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王莽斗法

系统消息:“汉安帝刘祜在系统的邀请下成功进入了群聊。”

汉高祖刘邦:“政哥脸疼吧,谁说我们家出现寿命危机的?”

秦始皇嬴政:“昙花一现而已。”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据我所知,汉安帝刘祜,十二岁继位,三十一岁驾崩,在位十九年,就这,刘邦你就满足了?”

汉高祖刘邦:“活到三十一岁可以了,至少比群里部分刘姓皇帝强吧。”

汉昭帝刘弗陵:“有被冒犯到…”

汉和帝刘肇:“同上!”

部分大汉皇帝:“加一!”

汉惠帝刘盈:“父皇说啥都是对的。”

汉安帝刘祜:“祖宗们好,我是汉章帝之孙,清河孝王刘庆之子。”

汉章帝刘炟:“原来是庆儿的儿子继承了皇位。”

汉和帝刘肇:“怎么会是你继承的皇位?”

“是这样的叔叔。”汉安帝刘祜:“因你的皇长子体弱多病,邓太后与她的哥哥车骑将军邓骘密谋,决定迎立我为皇帝。当时我才十二岁。”

汉光武帝刘秀:“那你继位后,朝政谁说了算?”

汉安帝刘祜:“当然是叔叔的皇后,如今的邓太后!”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哈哈,一朝回到解放前。”

汉高祖刘邦:“头大…”

汉武帝刘彻:“你在位十九年,皇权夺回来了没有?”

汉安帝哭着脸:“哪有那么容易,原本郑众,蔡伦等宦官想要效仿和帝叔叔利用宦官势力废掉邓太后和我,改立平原王为帝,不料走漏的风声,邓太后先发制人,镇压了叛乱!”

秦始皇嬴政:“也就是说,这场夺权风波,跟你屁事没有?”

汉安帝刘祜道:“是啊…”

秦始皇嬴政:“可怜的娃。”

“邓太后一直独霸朝政到我二十六岁,她终于去世了,我也终于开始亲政了,结果外戚刚刚结束,又是宦官当道,就连边疆也不稳定,大汉朝廷内忧外患,百事多艰,首先是河西急报,西域各国不满班超离任后担任西域都护的任尚苛政,纷纷叛汉,接着就是羌族起义,这场战争长达十一年之久,耗费巨大,使得大汉元气大伤!”汉安帝刘祜吐着苦水。

汉高祖刘邦:“气血突然有些飙升,感觉什么东西要爆发了…”

汉惠帝刘盈:“父皇保重身体啊!”

汉武帝刘彻:“曾爷爷,要淡定啊!”

汉光武帝刘秀:“是啊,高祖爷,咱大汉目前三百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相信大汉这次能化险为夷的。”

秦始皇嬴政:“嘿嘿,不过说起来,你们大汉的盛世可真是昙花一现,来的快,去的也快。”

汉高祖刘邦:“政哥,你仿佛在说你自己吧,你的大秦出道即巅峰了。”

秦始皇嬴政:“嘿,还能跟我拌嘴,看来是气消了。”

“不然呢,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能咋办?我相信我们老刘家,一定能再出个能人,化险为夷的!”汉高祖刘邦道。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补刀:“能人倒没有,后面的皇帝会让你更加气血上涌的!”

汉高祖刘邦:“……”

汉武帝刘彻:“???”

汉光武帝刘秀:“???”

系统消息:“汉顺帝刘保在新朝开国皇帝王莽的邀请下成功进入了群聊。”

秦始皇嬴政:“瓦特,你也可以拉人?!”

系统:“我没给你管理员,你怎么拉的人?”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嘿嘿,不告诉你,保持一点神秘。”

秦始皇嬴政:“莽啊,你藏的有点深哦。”

汉光武帝刘秀:“有啥深的,到头来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

“刘秀你再装逼,小心我开挂揍你哈。”新朝开国皇帝王莽。

汉光武帝刘秀:“来呀,让我看看你是的挂厉害,还是我的魔法厉害!”

“嘿,我还就不惯你了!”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接招,看我的降龙十八掌!”

“天外飞石!凝河成冰!”汉光武帝刘秀。

秦始皇嬴政:“我去,这不是比灭六国燃?”

汉高祖刘邦:“秀儿,加油,干翻王莽。”

汉武帝刘彻:“秀儿揍他!”

汉明帝刘庄:“父皇,加油用魔法弄他!”

汉朝众皇:“光武帝必胜!”

系统:“红牌警告,开挂小心封号。”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咳咳咳,刘秀啊,打了一阵,有些累了,不如改日再战吧。”

汉光武帝刘秀:“哼,今天就便宜你了,改日再战吧。”

“算你俩识趣!”系统道。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你别得意,下次我也去学魔法,老爹说过,要用魔法来对付魔法!”

汉光武帝刘秀:“随时恭候!”

秦始皇嬴政:“系统真扫兴啊,我正看着起劲呢,你就出来劝架。”

汉高祖刘邦:“就是就是,再给十几秒,秀儿都能把王莽打得满地找牙了!”

“呵呵。”新朝开国皇帝王莽。

汉武帝刘彻:“对了,刚才王莽是不是拉进来一个人?”

汉光武帝刘秀:“好像是拉进来一个,叫汉顺帝来着吧。”

汉安帝刘祜:“应该是我儿子,儿子,出来跟祖宗们打个招呼。”

“各位祖宗们好,我是汉顺帝刘保。”汉顺帝刘保道。

汉光武帝刘秀:“刚才忙着跟王莽斗法,差点被你小子偷摸过去了。”

汉顺帝刘保:“按道理来说,先被拉进来的不应该是我,应该是东汉前少帝刘懿。”

系统:“那还不是王莽不专业,乱拉!”

新朝开国皇帝王莽:“我乱拉个得,这个刘懿也就在位二百多天,而且还被不认为是东汉的皇帝,拉他进来搞毛,拉进来只会让刘邦的气血喷涌!”

汉高祖刘邦:“???”

汉光武帝刘秀:“到底怎么回事?”

汉顺帝刘保:“这个刘懿是被我爸的皇后,如今的阎太后和他哥哥阎显所立的皇帝。”

汉高祖刘邦:“怎么又是个太后专权,合着刘肇,刘祜,刘保你们三走的是一个路子?”

秦始皇嬴政:“哈哈哈,绝,太绝了,东汉的太后们,一招鲜,吃遍天,简直了!”

汉高祖刘邦:“大汉三代帝王皆是被太后专权,大汉休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