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恐怖刀罡

青州城的动乱还在持续。

李慕然收拾好心情,继续朝着城西街坊深处探去。

皎光如玉,凉风吹拂而来,让原本压抑沉闷的城西,似乎从新恢复了正常。

原本漆黑如墨的阴气,随着怪胎妖鬼被李慕然斩杀,而逐渐淡化消弭。

李慕然背负重剑,同时开启邪念波动,想要把城西的潜存的妖鬼一网打尽。

“破阵刀罡!”

倏忽间,一道暴喝声出来,只见距离李慕然半里外的空中。

一刀可怕至极的雪亮道罡,轰斩而出。

可怖刀罡照亮了漆黑无比的夜空,超过数十仗长的罡气巨刀,朝着刀罡下一道渺小的黑衣身影斩去。

“斩妖司总使杨震!”

那可怕的刀罡和熟悉的声音,正是李慕然的顶头上司,斩妖司总使杨震。

“想不到青州城竟然隐藏了一条如此大鱼!”

杨震一身真罡境修为,坐镇一方,手中斩魄刀更是威名赫赫,能让他含怒一击的人,必然也是真罡境的高手。

说时迟,那时快,面对可怖的真力压制,宛若处于罡气汪洋中的黑衣人,倏忽间,竟然激起数百条白丝出来。

那白丝密密麻麻,犹如数白条游龙虚影,呼啸着朝着将近当头斩来的刀罡,绞缠而去。

噼里啪啦……

双方的真力在交汇的瞬间,便激发出可怖的真力动荡。

爆炸而起的真力波动,形成一圈圈真力波纹,几乎将黑夜耀成白昼。

“嗡……”

刀罡轰鸣,缠绕在刀罡上的无数条诡异白丝,发出“嘣嘣嘣”地声音,寸寸断开。

“死!”

杨震怒喝一声,手中斩魄刀奋力一挥,瞬间便将缠绕在刀罡中的白丝全部切断。

最后,数十仗的刀罡轰然落下,将那神秘的黑衣人瞬间淹没。

……

“总使大人!”

李慕然落燕术运转,几个起落,便来到了杨震身边。

杨震缓缓将斩魄刀手气,一脸意外地看着李慕然,吞吐出一口浊气后道。

“城南那群转轮教的流民可是你杀的?”

杨震作为青州城斩妖司总使,旗下有专门收集情报的部门。

像李慕然如此大张旗鼓地斩杀转轮教的信徒,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线。

“想不到你小子隐藏的够深,一身练力境后期的修为,竟然能够斩杀聚气初期的好手!”

杨震白了眼前的这个小子一眼。

“不过你小子下手可真够狠的,巷子几乎都让你变成了屠宰场。”

杨震略感惊讶,并没有多问。

况且每个人都有他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也懒得去刨根问底。

更何况李慕然还是他们斩妖司的大金主。

“很疑惑?”

杨震看着李慕然不时地望着,刚才他和黑衣人战斗的地方,透着略感奇怪的眼神,便神情一凝解释道。

“上半夜,一位斩妖司的兄弟说在城西遇到了非常棘手的诡异事件,想要通知咱们斩妖司总部支援他

但是,几乎在一瞬间哪位兄弟似乎遇见了什么可怕的存在,惨叫一声,接着声音也就越来越小……”

杨震神情凝重,刚毅黝黑的脸上,凝出一丝痛苦之色。

“那位兄弟正是黑鸦山妖鬼事件中,唯一幸存的新人!”

不知何时,杨震从腰间拿出一个酒葫芦,猛灌了两口接着道。

“事情紧迫,我便一路朝着城西的事发地点掠去,后来就遇上了那位神秘的黑衣人。”

结合时间来讲,哪位遇害的兄弟,极有可能是遇到了怪胎妖鬼。

而且那怪胎妖鬼善于蛊惑和制造幻象,一般的斩妖司巡察使,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着了他的道。

李慕然心中盘算一会,便继续开口道。

“杨叔可知道黑衣人的来历?”

“没有半点头绪,他似乎是突然间出现的,更是巧妙地本我碰到……

不过,此人已经被我的”破阵刀罡”所重伤,只要他还在青州城,不出三天我便能找到他!”

杨震一身实打实的真罡境中期的修为,能够在他的全力一刀下,重伤而逃的,修为至少是真罡境初期。

此时,天已泛亮,青州城的动乱也随着转轮教被镇压,渐渐平息。

杨震略感疲惫地摆了摆手,便身影一动,整个化作残影,朝着斩妖司的方向掠去。

“黑衣人、真罡境?”

李慕然心中略有所思。

……

次日,经过流血动乱的一夜,转轮教在青州城的势力,几乎被全部剿灭。

同时聚集在青州城内和城外的流民也逐渐离去,朝着自己的家乡行去。

据说是一神秘道人出手,斩杀了西北转轮教的一个大人物。

然后大周平叛军倾巢而出,接连收复三城。

李慕然手中拿着一份特制的斩妖司邸报,读者最近几天大周王朝所发生的大事。

随着流民渐渐走完,青州城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街坊上,各家各户,客门大开,久违的繁华再次降临。

斩妖司巡察使厅,三天见不着一个活人,李慕然刚刚就任巡查使,也无甚任务派出。

在无聊了两天后,他便整天泡在书录厅中,没事和那个一脸正气的儒生周士奇聊天。

同时也从周士奇口中得知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晋级玄阶巡察使后,便可以凭借功绩点,上兵器厅二楼兑换各种神兵功法,和功能强大的奇珍异宝。

还比如,为什么李慕然在斩妖司呆了三天愣是只见过一位巡察使呢?

周士奇文绉绉地给出了八个字。

“朝不保夕,当以快意!”

通俗点讲就是,我们这群人,经常遇见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早已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说不定那天就狗带了。

何不趁闲暇的时候醉生梦死,快意人生呢!

李慕然给出那群人的评价就是两个字。

“躺平!”

不过说来说去,换做自己,估计也乐意如此。

书录厅就两个人,加上前段时间刚招的一个新人,和“书正”周士奇。

周士奇一身儒衫,端正斯文,平时除了书录,便会拿着基本圣贤书,之乎者也地看着。

有好几次李慕然暗示他去水秀坊喝上一杯,都被他以家里尚有夫人等待为由给拒绝了。

邋遢道人这几天也没出现,估计是掉进水秀坊的坑里出不来了。

李慕然决定晚上去水秀坊一趟,把他从水坑里捞上来。

“好人好事,还是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