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短命皇帝

“什么玩意儿?!”汉高祖刘邦忍不住惊叫:“刘肇刚才你说怎么夺回实权的?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汉和帝刘肇:“联合宦官啊,怎么了高祖爷?”

“我天。”汉光武帝刘秀:“曾孙子难道你不知道从古至今宦官是不能干政的吗,你看看隔壁秦朝的赵高就知道了。”

秦始皇嬴政:“喂喂喂,你们聊你们的,扯我们大秦做什么。”

汉和帝刘肇:“没办法啊,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只能联合宦官对付外戚,不然,我也只是个没有实权的傀儡皇帝。”

秦始皇嬴政:“你们老刘家想掌权的太后还真不少,像我不立后,哪有那么多麻烦事。”

汉高祖刘邦:“得了吧政哥,你是因为赵姬的事,有阴影才没立皇后的吧。”

秦始皇嬴政:“……”

汉和帝刘肇:“祖宗们,虽然我联合宦官夺回大权,但在我治理下的大汉被称之为永元之隆!”

汉高祖刘邦:“永元之隆?那是什么?”

汉和帝刘肇:“永元之隆是指我亲政后开始亲理政事,每日临朝听政,深夜批阅奏章,从不荒怠政事,故有“劳谦有终”之称。我当政时期,曾多次下诏赈济灾民、减免赋税、安置流民、勿违农时,并多次下诏纳贤,在法制上也主张宽刑,并在西域复置西域都护。”

“同时我十分体恤百姓疾苦,多次下诏理冤狱、恤鳏寡、矜孤弱、薄赋敛,告诫上下官吏反省造成天灾人祸的自身原因。元兴元年(105年),垦田面积达732万多顷,为东汉之最,户籍人口达5325万多人。我亲政期间大汉国力达到鼎盛,时人称为“永元之隆”汉和帝刘肇道。

汉武帝刘彻:“你在位时期,大汉最为鼎盛?有点不开心。”

汉宣帝刘病已:“加一。”

“咳咳咳。”汉和帝刘肇:“武帝爷爷,我有个外号,你想知道吗?”

汉武帝刘彻:“什么外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刘肇的外号可是号称“小刘彻!”新朝开国皇帝王莽突然道。

“卧槽!可以的!”汉武帝刘彻。

系统:“莽哥克制一下。”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嘿嘿,没忍住,下次尽量。”

汉高祖刘邦惊喜道:“也就是说,我们大汉又再次走向了巅峰?”

汉和帝刘肇:“是的高祖爷。”

汉高祖刘邦:“好啊!太好啦!”

汉光武帝刘秀:“不愧是我的曾孙子,果然牛!”

秦始皇嬴政:“你们不要高兴太早哦,按照以往的尿性,盛世之下必然大乱。”

汉高祖刘邦:“政哥你又来了,见不得我们好呗。”

秦始皇嬴政:“呵呵,答对了。”

汉高祖刘邦:“……”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刘邦啊,你最好还是信政哥的话,东汉后面进来的几个皇帝,绝对够你吐血的。”

汉高祖刘邦:“???”

汉武帝刘彻:“???”

汉光武帝:“???”

汉和帝刘肇:“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持续坏笑:“嘿嘿,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清楚吗?”

汉和帝刘肇:“我还真就不知道…”

汉高祖刘邦:“别废话了,赶紧摇人。”

系统消息:“汉殇帝刘隆在系统的帮助下进入了群聊。”

秦始皇嬴政:“欢迎众皇帝之中,年龄最小的皇帝进群,大家鼓掌!”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啪啪啪!热烈欢迎!”

胡亥扶苏子婴:“啪啪啪!隆重欢迎!”

系统无语:“夺笋啊你们…”

系统持续无语:“政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始皇嬴政:“嘿嘿,王莽偷偷告诉我的。”

系统:“……”

汉殇帝刘隆:“哇哇哇…”

汉高祖刘邦:“这…”

汉武帝刘彻:“什么情况!”

汉光武帝刘秀:“怎么是个小娃娃,看样子也不到一岁吧…”

“王莽解释一下吧。”系统:“反正这小娃娃就知道哭,话都不会说,要他说明白更加不可能。”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行吧,我就勉为其难的说一下吧。”

“刘隆是刘肇的次子,本来应当立长子的,结果长子体弱多病,而且极其怪异,就立了刘隆为太子。”新朝开国王莽:“刘肇驾崩后,刘隆是太子自然就继位了。”

“刘隆因登基时离出生刚满百天,是继位年龄最小的皇帝,一岁时夭折,也是寿命最短的皇帝,谥号孝殇皇帝,同时被史家称为“八月皇帝”或“百日皇帝”。”新朝开国皇帝王莽道。

汉高祖刘邦:“他那么小,大汉的政务谁来处理?”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当然是刘肇的皇后,现在的邓太后了。”

汉光武帝刘秀:“得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又是外戚掌权,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秦始皇嬴政:“不止哦,你们别忘了,先前刘肇重用宦官,也就是说,刘肇折腾了半天,不止没有把外戚干掉,现在又多了宦官势力。”

汉和帝刘肇:“……”

汉高祖刘邦:“头疼…”

汉惠帝刘盈:“父皇,要不我扶您下去休息?”

汉前少帝刘恭:“就头疼而已,上次皇爷爷吐血都没事。”

汉高祖刘邦:“……”

“我呸!”汉武帝刘彻:“就这,刘肇你小子也好意思叫小刘彻?真给我丢人!”

汉和帝刘肇无奈:“我也很无辜的好吧,人在群里聊,锅从天上来…”

汉高祖刘邦:“我实在想不通,他怎么一岁就挂了呢…”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就夭折了呗。”

秦始皇嬴政:“老刘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从六十多岁的刘秀,到现在的一岁的刘隆,啧啧啧,这落差,哈哈哈。”

汉高祖刘邦无奈:“快闭上你的乌鸦嘴吧!”

汉和帝刘肇:“我就俩儿子现在全挂了,也就是说我绝后了,呜呜呜,太惨了。”

汉光武帝刘秀:“我现在就想知道,咱们大汉的皇位又传到那里了…”

汉高祖刘邦:“再拉,一岁的我都见了,还怕什么,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