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谁打的你

石玄一下子有了上千亩田地,手下的五十多个护卫,一下子也有的忙了。

当然,他闲暇的时候,将注意力又放在了《太平要术》上面。

这真的是一本囊括万千知识的书籍。

里面的知识一股脑地进入脑海中,确实要有时间来消化一下的。

他在浏览这本书的时候,同时突然想起来,那日的道士张元,突然消失在屋子中的一幕!

很奇怪,却不知道对方为何突然消失了!

就在他苦苦思索的时候,门外一个脸色白皙的男子,急匆匆地冲进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安。

王安惊恐万状地道:“不好了殿下,不好了殿下!”

“别着急,慢慢说!”

石玄示意对方先冷静下来。

王安调整了一下呼吸,沉吟一声道:“我们的田地灌溉,是需要旁边的湄河水的!”

“不过,林九霄府的管家,却带着人将湄河水的上游给堵住了!”

“我们下游没有水的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庄家干死在地面!”

石玄的身上宛若有弹簧一般,蹭地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

“岂有此理!”

“跟我走!”

话毕,石玄就带着一行人,来到了上游堵水的现场。

堵水的人是按察使司林九霄的管家,张奇。

很多下游的百姓,都纷纷上前来理论,对张奇表现的不满。

不过张奇却语气蛮横:“你们这群刁民,我是奉命行事,你们管得着吗!”

“我们怎么管不着,我们下游都没有水了!”

“对,没有水了下游的土地就要干涸了!”

“本来今年大旱,你们一点水都不给我们下游,让我们怎么活下去!”

百姓们纷纷和对方争辩起来。

“我管你们怎么活,你们这种臭虫!”

张奇平日就仗着是林九霄的人,在西康为非作歹,很多人都看不惯。

当看到石玄来到现场,百姓都自觉让开一条道路。

石玄来到张奇的眼前。

张奇还是眼神微眯,用下巴看着石玄。

“哎呦,这不是殿下吗,怎么来这种地方,真是稀客!”

张奇阴阳怪气地道。

在对方的眼里,石玄还是那个游手好闲,逆来顺受,胆小如鼠的王爷而已。

石玄咧嘴一笑,道:“谁让你们堵水的?下游的几千亩地怎么办!”

张奇语气不耐烦,道:“不好意思,我这是奉命行事!”

“至于下游人们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

“大胆,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敢用这么横的语气!”王安教训张奇。

张奇冲着王安啐了口唾沫,道:“老子说话就是这种语气,看不惯你打老子啊!”

“我们这是老爷们的谈话,你哪凉快哪里呆着去!”

这是说王安小太监,不是男人!

王安气的脸色肿胀,就要吐血了:“你你你!”

就在这个时候,石玄给了人群中某人一个眼神。

人群中,不知道谁伸出一脚,,踢在张奇的屁股上,将对方踢翻在地。

“谁?”

张奇猛然回头,却看到身后,是一个个无辜的眼神。

“是你吗?”

“还是你!”

“别冤枉我们啊大人,我们没看见!”

“对啊,我们不知道,没看见是谁!”

啪!

又不知道是谁,一巴掌打在对方的后脑勺上。

“谁,谁打我!”

张奇着急地,就要跳起来了。

四周的人,还是表情无辜,一个个表现的要多么乖顺,就多么乖顺。

张奇对身边的手下道:“刚才看到谁打我了吗?”

“告诉我谁打我,我给他五两,不五十两银子!”

手下的人面带愧色地摇头:“不好意思管家,人太多,没有看到!”

就在这个时候,石玄的一行手下,暗中掏出来黑色麻袋,一下子套住了张奇和手下的脑袋。

而后,暴雨般的拳头就朝着张奇的身上招呼。

本来打人的只有石玄,还有石玄的手下!

四周的百姓,看到对方这么跋扈,也加入了战斗。

本来王安不喜欢打架的,因为刚才张奇嘴巴很贱,气的他也用拳头来招呼对方。

“啊!”

“疼!”

“你们这些刁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我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啊……走着瞧吧……”

“啊!”

张奇一行人转眼之间,被打的鼻青脸肿,很快肿胀成了猪头了。

“谁!”

张奇一张嘴,吐出来两颗混着血液的牙齿。

四周的百姓,恢复了一本正经的神色,仿佛刚才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

“谁,到底是谁!”

没有人回复。

张奇咬动牙齿,狠狠道:“好,你们不说是吗,那我就把你们全部带走!”

公堂上。

这次出现的,除了石玄之外,还有几百个在下游有土地的村民。

石玄是端坐在林九霄的身边的。

虽然石玄是一个不受重视的王子,不过表面功夫,还要做足的。

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恭敬,还是必要的。

林九霄正襟危坐,面色不善地对着下面的百姓。

“你们这群刁民,青天白日下,竟然殴打我府中的人!”

“上游堵水,是因为今年大旱,要保证皇田水量供应!”

“你们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动手打人!”

“说吧,到底是谁,第一个动手的!”

下面的人,没有人言语。

一个身材强壮的汉子道:“大人,我们没有打人啊,我们都看到,是张奇大人自己跌倒的!”

“是啊,自己跌倒的,为什么非要赖在我们头上呢!”

张奇闻言,气的浑身哆嗦,道:“放屁,你们这群刁民,明显合起伙来商量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石玄悄然站起来。

“那我说一句,张奇大人是不是看到了,有人有黑布蒙住你的脑袋?”

张奇面色苦闷,摇摇头。

石玄咳嗽一声,接着道:“那,张奇大人,是不是看到是谁出手打你了?”

张奇都要流出来眼泪了,还是摇头。

石玄咧嘴一笑,最后道:“那张奇大人,在这之前你是否和在场有人,有过仇怨?”

张奇瞥了一眼林九霄,咬动牙齿,还是摇头!

“好的!”

石玄拱手对着林九霄,道:“林大人,我看这件事,可以定案了!”

“这明显就是张奇大人,自己跌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