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新婚之夜

“殿下,您在吗?”

门外出现青萝的声音。

石玄仿佛听到了天籁,急忙夺路而逃。

青萝在外面,凝视着石玄,喃喃说道:“殿下,冯妈妈已经给您做好了新郎官的衣服,您先去试试!”

话毕,石玄就在青萝的引领下,去了冯妈妈所在的屋子。

石玄套上了一件红色袍子,对着镜子中一照。

没错,一个妥妥的帅哥!

看的身边的青萝还有冯妈妈,眼睛都赤红起来。

时间终于来到了翌日。

蜀王府热闹非凡。

虽然石玄是一个不受重视的皇子,不过毕竟是有皇家血脉的!

很多官员和富商闻讯赶来,送来了贺礼。

巴图为首的人们,对石玄灌酒。

热闹了半天,时间终于来到了晚上,也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石玄在门口停顿了半天,踌躇不前。

屋子里面,倒是是一个仙女,还是一头猪呢!

不管到底是何人,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呼!

石玄收敛了一下神色,慢慢推开门。

他颤颤巍巍地来到了新娘子的眼前。

长乐郡主!

石玄深吸一口气,删伸出手掌,掀开了对方的帘子。

在这个过程当中,石玄几乎忘记了呼吸。

呼!

眼前出现一个白皙的美女,五官清纯,倒是很精致。

还好,起码可以看过去!

石玄的心,终于缓缓地落在了地面上。

他咳嗽一声,正色道:“夫人,天色很晚了,我们要不就休息吧!”

借助着酒精的作用,石玄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伸出咸猪手,就想触摸对方。

“不要,姑爷!”

对面的女子脱口而出。

不过,她突然像是说错了什么,连忙改口,道:“不要,殿下!”

“臣妾这些天身子不舒服,我们还是分床睡吧!”

石玄咧嘴一笑,咳嗽一声道:“分床就不必了吧,你让我睡在哪里去啊!”

“我发誓还不行吗,我就躺在你身边,不动你!”

石玄心中好笑。

这小丫头还很害羞的吗!

不过那又如何呢,以后你就是小爷的人了!

不过就在石玄的身躯,要挪动到床沿边上的时候。

对面“郡主”伸出脚丫,一脚踢在石玄的腰部。

让石玄身形趔趄,后退了好几步,那种想法顿时烟消云散。

石玄咳嗽一声,眼神幽怨地瞪了对方一眼。

“好的吧,我出去睡!”

话音落地,石玄就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消失在原地。

这新郎官当的太惨烈的点吧!

新婚第一天,就被新娘子给赶出来。

当他蓦然打开屋门,却看到一个小丫鬟模样的女子,正在偷听。

可能是石玄的脚步很轻,对方没有察觉到。

当看到石玄打开门,对方俩连忙收敛了一下神色,眼眸低垂,冲着石玄站好。

石玄定睛看这个女子。

眼前的丫鬟打扮的女子,生的皮肤白皙,落落大方。

石玄表情狐疑。

果然是大户人家的丫鬟,举止就是不一般啊!

不过对方刚才偷听,还是让石玄有几分不愉快。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对于远道而来的郡主家属,石玄倒是没有表现的过多责备,语气很平和。

对方道:“小人名字叫安琪,是郡主的贴身丫鬟!”

“殿下,新婚之夜,您怎么出来了呢?”

不说还好,一提起来的话,石玄的脸色如同黑锅底。

“还不是你们家小姐,哎,算了吧!”

“你早点去休息!”

正当石玄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女子叫住他。

“蜀王殿下!”

“听说蜀味餐馆里面,有一首水调歌头的诗词,作者来自于蜀王府中!”

“不知道是哪位大儒,让小人见识一下啊!”

对面的“安琪”目光灼灼地,注视着石玄。

石玄咧嘴一笑,双手摊开,道:“实不相瞒,正是小爷我!”

“您?”

“安琪”的眼神,分明写着四个大字:不可思议!

石玄咧嘴一笑:“怎么,你不相信吗?”

她怎么会相信呢?

石玄已经恶名在外了。

大夏几乎人人都知道,蜀王殿下石玄,就是一个不学无数的贵胄子弟。

酒肉池林!

玩物丧志!

“安琪”蓦然摇头,吐出来舌头,道:“殿下,您真的会开玩笑的啊!”

“一定是您府中的幕僚或者舍人,来写的吧!”

“殿下冒用对方的诗词,那就不好了!”

石玄饶有兴趣地凝视着对方,看着对方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

于是,对眼前着小丫头,有了几分兴趣。

石玄咳嗽一声,正色道:“那你说,该如何才能相信,这首诗词是我作的!”

“安琪”美眸流转,凝声道:“除非,殿下可以当场,在做出来一首水平差不多的诗词!”

石玄做出来一个请的姿势:“好的吧,你来出题!”

“安琪”眼眸凝视着月光,喃喃说道:“水调歌头是描写月光的!”

“那殿下就继续写一首月亮的诗歌吧!”

话毕,对方就宛若看好戏般,凝视着石玄。

在她的心中,石玄做出来的诗句,没准一张嘴就是“一轮大月亮,又圆大又亮”,这种级别的诗词呢!

石玄小子,你就出丑吧!

不过让“安琪”意外的是,石玄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了几首诗歌。

“先来一首简单的吧!”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再来一首字数稍微多一点的!”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石玄嘴巴微张,包含深情地,将一首诗歌跃然纸上。

当吟诗之后,看到对方吃惊的表情,石玄心中暗笑。

小样儿,还想看小爷我出丑,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