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要是土司就好了

入夜。

石玄让周护院,将巴图带到了他的居所。

巴图脸上挂着不快,见到石玄,就开门见山地道:“蜀王殿下,有什么事情,非要晚上来找我!”

“有什么话还请您快点说,我父亲不让我多和你们来往!”

石玄闻言,表情吃惊。

没想到巴图说话这么爽快和坦诚。

这就好办了。

石玄咧嘴一笑,道:“我看巴图兄弟,是一个英雄,就想结交一下!”

“你知道的,大夏子民,都有尚武的传统,高祖皇帝也是马背上得来的天下。”

“我早就对巴图兄弟的勇猛,有所耳闻,说巴图兄弟力能扛鼎,是郎珏第一勇士,今日一见,果然非凡!”

没想到石玄的一番吹捧,倒是很受用,让巴图飘飘然。

巴图终于咧嘴一笑,露出来洁白的牙齿。

“没想到我巴图的名声,还传到你们的耳朵里去了。”

石玄一看有戏,连忙道:“是的呢!”

“巴图兄弟是个英雄,英雄的话,就要佩戴着一个良好的兵器!”

话毕,他就鼓动了一下手掌,让周护院将兵器给取出来。

这件兵器,就是耗费了石玄几天的时间,打造出来的虎头湛金枪!

枪头为黑金虎头形,虎口吞刃,枪体镀金。

枪身乃铂金铸就,锋利无比,砍刺剁劈,不怕火炼,百炼精铁。

当巴图看到眼前的兵器,顿时眼睛都直了。

石玄估计的不错!

身为一个武夫,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两个。

一个就是兵器战马!

另外一个就是女人!

相比起来阴险内敛的甘木,石玄将目光,定格在性格直爽,胸无城府的巴图身上。

想从巴图的身上,打开一个突破口。

巴图接下来兵器,随手挥舞了一下,顿时弧光展现。

随着动作的挥舞,还出现峥鸣的声音。

而后,巴图将兵器猛然推出,枪头冲击在墙壁上,将墙壁撞出来一个蛛网状的痕迹。

好兵器!

巴图的眼眸当中,释放出来炽热的光芒。

对兵器是爱不释手!

石玄咧嘴一笑,道:“巴图兄弟,你说这件兵器,给您的父亲,他会喜欢吗!”

巴图闻言,脸色骤然变化,变得阴沉如水。

“你刚才不是说给我的吗?”

巴图声色俱厉道,连殿下两个字称呼,都没有叫。

石玄略带为难道:“是的,刚才是想给你的,不过我突然想起来白天说过,要把所有的财物,都贡献给你父亲郎珏土司的!”

“哎,人不能言而无信啊!”

“要是你是土司的话就好了,我就直接放心给你了。”

巴图怒气冲冲地,将虎头湛金枪往地面一戳,气呼呼道:“你想说什么,不要弯弯绕绕!”

石玄咳嗽一声,清了一下嗓子,喃喃说道:“巴图兄弟是郎珏第一勇士,以后肯定是下一任的土司!”

“我将兵器给您父亲,日后你成为土司,还不是会落在您的手里吗!”

提起来这件事情,巴图的脸色更加难看。

因为他知道,下一任的土司,父亲早就有了接班人。

那就是哥哥甘木。

因为父亲郎珏觉得,甘木无论长相,还是气质,还是行事风格,都很像他。

石玄这句话虽然声调很低,不过对巴图来说,却很有杀伤力。

相当于揭开了他的伤疤。

巴图气的在原地跺脚,咬动的钢牙啪啪作响。

“哼!”

他恋恋不舍地抚摸着虎头湛金枪,三步一回首,消失在了石玄的屋子。

巴图出去后,在门口不远处的石凳上,看到了一个绝色美女。

长相妩媚,身材曼妙,肌肤白皙如羊脂美玉。

行动之间,神情款款,一双眸子荡漾着水波。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儿。

柳儿端坐在石凳子山,轻声啜泣,梨花带雨,姿势妩媚。

让刚才还胸膛冒着火气的巴图,气息消散了不少。

白天的时候,巴图看到柳儿的样貌,那曼妙的舞姿,就将柳儿惊为天人。

长期生活在蛮荒地带的他,长这么大,没有见到过这种姿色的女人。

于是,巴图咳嗽一声,抬脚走了过去。

“柳儿姑娘,您怎么在这里哭啊?有什么烦心事吗,告诉巴图,巴图给你解决!”

巴图虽然有万夫不当之勇,不过面对柳儿,却舌头打结,说话都不清楚了。

巴图刚走过去,柳儿就蹭地一下子起身,扑在他的怀中。

柳儿梨花带雨地道:“巴图哥哥,你带着我走吧!”

香软如怀!

柳儿的动作,让巴图脑袋发蒙,心脏狂跳。

“怎么回事?”巴图结结巴巴地道。

柳儿啜泣道:“我们家主人蜀王殿下,为了获得一千亩地,非要我嫁给郎珏土司!”

“可是普天下,柳儿觉得只有巴图哥哥您,才是真的英雄!”

“要是嫁人的话,柳儿也想嫁给巴图哥哥这样的英雄。”

巴图的一只咸猪手搭在柳儿纤细的腰肢上,喃喃说道:“你真的这么想吗?怪不得白天舞蹈的时候,你总是看我!”

“我去找你们蜀王殿下!”

“求他给你自由,让你嫁给我!”

话毕,对方就拉着柳儿的手臂,来到了石玄的房间。

当巴图说明了来意,石玄的表情相当为难。

他叹息一声,道:“巴图兄弟啊,白天的时候,我已经说了要将柳儿给你父亲了,我看你父亲也有松口的意思!”

“要是再反悔的话,你不是让本王言而无信吗!”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哎,你要是土司就好了。”

“所有的财宝,兵器,还有柳儿,都可以归你所有。”

“不过巴图兄弟要有耐心,你作为郎珏第一勇士,等到你父亲宾天,所有的东西,还不都是你的吗!”

再次暴击!

你要是土司就好了!

你要是土司就好了!

巴图的脑海当中,总是回味着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