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尘归尘,土归土

“把你的眼睛给我……”

诡异凄厉的声音再次传来。

面对这头至少是妖灵境中期的妖鬼,李慕然一脸凝重不敢大意。

纯阳之力,在面对同等级的妖鬼能够起到全面克制的效果。

但是面对这头阴厉可怕的怪胎,李慕然也不敢保证有没有效果。

“看来要动真格了!”

倏忽间,李慕然直接拔出无锋重剑,全身内力运转,一剑朝着那怪胎的头颅斩去。

“死来!”

无锋剑在内力的全力催动下,宛如擎天一剑,沉重可怕的压迫感,在空间中形成了一道道波纹,席卷而下。

“桀桀……”

尖锐的阴厉声,如同梦魇低语,震的李慕然耳朵嗡嗡作响。

那漂浮在半空中的怪胎妖鬼,似乎察觉到了李慕然这一剑的可怕。

阴厉一声,两双惨白乌紫的手臂,猛然变长,朝着李慕然的手腕抓来,速度奇快无比。

半空中无法借力,眼看着自己就要被那双惨白的鬼手抓住。

李慕然冷喝一声,落燕术再次催动,双脚在空中重叠连点,整个身子硬生生地扭开了那双鬼手的攻击范围。

“嘭呲……”

如同橡皮筋不断生长的惨白鬼手,一时间没了目标,直接一爪抓在地上,发出呲呲地焦臭味。

“有尸毒!”

李慕然惊呼一声,瞬间开启纯阳内力,身子在半空中扭转,一剑朝着怪胎妖鬼的脖颈处削去。

纯阳之力运转,一道煌煌若大日,易辟诸邪的炙热内力,瞬间便被激发而出。

“桀……”

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那怪胎妖鬼的阴体仿佛被大日蒸烤般,呲呲冒烟,不断消融。

“刷刷……”

生死时刻,怪胎妖鬼的畸形双腿呼地拉长,联合拉长的双手,如同标枪般,朝着李慕然急射而去。

“好快!”

眼见这狂暴一剑,不能奏效,李慕然一脚踢在怪胎妖鬼狰狞的脑袋,整个人借力反转,再次高高跃起,落在它袭来的四肢后面。

电光石火间,再次欺身而去,无锋重剑再次横扫出去。

“噗……”

如同坚冰遇见万年地火般,李慕然这一剑横扫直接将怪胎妖鬼的四肢全部斩断。

残肢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最后化作几缕阴气消弭不见。

“桀吼……”

受此重创,怪胎妖鬼疼得眼仰天嘶吼,满是纵横交错的口器中,发出瘆人的声音。

“我要生噬你的灵魂……”

充满怨毒和诡异的惨叫声,似乎都昭示怪胎妖鬼的愤怒。

李慕然不敢大意,在斩断它的四肢之后,借势一个翻滚,和它拉开了距离。

“想不到无往不利的纯阳内力,竟然也奈何不了它。”

妖灵境中期的妖鬼,李慕然还是头一次碰到。

他只是练力境的武者,如若不是靠着纯阳之力,怕是自己只有逃跑的份。

怪胎妖鬼自然不会给李慕然思考的时间。

布满利齿的狰狞巨口猛然一喷,便见无数到腥臭可怖的利齿如同满天骨刺般,朝着李慕然淋了过去。

“刷……”

李慕然神情凝重,手中宽大的无锋重剑,陡然挥动而起,快速在手中旋转起来。

重叠的剑影,呼吸间便形成了一道护体剑墙。

“夺……”

厉啸而来的狰狞骨刺,瞬间和无锋重剑形成的剑墙撞在一起,发出“夺夺夺”的撞击声。

最后全部被李慕然剑神上的真力所绞碎,化作一缕缕阴气,消失不见。

然而这时,李慕然再次运转落燕术,一脚震地而起,握着无锋重剑一剑朝着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怪胎妖鬼刺去。

“噗呲……”

无锋剑直直地将怪胎妖鬼的头颅穿透,蕴藏在剑中的纯阳之力暴发,不断吞噬着它的本体和阴气。

如同置身于滚滚大日中,那怪胎妖鬼,狰狞厉啸,痛苦不已。

而原本被贯穿的头颅轰然张开,一口朝着李慕然吞噬而来,似乎要连人带剑,一口吞没。

“邪念之瞳!”

千钧一发之间,李慕然开启邪念之瞳。

倏忽间,他的两双眼瞳仿佛幻化成漆黑的深渊,一缕缕来自深渊地府的气息,自他的眼瞳中流出,直接将怪胎妖鬼的头颅定在了半空。

感觉到脑海中传来的阵阵刺痛,李慕然脸色一凝,手中无锋剑震荡,在怪胎妖鬼的头颅中快速旋转起来。

“啪啪……”

伴随着可怕刺耳的尖叫声,怪胎妖鬼的血肉,被从里到外层层切割。

最后化作满天粉碎的腥臭血雨,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化作阴气消弭而去。

叮!

斩杀妖灵境妖鬼,邪念值+8

轰隆……

随着怪胎妖鬼被李慕然斩杀,它所制造的幻象也随之破灭。

环顾周身,李慕然发现自己正处于赌鬼王老定的家中。

此时皎月当空,凉风袭来,那还有刚才恐怖气息。

“原来自己一直在这所荒废的院子里打转!”

李慕然哑然一笑,对于这种可怕的幻象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出一点破绽。

回顾今晚的遭遇,李慕然慢慢剥茧问题所在。

“原来自己在答应那个鬼孩子比赛的瞬间便中招了!”

那个时候无论自己和不和他比赛,一样会中招,一样会被幻象所困。

李慕然想了想,除非今夜自己不来城西,不然一定会碰见这个鬼娃娃,后来的事情一样会发生。

“嘭!”

一道爆炸声陡然间传来。

李慕然寻着方向一看,只见破旧院子的石台上,一个诡异的布娃娃轰然爆炸开来,最后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而在熊熊燃烧的火苗中,一段模糊地影像随即出现。

……

一个大户人家,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密密麻麻的客人祝贺着小少爷的诞生。

画面一转。

小少爷四岁了,他聪明伶俐,俊逸不凡,全府的疼爱似乎都给予他一身。

画面再转、

一个賴里賴气的汉子领着手中拿着糖葫芦的小少爷,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一晃三年,小少爷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样子。

只见他骨瘦如柴,全身冻的乌紫,衣服破旧的如同一团烂絮,在冰天雪地中艰难乞讨。

而不远处,那个汉子正凶神恶煞地盯着雪地中的小少爷。

几年后,小少爷更显消瘦,几乎没有了人样子,此时他双眼空洞,被那汉子牵着手,以五两银子卖给了别人。

再之后,小少爷化作厉鬼寻仇没,一口将那拐骗他的汉子吞掉,更是将灵魂囚禁在哪汉子的人皮里。

最后火苗化作小少爷的模样,似乎再向李慕然微笑……

猛然,火苗熄灭。

……

“想必这就是那怪胎妖鬼的本体!而那王老定就是拐骗他的那个汉子吧!”

李慕然无奈地叹了口气。

世间悲惨之事,何其之多,凭他一个人,又如何管的过来……

尘归尘,土归土,不管生前发生任何事情,都随着这一声爆炸而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