然望着那美妇人离开的方向颇为奇怪地思考道。

李大富虽然贵为青州城首富,然而整个李府的府邸并不是很大。

占地只有十余亩而已,和青州城其他的巨富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当然,这也是李大富为人老道,持成深滤的原因。

府邸虽不大,但里面布置的却让人惊叹不已。

假山小榭,拱楼画阁,应有尽有。

不知不觉中李慕然便走到了侍卫们所在的区域。

忽然,被一道公鸭嗓子给吸引过去。

“屠基大哥,这次你真是为我们李府侍卫涨了光啦!”

“正是,屠基大哥竟然能够一眼看破那牛妖的身份,是在是让小弟佩服至极!”

“屠基大哥你是怎么识破那妖鬼的身份的,教教我们被!”

“没什么,没什么,雕虫小技而已!”

一道李慕然再熟悉不过,咖喱嘎气的声音传来,看样子对其他侍卫的赞许颇为受用。

“屠基老大请客!”

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瞬间便引爆了这群憨货。

“屠基老大请客!”

“屠基老大请客……”

“咳咳……没打扰你们吧!”

不知何时,李慕然突然出现,惊的这群侍卫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地行礼道。

“参见大少爷!”

“嗯!”

李慕然摆了摆手没有在意,略微有兴趣地看着那满脸横肉,身若铁塔的汉子。

“刚才听侍卫们说,你识破了妖鬼的身份?”

见李慕然问话,屠基撮了撮手,不好意思地嗡声道。

“俺昨天轮班后,和一众弟兄去酒肆喝酒,然后就遇见了一个颇为对脾气的兄弟……

难得遇到有如此对俺老屠脾气的人,所以就多喝了点,再然后……再然后……”

屠基支支吾吾个半天。

“再然后怎么了……”

李慕然颇为不耐烦地斥道。

见自己东家生气,屠基哪还敢有所隐瞒,羞愧道。

“再然后,俺强迫症就犯了,就往他那话上摸去,谁知这一摸可不得了,他竟然比俺的还大上一圈!

俺就寻思着,比俺的还大的,肯定不是正常人,然后就让兄弟们拖着他,俺就偷偷地去告知了斩妖司……”

说道此处屠基似乎兴奋起来。

“好家伙!那人竟然是个牛头妖鬼,怪不得…

“噗……”

李慕然一个没忍住,口水喷了屠基一脸

“这李府到底找了个什么奇葩侍卫,这都能行?”

怪不得刚进门的时候,听见屠基说什么“雕虫小技”的!

斩妖司曾明文布告,凡举报妖鬼和转轮教者,如若查实,赏白银一千两!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这群侍卫今天那么兴奋了。

“你可知那牛头妖鬼的来历?”

李慕然想了一会,忽然问道。

“俺当时喝的太多,就听见他说来自什么扬什么镖局。”

“扬威镖局!那个狼妖的老巢?”

李慕然心中笃定。

那牛头妖鬼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接近这群侍卫们,定然有其他目的。

“我不去找你,你倒是迫不及待地给我来送邪念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