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是文抄公

“怎么个贵到离谱了?”石玄眨巴着眸子,对着青萝道。

青萝叹息一声,道:“葡萄都是进贡用的物品,而且不容易存储。运送到各地的时候,十不保一,所以价格十分昂贵!”

“哈密的葡萄,饱满多汁,甜美可口,是葡萄当中最好的。

因此,哈密葡萄是用粒来计算价格的,一粒是五十文钱。”

石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粒是五十文钱,那二十粒就是一千文钱,也就是一两个银子了!

一两银子,按照购买力计算的话,就相当于四百多块钱。

这哪里是葡萄的味道,这分明是白银的味道!

石玄咧嘴抽搐,道:“这么贵重,不会在别的地区,种植一些吗!”

青萝摇头道:“别的地区的葡萄,都没有这里长得好,按照很多大学士的说法,哈密地区的光照和土地,好像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哈密地区就是靠着出售葡萄,获得了大量的白银!”

“如今的哈密地区,真的是富得流油呢!”

“也正是富可敌国,加上地处偏僻,哈密王这几年来,有隐隐异动的趋势。”

石玄眉头紧皱。

他知道哈密地区是西域各个国家,进入大夏境内的一条通道。

当年高祖皇帝的骑兵,横扫天下,来到这里后,打败这里统治者,设置了哈密卫,让一人世世代代镇守。

看来,当年那些人的后代,不满足眼前的状况啊!

不过这些不是石玄目前可以考虑的!

他想的是如何多赚钱,在西康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虽然林九霄一行人,已经削籍为民,不过后面还不知道出现一个何种巡抚呢!

在这段时间,要好好的布局,争取获得更多的白银。

免得一群小强们,过来捣乱!

等到实力富可敌国的时候,我看谁还看来,找小爷的毛病。

小爷我就用糖衣炮弹,攻陷敌人的阵地。

石玄对着青萝道:“青萝,我们要赶快将这酒水上线!”

“对了,你让徐长峰村长,在去制造一些陶罐,用来装酒!”

“至于陶罐的大小吗,就按照上一次燃烧瓶的大小,就可以了。”

石玄的餐馆开业,也给徐长峰和石头村,带来了很多的收益。

陶罐都是出自于徐长峰的作坊。

服务员都是来自于石头村。

以后,石玄还想做更多的生意,带动石头村的人,实现富裕的目标。

先富带动后富,先让一小部分人富裕起来。

很快,茅台仙酿连同蜀味餐馆这个名字一起,成为西康省会张掖,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茅台仙酿真的乃是仙家神仙水啊,只要是一口下去,就让人飘飘然了!

是的呢,几杯酒下去,人就感觉像在水里,那种感觉,妙不可言。

对,妙不可言!

很多附庸风雅的读书人,也纷纷来到这里聚会。

一时间,这里成为了张掖有名的网红景点。

为了应景,石玄找出来纸笔,还写出来一首词。

当然,他只是文抄公。

不过为了附庸风雅,提高这里的档次,他很臭不要脸的抄袭了一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一首词写出来后,不仅吸引了很多男子,还吸引来很多女读书人。

很多人来到蜀味餐馆,都会站在墙壁下面,驻足良久,凝视着这首词。

到底是何人的生花妙笔,才可以写出来这种优美的诗词啊?

这是每个站在这里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生发出来的想法。

与此同时。

在西康省会张掖,一百里外的一座小山包上。

一个亭亭玉立,身穿华服的女子,凝视着张掖城,若有所思。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子,看起来像是丫鬟模样。

“小姐,我们马上就要到达张掖城了,你怎么不走了呢!”

“是不是后悔了啊,都说蜀王是一个玩世不恭,酒肉池林的家伙。”

“小姐你怎么当时就答应皇上了呢?”

站在前面的那个华服女子,俏脸布满阴霾。

“皇帝陛下的圣意,你还不知道吗!”

“还不是惧怕父亲在朝廷中的权势,要是我嫁给一个贵胄子弟,就会让我们家族,更加如虎添翼,到时候更加难以节制!”

“身为长平侯的女儿,嫁给一个废物王爷,或许就是我的宿命吧!”

原来这个人就是长乐郡主,长平侯谢谦的女儿,谢颖。

身后的丫鬟安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谢颖美眸中光芒流转,喃喃说道:“对了,小安琪!”

“西康省没有人见过我,不如我们来个把戏如何啊!”

话音落地,谢颖就上前一步,在安琪的耳边轻声呢喃。

当安琪听到了谢颖的言语,惊讶的嘴巴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呼!

“小姐,您这是折煞奴婢吗!”

“要是让外人知道的话,那奴婢可是要掉下来脑袋的啊!”

谢颖笑嘻嘻道:“安琪,又不听话了是吧,姐姐我一会儿又要打你小屁屁了!”

安琪闻言,脸色骤然变化,嘴唇嗫嚅,道:“好的吧!”

“不过奴婢没有扮演过小姐,怕露馅了怎么办?”

谢颖咧嘴一笑,道:“没事的,咱们就是身份互换一下!”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小姐,我就是丫鬟。”

“我会在你身边,提醒你怎么去做的,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