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诱人舞蹈

石玄一行人,来到了郎珏土司的城寨面前。

这个城寨的城墙,是由石头和圆木结合起来的,有三个人的高度。

站在城寨的城墙上面,是一个个皮肤黝黑,身材精壮的汉子!

他们看到石玄一行人来到,一个个对着外人,怒目而视。

知道石玄一行人来到后,郎珏土司打开城寨大门,将他们迎接进去。

石玄见到了郎珏土司。

这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眸子中精光四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郎珏棱角分明的脸上,始终是冰冷的神色。

“不知道蜀王殿下,来我们这里,到底何事?”

他已经听到消息了,说西康布政使司,将一千亩的土地划分给了石玄。

而那一千亩土地,恰好在郎珏土司的地盘下。

这就相当于虎口夺食,对于郎珏土司来说,是不可能给的。

他只是没有想到,那个胆小如数的蜀王,会敢亲自前来。

石玄咧嘴一笑,道:“近日,本王游山玩水,来到贵宝地,想借宿一下!”

借宿?

这个蜀王到底有什么鬼把戏!

“请进!”

郎珏做出来一个邀请的姿势。

虽然不知道石玄到底有什么鬼把戏,不过表面上的客套,还是要做足的。

毕竟,谁让人家,是一个皇子呢!

郎珏为石玄一行人,准备了酒席。

和郎珏一起陪伴石玄的,有郎珏的两个儿子,甘木和巴图。

甘木身材短小精悍,目光中精芒四射,身材和神态,都和郎珏相似。

巴图身材魁梧如同小山,虎背猿臂,长得虎头虎脑。

石玄和郎珏推背还债,酒酣耳热,不过石玄就是决口不提一千亩地的事。

让众人都恍然以为,这个废物皇子,真的是来游山玩水的了。

郎珏还是不以为意,想先挑明,看看石玄的底细。

他举起一杯酒,凝声道:“听闻蜀王刚刚立了一件大功啊!”

他想一步步地,将话题引入到那一千亩地上,看看石玄的态度。

不过石玄怎么容易上道呢!

石玄咧嘴一笑,摆手道:“说来惭愧,都是下面将士顽强,和石某没多大关系!”

“对了,咱们光喝酒有什么意思啊,我从红楼苑带来一个舞女,让她给大家助助兴!”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端坐在石玄身边的柳儿,解开了她的面纱。

面纱打开,露出精致的容颜,雪腻的肌肤。

一时间,让在场的男子,都纷纷傻眼。

看向柳儿的目光,都呆滞了。

这些人长久地生活在蛮荒地带,对于西康省会张掖出来的女子,见到的不多。

柳儿可以称呼的上一个大美女了,不让他们心动才怪呢!

和柳儿比起来,这里百分之九十的女子,都不能要了。

呼!

石玄看到众人面色呆滞,尤其是郎珏以及两个儿子,眼珠子都快要飞出来了。

他想到,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步。

接下来,石玄拨弄琴弦,柳儿轻歌曼舞。

二人配合得当!

一首优美的现代歌舞,从柳儿的樱桃小嘴中,缓缓流淌出来:我就在云深不知处,寻得你好苦。

奈何红尘相逢无人渡。

怎知那惊鸿一幕,漫漫天涯路,天涯尽头去体会孤独。

听的在场的人,思绪飘飞,魂游天外。

长相憨厚的巴图,张大嘴巴,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柳儿的一招一式,都是石玄给训练出来的,完全是根据那种女团出道的诱人舞蹈改编的。

在这里的人们,哪里看到过这种魅惑的舞蹈的,不流哈喇子才怪。

郎珏的眼睛,都要长在柳儿的身上了。

在柳儿收住动作的时候,郎珏浅笑一声,道:“不知能否,邀请姑娘喝一杯酒呢?”

石玄伸出来五根手指,笑嘻嘻道:“怎么样啊,郎珏土司!”

“我可是花费了五千两白银,才将对方给赎回来的!”

五千两白银,蜀王真财大气粗!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倒是值得这个价格!

石玄咳嗽一声,凝声道:“郎珏土司,要是您喜欢的话,我可以让柳儿在这里呆几天,晚上陪你!”

话音落地,郎珏的手指颤抖了一下,酒杯差点滑落在地上。

虽然他掌握着全族女子的第一晚上的权力,不过眼前柳儿这般美妙的女子,他从没有享受过。

他几乎都没有想到,世界还有这么出尘绝艳,妩媚至极的女子。

不过很快,郎珏突然意识到什么!

他突然咧嘴一笑,眼中炽热的光芒,消失大半,变得玩味起来。

“蜀王殿下,原来您在这里,等着在下呢!”

“是不是想用这个女子,来换取我们一千亩地呢?”

郎珏土司,终于将话题给挑明了。

石玄苦笑一声,道:“看来是瞒不过郎珏土司了!”

“既然如此,好吧那我摊牌了,我确实想用柳儿,来换取那一千亩地!”

“而且,我还带来了很多珠宝和银两。”

“不过,是否可以兑换,还要看郎珏土司您的意思。”

“我就暂时住在这里,还请郎珏土司,好好思量一下,给我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