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谁人的诗词

谢颖和安琪二人先进入张掖城中。

他们来到张掖城,就看到人们对蜀味餐馆,议论纷纷。

当二人循着很多人的脚步,来到蜀味餐馆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给惊讶住了。、安琪连连感慨,道:“小姐,没想到张掖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还有这么受欢迎的餐馆呢,我们去看看吧!”

二人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在门口处牌匾上,刻着一首诗词。

正是那《水调歌头》!

谢颖顿时被眼前的一首诗词震惊住了!

她的美眸仿佛长在了诗词上面,忍不住赞叹连连。

“没想到西康地处蛮荒,生活在这里的人,还能有做出来这种呢?”

“这种诗词,读起来朗朗上口,有种仙气飘然的感觉。”

“感觉像是只有天人,才可以做出来的诗词呢。”

安琪瞥了一眼诗词,也是忍不住惊讶。

她是谢颖身边的人,也认识很多字,读起来过很多的诗词。

但是这首诗词,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

让人觉得这首诗词的作者,就像是天人一般!

安琪看到这首诗词,眼神骤然暗淡下来:“小姐!”

“您当初的愿望是嫁给一个读书人的,没想到嫁给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王爷了!”

她也为小姐鸣冤!

不顾谢颖的美眸,却始终是盯着这首诗词,美眸中异彩连连。

“先生,请问这首诗词,是出自于哪位儒家之手啊?”

谢颖对着身边一个路人道。

路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谢颖一眼,喃喃说道:“听说是蜀王府中的人吧,具体是谁,在下也不清楚!”

蜀王府?

就是那个男人的家里面吗!

没想到这个小子不学无术,家里面却养着这么一个大儒呢!

以后一定要向对方请教一下。

婚礼队伍就要来到张掖。

石玄所在的蜀王府,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这是石玄成人后第一次娶亲,因此王府的人,格外重视。

不过石玄的内心,却是忐忑无比。

不知道那个郡主,长相如何,脾气如何!

即便对方是一头猪,那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

男人好难!

远在西康南部的巴图兄弟,知道大哥石玄要娶亲了,也提前来到。

“大哥!”

虽然二人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不过二人的关系却很硬朗。

巴图刚看到石玄,就上前一步,抱住了石玄。

“大哥!恭喜恭喜啊!”

“兄弟我都想死你了!”

“哈哈!”

巴图带来的东西也很多,光白银就一千两。

此外还有精美的绸缎,以及各种名贵药材,不胜枚举。

石玄咧嘴一笑,道:“兄弟,你人来就可以了,不用带这么多东西!”

巴图有几分不悦道:“大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没有大哥,就没有巴图的今天!”

“对了,没有大哥,巴图也找不到一个仙女做老婆啊!”

石玄闻言大惊。

对方说的仙女,就是柳儿了。

没错,在仆人卸下来装备后,柳儿就从人群中出现了。

经过滋润,对方的脸色变得更加白皙起来,双目有神。

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雍容华贵。

石玄的脑海中,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词语:小富婆!

看对方穿金戴银的模样,一看就受到了巴图的宠幸。

不过石玄想起来,柳儿说谎过,就对这个女人警惕起来。

“弟妹也来了啊!”

石玄很礼貌地打招呼。

柳儿咧嘴一笑,笑容如同清风拂面。

“殿下!好久不见了!”

对方的姿势谦卑到了极点,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

“走吧兄弟,哥带你去喝酒!”

话毕,石玄就拉着巴图的胳膊,落荒而逃。

酒桌上。

石玄让蜀味餐馆的人,准备好了一桌酒菜。

当巴图吃了一口菜肴,激动的都要哭泣出来。

“天啊大哥,这个菜肴里面放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好吃啊!”

话毕,对方就抓起来一只羊骨头,不顾形象的啃起来。

“来,喝酒!”

酒也是茅草仙酿!

一口酒下去,巴图的嗓子中宛如着火了一般。

他瞪大了眼睛,宛若发现了新大陆。

“哥哥,这是什么酒啊,力气也太大了吧,爽快!”

“这才是男人该喝的酒啊!”

咕咚咚!

对方不顾形象的举杯痛饮。

石玄咧嘴苦笑一声,道:“兄弟啊,悠着点!”

“仙酿度数很大,可不要一下子就喝醉了啊!”

巴图眼睛眯起来,摇头道:“我巴图才不会醉呢!”

说话间,对方又仰头,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爽快!”

巴图畅快地道。

“对了大哥,你明天就要迎娶郡主了,怎么看你不高兴的模样呢?”

石玄咧嘴苦笑,道:“兄弟,你要是我的话,你能高兴吗!”

“我连对方长相如何,脾气如何都不知道!”

“要是对方是一头猪怎么办!”

“哈哈!”

巴图大咧咧地笑出来声音:“大哥放心好了!”

“要是对方是一头猪的话,那小弟在我地盘上,给哥哥物色几个美女!”

“一定比这酒还要烈的美女!”

在说话的时候,巴图一直灌酒,很快眼神就涣散下来了。

“兄弟,悠着点吧,这酒不能这么喝啊!”石玄劝说道。

不过巴图却没有听。

“没,没事!”

“这酒虽然很烈,不过巴图我还能喝下去七壶酒!”

巴图用手指比划出来一个“六”的数说道。

石玄苦笑一声:“还说没喝醉,你刚才都比划错了!”

话毕,巴图就啪地一声,倒在桌子上了。

石玄凝视着桌子上的三罐酒,嘴角抽搐:“畜生啊,至少喝下去三斤了吧!”

就在他感慨的时候,门外一道馨香传进来。

那是一个聘聘婷婷的女子!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柳儿。

看到柳儿,石玄连忙道:“弟妹,你来的正好,快把巴图给带走吧!”

柳儿却无动于衷。

一双美眸瞪着石玄:“殿下,奴婢就那么可怕吗,殿下怎么这么喜欢躲着奴婢呢!”

说话间,对方伸出葱白的手指,抓住了一根泥鳅。

石玄抖了一个机灵。

这个女人,在老公面前,这是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