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水井天锅

在石玄紧罗密布的安排下,蜀味菜馆,终于火辣上线。

很多客人是被里飘出来的香辣气息给吸引过来的。

当他们吃到了第一口这里的菜肴,惊讶的目瞪口呆,下巴都要脱落在地面上。

“这是什么神仙菜肴,怎么这么好吃!”

“这是什么味道啊,怎么吃下去让人感觉这么爽快呢!哈哈!”

“对,从没有这种感觉,那就是一个字爽;两个字,很爽;三个字,非常爽!”

来到这里的客人,都发现连连的感慨。

一传十,十传百。

很快,蜀味餐馆就人员爆满了。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菜肴准备的不够充分,石玄只能无奈地进行排号模式了!

青萝一行人忙前忙后,虽然很辛苦,不过看到那白花花的银两,进入口袋。

心中,便宽慰了很多。

入夜。

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

青的俏脸上,带着几丝疲惫,当然还有惊喜。

“殿下,您猜测一下,今天我们盈利了多少?”

青萝撇着小嘴,神秘兮兮地道。

石玄咳嗽一声,正色道:“额!”

“让我猜测一下,今天的翻桌率应该在百分之二百。”

“按照每桌消费五两银子的话,那营业额大概在七百多。”

“减去成本的话,估计净利润在五百两左右吧!”

青萝听到石玄的话,惊讶的美眸瞪的老大。

她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翻桌率,不过石玄最后说出来的数字,却和她算出来的账务,相差无几。

“殿下,您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个都可以计算出来。”

“没错,我们今天盈利了五百两!”

五百两,在西康省这种贫瘠的省份,应该是巡抚级别的官员,一年的俸禄了。

按照购买力计算的话,相当于现代世界的二十多万软民币了。

呼!

石玄和青萝,相视一笑。

这应该是石玄的第一桶金了。

每天盈利五百多两,那以后还可以开设分店,将分店开到全国去。

到时手白银还不是像水一般,涌入口袋吗!

哈哈!

妙不可言!

如今有了上千亩的土地,加上又有了一个流动印钞机。

石玄的野心,同时大了起来。

有了拿得出手的菜肴,石玄又将目光,定格在了酒水上面。

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如今窖池发酵的酒水,浓度很低,也就是后世十几度的模样。

不过瘾!

石玄决心改良一下酒精的浓度。

要增加酒精的浓度,需要运用到蒸馏和冷凝。

也就是说,需要一台器物,帮助完成这个步骤。

于是,石玄又将目光,定格在了《太平要术》,开物篇。

水井天锅!

在石玄的授意下,府中的几个工匠,七手八脚的忙活起来。

首先,工匠们建造了一个基座。

在基座的上方,架着一个天锅,上下两层的天锅,分别装载着原始酒曲和冷凝水。

之后,就在灶台中添置柴火,对酒精进行蒸馏。

随着温度的升高,酒精的香气弥漫开来。

蒸馏和冷凝完成后,石玄首先获得了一小杯成品。

鼻子凑过去细细闻了一下。

酒精的浓度很高,有现代世界的内味儿了!

不错!

石玄品尝了一口,顿时感觉唇齿留香,一股火辣的气息,沿着食道进入胃部。

在胃部炸开,温暖身躯。

按照口感来计算的话,基本上可以达到四十多度了。

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都不能用爽来形容了!

哈哈,不不错!

石玄又蒸馏出来很多高浓度的白酒,分给工匠们来喝。

当工匠们喝下去的时候,工匠一个个都变得脸色红润。

“哇塞,殿下,这是什么酒水,怎么辛辣爽快!”

“我感觉嘴巴里面,都要着火了一样!”

几个工匠忍不出将所有的酒水,都倒灌下去了。

不多的时间,一个个走路都摇晃了,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打结了。

不过每个人却兴奋的,手舞足蹈。

石玄的前世是一个销售而已,怎么会不知道酒精的作用。

可以说,酒精对身体有一万个坏处!

但,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人变得快乐。

青萝也品尝了一小口,顿时脸色变得宛若红苹果一般。

“殿下,这酒怎么和我们平时喝的,不太一样的呢?”

石玄指着水井天锅,喃喃说道:“这是经过了这个设备的蒸馏和冷凝了。”

“所以浓度比之前要高出来很多。”

青萝笑嘻嘻道:“西康的人们,从没有喝过这种酒水!”

“殿下,不如您给这种酒水,来取一个名字吧,作为我们蜀味餐馆的招牌!”

石玄蓦然点头,道:“没有问题!”

他咳嗽一声,脸上露出来说大事专用表情。

“既然这种酒精,是在茅草搭建的台子上蒸馏出来的!”

“那以后这种酒,就叫做茅草仙酿吧!”

青萝感慨万千,俏脸欣喜,道:“茅草仙酿,好名字的啊!”

石玄同时知道,虽然这个世界有酒精了。

但是像是现代世界的果酒,还是没有的,比如说葡萄酒。

要是酿造出来果酒这种新鲜的品种,没准可以掀起来一股品酒的风潮呢!

想到这里,石玄暗自得意。

“青萝,你知道西康省哪里有葡萄的吗?我想用葡萄来酿酒!”

石玄语气笃定地道。

青萝眼神狐疑,道:“葡萄,还能酿酒吗!”

“是的!”石玄语气坚定。

青萝美眸瞪着石玄,表情诧异。

不过,她随后摇头道:“殿下,我们西康省不种植葡萄!”

“不过,在我们的邻居省,红疆省的哈密地区,生产葡萄。”

“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葡萄的价格,非常的昂贵。”

“可以说,是贵到离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