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让位

当着郎珏土司所有的长老面前,郎珏不情愿地张开嘴唇,说出来一连串的话,表示将位置传给巴图。

“各位一定要像支持我一眼,支持我的儿子巴图!”

郎珏心不甘情不愿地道。

虽然长老们一个个眼神狐疑,不过既然是郎珏的决定,他们也都支持。

巴图在第一时间,就撤换了忠于父亲郎珏的护卫。

将自己带出来的那些人,给安排到了不同的岗位上,让那些支持郎珏的人,全部削为平民,各自回家种田。

这一招,当然也是石玄为巴图想出来的。

为的就是稳固巴图在这里的权利。

郎珏和甘木,被巴图软禁起来了,看护他们的人都是巴图的心腹。

经过几天的改革,巴图顺利获得了权利,成为新一任的土司。

巴图对石玄,已经是感激涕零。

“多谢殿下的帮助!”

“如果殿下不嫌弃的话,那巴图以后愿称呼殿下为兄长!”

“以后巴图愿意为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巴图虽然呆滞木讷,胸无城府,不过却知道,他有眼前的一切都是因为石玄。

因为有了石玄,隐忍在他内心的欲望,才展现出来。

并且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石玄和巴图,歃血为盟,成为了兄弟。

二人对着苍天,高声呼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信誓旦旦!

石玄没想到,他不单单获得了一千亩的良田,还获得了一个兄弟。

有了巴图的支持,以后在西康,他就可以获得更多助力。

临别的前一晚。

柳儿哭哭啼啼地来找到石玄。

“殿下,您真的要将奴婢,一个人给扔在这里吗?”

石玄叹息一声,咧嘴一笑,道:“柳儿,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巴图是这里的土司,你和他一起生活,好在和我这个废物王爷一起!”

“好了,不要让巴图兄弟看到,你老来我这里了。”

柳儿从石玄的怀中挣脱,擦拭了一下眼泪,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石玄的视野。

石玄凝视着对方的背影,叹息一声。

翌日。

巴图亲自为石玄送行,却没有看到柳儿的身影。

看巴图脸色红润,嘴角总挂着笑容的幸福模样,想必对方昨天是春宵一夜风流!

巴图咧嘴一笑,笑呵呵地拍了一下手掌。

接着,从远处走来五十个身体强壮的汉子。

他们每个人身后都背着弓箭,手里都提着砍刀。

每个人的眸子都精光四射,想来都是练家子。

巴图笑呵呵道:“大哥,这是我为你找来的五十个护卫!”

“西康南方一带,多有盗贼出没,有他们保护你,你就放心吧。”

“以后,这些人就是你们府中的护卫!”

石玄一惊,没想到巴图倒是很痛快,一下子赠送给自己五十个护卫。

也罢,现在确实是缺人的时候。

府中的那几个护卫,除了周护院还强一些,其他都是老弱病残了。

是时候增加一些新鲜血液了。

“老弟,那我就不客气了!”石玄拱手道。

经过十几天的长途跋涉,石玄重播回到了西康省会:张掖。

蜀王府。

石玄刚一出现,青萝就宛若小兔子般冲出来,抱住了石玄。

她仿佛经历了生离死别一般,呜呜地哭泣出来。

石玄咳嗽一声,喃喃一笑,道:“青萝,怎么我才走了几天,你就像经历生离死别一样呢!”

青萝擦拭了一下眼泪,哽咽道:“殿下,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你走之前,柳儿递给我一碗疙瘩汤,说是你给我做的!”

“我喝下去之后,就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接着就晕倒了。”

石玄闻言,眉头一凝。

柳儿?

难道在疙瘩汤里面,给下了迷药了吗!

当时临行临别的时候,柳儿却说,是青萝故意躲在屋子里面,谁都不见的。

当时还以为青萝,因为自己将柳儿从红楼苑带出来,而生气了呢!

没想到是昏迷过去了!

是柳儿说谎了?

石玄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回想起来在和柳儿分别的时候,对方幽怨的眼神,石玄的额头都冒出来了汗水。

这个女人,心里面到底有什么想法?

好在,现在对方在巴图的身边,暂时不用担心什么了。

青萝晃动着石玄的胳膊,道:“殿下,你再想什么呢?是不是这次办砸了啊!”

“没事的,目前我们还有上百亩水田了,足够养活我们了。”

石玄苦笑着摇头,道:“不,以后我们人多了,地需要更多!”

话毕,石玄拉着青萝的小手,去了门口。

青萝一看,惊讶的下巴都要脱落在地面了。

原来在门口站着五十个身材精壮的汉子,眼神中精芒四射。

一看就是练家子!

石玄晃动着手中的鱼鳞册,笑嘻嘻道:“如今的郎珏土司,已经变成巴图土司了!”

“而巴图土司,现在变成了我的兄弟!”

“真的啊!”青萝美眸释放出来亮光。

周护院颇为自豪地道:“那必须是真的啊!”

“我们的殿下那真的是足智多谋,就用一件兵器,和一个女人,就撕扯开了巴图和郎珏的裂痕。”

“……”

对方添油加醋,滔滔不绝地道。

不过一转身,他却发现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了。

石玄早就拉着青萝的小手,去了内院了。

石玄对着几十个护卫,瞥了一眼他们手中的武器。

苦笑一声,他喃喃说道:“武器太原始了,周护院,这几天你们要有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