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有血光之灾

夜,灰茫茫的一片。

扬威镖局总镖头邢无定酒饱饭足之后,便提起鬼头刀,兴冲冲地离去。

“金悦酒楼的羊肉不亏是一绝!”

邢无定砸吧砸吧嘴,回味无穷,似乎对刚才的羊肉十分满意。

“如果再来个鲜嫩的人娃打打牙祭就更好了!”

他一脸粗黄络腮胡子,双目细长,好似野兽眼睛,红光闪烁间,妖异血腥。

此狼妖便是轮转教潜伏在青州的副堂主邢无定。

最近青州城妖鬼事件中,失踪的孩童,大部分都入了此獠的口中。

“怎么这个时候还有人?”

邢无定双目阴冷,很是疑惑。

最近青州因为妖鬼事件,早已闹的人心惶惶。

天一黑,哪还敢有人在街上乱逛看,除非那些赌红了眼的赌客,和一些留宿的恩客。

扬威镖局在青州城也算是赫赫有名,不比那些世家大族差多少。

盘踞青州城多年,其旗下资产也是颇多,而刚才的“金悦酒楼”便是自家开的。

就在邢无定疑惑间,那人逐渐和他接近。

一袭绣锦白衫,长身而动,借着月光能够看见那俊逸不凡的相貌。

这不正是李家大少爷李慕然?

“这位阔少半夜没事瞎溜达什么!”

狼妖邢无定也没在意,他拱了拱道。

“这么晚了,大少爷所为何事?”

最近青州城不太平,妖鬼事件频发,邢无定不会觉得眼前这个阔少不知道。

李慕然佯装意外,戏谑一声。

“最近本少爷跟一位奇人异士学了点给人相命的本事,这不是忍不住技痒,看看还有没有人,帮他算上一卦。”

“我信你个鬼!半夜给人算命,你骗鬼的呢!”

邢无定看着有些神经质的李慕然,忍不住舔了舔干裂嘴唇。

心中笃定,待青州城事情了解,定然把这个看着鲜嫩可口的阔少,生吞活吃了不可。

李慕然作为青州城首富之子,身份特殊,况且那李大富又和斩妖司总使杨震关系密切。

如果李家大少莫名失踪,必然会引起斩妖司的高度重视。

况且又到了转轮教计划的紧要关头,对于邢无定来说,得不偿失。

“先让你再养两天!”

邢无定顿时没了兴趣,狼目微垂,便自顾自地朝着扬威镖局的方向走去。

好不容易碰到个活人,李慕然还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相命本事呢,怎么会如此轻易地放过,连忙跟上道。

“邢镖头慢走!本少爷观你面堂发黑,今晚或有血光之灾啊!”

这是人说的话?

当着谁的面说人家面堂发黑,有血光之灾,人家也不乐意啊!

倘若搁现实社会,轻者骂你神经病,暴躁的老哥指不定抓起啤酒瓶就往你头上招呼。

邢无定今晚心情不错,但也忍不住李慕然这样诅咒他,心里暗骂一句,这阔少是不是在水秀坊把脑子piao坏了。

旋即,邢无定若恶狼般的血红双目闪烁,阴狠狠地道。

“李大少说话还是小心点,如此口无遮拦,指不准那天便被妖鬼吃的渣都不剩!”

见那狼妖邢无定生气,李慕然戏谑一笑,大咧咧地走上前去抓起他的手掌道。

“你这掌纹凌乱,犹如天堑隔断,必是横死……”

“你找死!”

邢无定那还受得了,恼怒不已,恶狠狠地想要将李慕然的的脏手甩开。

然而,邢无定只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被一股可怖的力量生生钳住,丝毫动他不得,顿时惊的一身冷汗。

“好胆!”

邢无定暴怒如雷,誓要生吞活吃了眼前的这人。

然而,迎接他的便是一道可怕无匹的拳头。

邢无定只觉得那可怕无匹的狂暴拳影,逐渐在自己的血红瞳孔中绽放……

嘭咔啦!

李慕然这蓄谋已久的狂暴一拳,直接将邢无定直直地砸飞出去。

飞出去的身体,直接将不远处的围墙撞断。

只听一阵嘭咚咔啦的落石声,邢无定被埋了进去。

深夜静寂,偶尔的虫鸣声,似乎也静止了。

滚滚尘烟过后,邢无定被埋在废墟中,不知生死。

“你也想玩阴的?”

邢无定作为转轮教副堂主,本身更是妖灵境的妖鬼,李慕然自然不信自己这出其不意的一拳,能够直接将他毙命。

妖灵境妖鬼,对应人类的境界即使聚气境的高手。

而人类武者,只要突破聚气境,自身内力便转化成真力,激发真力,隔空伤敌。

妖鬼突破到了妖灵境,自身便产生一种妖气,也就是人类武者统称的妖力。

妖力虽然不等同于真力,却又同工异曲之妙。

嘭!

倏忽间,砖石炸裂,只见一道不似人形的黑毛狼妖,手持大刀,穿天而起,一刀朝着李慕然的头顶劈去。

妖芒暴涨,似乎这狂虐一刀,将整个空间流动的空气都凌迟掉。

压抑逼仄的感觉,令李慕然心里一惊。

“果然不能托大,去越级挑战。二阶妖鬼和三阶妖灵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狼妖深耕青州城数十年,走南闯北,一身人类功法,早已炉火纯青,对李慕然来说颇为难缠。

李慕然不敢再有保留,练力境后期的内力疯狂运转,身法落燕术开启。

整个身子犹如飞影惊鸿,落燕归巢般,险而又险地避开这必杀一斩。

噗吭……

妖刀落地,可怖的妖力直接将地面犁出一条深深地细缝。

紧接着,那黑毛狼妖邢无定呲牙咧嘴地咆哮一声,鬼头刀反转,一道朝着李慕然的脖颈削去。

他的刀法快,李慕然的身法更快。

起落间,躲避削来的刀芒,右腿抬起,一脚朝着邢无定的手腕踢去。

“嘎咔!”

鬼头刀应声而落,骨头渣子碎裂的声音响起,李慕然直接一脚将邢无定的右手废掉。

伴随着凄厉痛苦的嚎叫,如同牛犊大小的黑毛狼妖邢无定,哀嚎着舔舐自己受伤的前爪。

血红色狼目闪烁,黑毛炸起,呲牙咧嘴地朝着李慕然猛扑而来。

“我要生吃了你!”

厉声连连,妖气弥漫,李慕然知道黑毛狼妖要玩命了。

“就怕你不来!”

李慕然冷眼一笑,铁臂拳运转,同时纯阳之力开启,一拳重重地朝着袭来的狰狞狼头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