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寿命危机

汉光武帝刘秀:“丽华这事办的还是可以的,毕竟阴家对咱们有功,确实没有必要灭全族,杀几个杀鸡儆猴就行了。”

汉高祖刘邦:“无所谓啦,只要咱们大汉好好的就行。”

系统消息:“汉章帝刘炟申请加入群聊。”

汉光武帝刘秀:“刘炟?他是谁?”

汉明帝刘庄:“爹,他是我的第五子,您的孙子,他出生那年,您刚好去世,所以您不认识。”

汉高祖刘邦:“他怎么主动申请进群?难道是有事找祖宗?”

“好事坏事?”汉武帝刘彻道。

秦始皇嬴政:“同意进来不就知道了,说半天有啥用。”

系统消息:“汉章帝刘炟成功进入了群聊。”

“爹,我来了!”汉章帝刘炟。

“儿子,你咋主动就申请进来了?”汉明帝刘庄。

汉章帝刘炟:“这不是有大好事跟爹,还有各位列祖列宗们汇报嘛。”

汉光武帝刘秀:“啥好事?”

汉明帝刘庄:“赶紧说,别绕弯子。”

“好的,爹。”汉章帝刘炟立刻说:“我即位后,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减轻徭役,衣食朴素,实行“与民休息,好儒术”,实现思想活跃、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的局面,我统治时期与您统治时期合称“明章之治”。两度派班超出使西域,使得西域地区重新称藩于大汉!”

汉文帝刘恒:“这不就是我和我儿子文景之治的翻版嘛。”

汉景帝刘启:“后生可畏啊,竟然也是一对优秀父子档。”

汉武帝刘彻:“最重要是,西域又收回来了!”

汉高祖刘邦:“哈哈哈,我大汉又起来了!”

“笑吧,赶紧笑够,后面就有你们哭的。”新朝开国皇帝王莽道。

汉高祖刘邦:“???”

汉武帝刘彻:“???”

汉光武帝刘秀:“???”

汉章帝刘炟:“王莽你什么意思?”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眨了眨眼道:“你们猜。”

“咳咳咳,我好像发现一些细节问题。”秦始皇嬴政道。

汉高祖刘邦:“什么细节?”

秦始皇嬴政:“难道你们没发现,刘炟他很年轻就进来了吗?”

汉光武帝刘秀:“我去,还真是,孙子啊,你挂的时候是几岁?”

“三十二岁…”汉章帝刘炟不好意思说。

汉高祖刘邦:“还好吧,至少比刘盈活的长。”

汉惠帝刘盈:“您可真是我的好爸爸…”

汉前少帝刘恭:“爸爸啊,爷爷好像不太疼你的亚子。”

“你给我闭嘴!”汉惠帝刘盈。

汉前少帝刘恭:“我没说错呀…”

“你们没明白政哥的意思。”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政哥的意思是,你们大汉皇帝寿命质量又开始下降了。”

“知我者,莽弟也。”秦始皇嬴政道。

汉高祖刘邦:“你俩就嫉妒我们老刘家吧,见不得我们好!”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不信拉倒,后面你就知道了。”

秦始皇嬴政:“老刘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刘炟他三十二岁就挂了,你觉得他的继承者有多大?”

汉高祖刘邦:“我去,我还真没注意到这些…”

汉光武帝刘秀忍不住问:“孙子,你挂掉的时候,你的太子几岁?”

“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十岁…”汉章帝刘炟道。

汉高祖刘邦:“……”

汉武帝刘彻:“……”

汉明帝刘庄:“……”

“哈哈哈哈!”秦始皇嬴政与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无情的嘲笑。

汉高祖刘邦:“系统,赶紧把人拉进来,我倒要看看现在大汉怎么样了。”

系统消息:“汉和帝刘肇在系统的邀请下成功进入了群聊。”

“哈哈哈。”秦始皇嬴政继续无情的嘲笑:“这小子看起来比他爹都年轻!”

汉高祖刘邦:“……”

汉章帝刘炟忍不住道:“儿啊,你活了几岁呀?这么年轻就挂了?”

汉和帝刘肇:“二十六呀。”

秦始皇嬴政:“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老刘啊,你们家的寿命开始下滑了。”

汉高祖刘邦:“不想说话…”

汉章帝刘炟:“你怎么那么不争气呢,年纪轻轻二十六就挂了。”

汉和帝刘肇:“没办法啊,得了病,然后就来见祖宗们了。”

汉前少帝刘恭:“就是,你活的时间还没我侄子彻儿在位时间长呢。”

汉惠帝刘盈:“儿子,我感觉你在说我…”

汉朝除了汉高祖刘邦,汉光武帝刘秀,其余众皇皆是一阵无语。

汉武帝刘彻忍不住:“我谢谢您哈,给我拉仇恨。”

“哈哈哈,老刘啊,你孙子还是那么虎,一句话几乎把人都得罪了!”秦始皇嬴政道。

汉高祖刘邦:“政哥啊,貌似我曾孙在位的时间,也比你活的长哦。”

秦始皇嬴政:“……”

汉继帝刘盆子:“真羡慕你们这些活的短的,不像我,只虚活了九十岁而已,太乏味了。”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你说这话,不怕被群殴?”

汉继帝刘盆子:“好吧,我错了,你们继续,我溜了…”

汉高祖刘邦:“算你小子下线快,不然非把你揍一顿,在祖宗们前面还装起来了!”

汉和帝刘肇:“咳咳咳,话说这章我是主角吧。”

系统:“就是就是,禁止闲聊,赶紧回归正题。”

汉和帝刘肇:“虽然我活的短,但我却是将大汉(东汉)推向了极盛的景象!”

秦始皇嬴政:“哟嚯,这年轻人有故事。”

汉高祖刘邦:“赶紧给祖宗们汇报,你是如何从十岁即位的小娃娃,将大汉推向极盛的。”

汉和帝刘肇:“我即位之初,因年纪小,朝政由窦太后临朝称制。”

秦始皇嬴政:“好家伙,又是个太后专权。”

汉高祖刘邦:“这…”

汉惠帝刘盈:“这题我熟。”

汉文帝刘恒:“窦太后?他跟我的窦皇后什么关系?”

汉章帝刘炟:“窦太后是我的皇后,刘肇的养母,只是同姓,没有任何关系。”

“哦,那打扰了。”汉文帝刘恒道。

汉光武帝刘秀:“那你是怎么夺回实权的?”

汉和帝刘肇:“回曾爷爷的话,我是联合宦官扫灭窦氏戚族,夺回实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