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双星失一

“前辈,不知道怎么称呼您?还有,您怎么会有少族长的族老令?”姒灵见大鸟没有恶意,试探性的问道。

“你们可以叫我蓝溪,而族老令嘛,”蓝溪停顿一下,接着说道,“当然是姒无殇给我的,因为我是他的护身奇兽。”

蓝溪说完,一群小孩发出惊叹声。

白王部落的孩童很是崇拜部落的守护神,姒无殇,他们也不例外。而在平时,他们都会询问一些关于姒无殇的事迹,来了解更多。

对于姒无殇的护身兽,孩子们也知道一些,那是一只强大的雷鸟,可不是死了吗,为何今天又突然出现。

姒灵心中也很好奇,但是以她机灵的性格,是不会问出这种问题的,怕犯了什么忌讳。

“抓紧了,我要开始全力飞行,”蓝溪说道,它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后来,蓝溪又夸赞姒灵的鬼主意多,能把一个离窍境耍的团团转。

原来蓝溪在魅九十九拦住他们时就到了,只是看到姒灵的举动,想看看她要干什么。

姒灵说不是她的注意,是以前姒玄光用来逗他们玩的,她只是模仿。

已经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可姒玄光还沉浸在自我意识中,没有苏醒。

天仍没亮,白王部落临时营地。

一人身材魁梧,手持长枪,朝着趴在地上的黑衣人走去。

“你们这群杂鱼,夜袭营地,屠我族人,当诛。”

刀疤一枪刺出,凛冽的风元力包裹枪头,没入魅二胸膛。

魅二只觉得浑身被风元力撕扯,内脏被点点切碎,他很痛苦,在地上不断扑腾,但没有嚎叫一声。

随着魅二的死亡,营地这边的战斗也宣告结束,众人开始疗伤,寻找跑散的小孩。

族人死亡,失踪,白王族人很悲痛,可现在不是缅怀亡者的时候,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可能把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

“呼”

一阵大风吹来,刮得众人难以睁眼,蓝色大鸟落在地上,显露出高贵的鸟姿。

“不用警戒,”刀疤说道,并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恭敬地弯腰,“蓝溪姑奶奶,您怎么来了。”

“碎嘴子,你还活着呢,”蓝溪说道,并不待见刀疤。

“托您的福,一切安好,”刀疤看起来很怕蓝溪,不敢招惹。

“今天没空跟你拌嘴,看好他们,”蓝溪把一个翅膀斜撑在地上,背上的姒玄光一伙顺势滑落。

翅膀一震,蓝溪化为一道闪电,消失在众人眼中,这速度比之前快上不少。

“雷鸟,是奇兽,雷鸟。”

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众人开始沸腾,雷鸟死而复生了?

密林中,杂草旁,姒无殇平躺在地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天空。

姒无殇在追击魅一的路上,一共遇到三组十五个血魂,这些血魂拼死阻挠,消耗了他大量雷元力。

最终,姒无殇身体无法承受突然暴涨的元力,元海中元力暴动,身体使不上力,倒在地上。

要死了吗?真窝囊,竟被几条杂鱼搞得如此狼狈,姒无殇心中憋屈不已。

姒无殇并不惧怕死亡,他幻想过被至强者直接秒杀,也幻想过为保护族人被围攻致死。

可是,姒无殇没想到,会死在自己种下的“永眠禁咒”上。空有一身修为,确无用武之地,何等讽刺。

姒无殇又想到龙绮儿、姒玄光,曾经的老伙计,可他一个将死之人,也管不了这些了,愿他们以后都好好的吧。

“我去,玩这么大,命都快没了,”蓝溪凭借两者间的联系,找到重伤的姒无殇。

当蓝溪看到姒无殇时,心中又惊又怒,想着,这小子疯了吧,一次破开所有封印,这可是好几个大境界跨越,他身体受得了?

久违的声音传来,姒无殇挣扎起半个身子,说道,“前有一群半魔族,他们抢走了我侄子,你去把他带回来。”

“咔”

蓝溪一翅膀打在姒无殇后颈上,把虚弱的姒无殇砍晕过去,叹息道,“我是你的护身奇兽,只能先救你。”

天赋,引雷。

奇兽、妖兽,它们的攻击手段都来自血脉传承,后天无法学习,每级都会觉醒一个天赋技能。

道道天雷落下,威力惊人,全部劈在蓝溪身上,而蓝溪没有受伤,满脸的享受,很是舒服。

蓝溪抬起两个翅膀,翅尖按在姒无殇身上,大量的雷元力不断从姒无殇体内抽出,来缓解元海的压力。

现场雷元力浓郁,姒无殇的身体竟然无意识吸收起来,和蓝溪抽出的速度相比,也慢不了多少。

蓝溪看到此情形,无奈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不喜欢,但还是要用它。”

奇怪的咒语响起,蓝溪两个翅膀开始结印,并点在姒无殇身上,时间持续了足足半柱香时间。

“呼”

蓝溪松了口气,尽管自己不喜欢“永眠禁咒”,但当时还是学会了,不然这次姒无殇就危险了。

“永眠禁咒”重新封印,姒无殇体内的元力快速外涌,境界一路跌落,最终停留在元轨境巅峰,但一直昏迷。

这禁咒果然霸道,但是老娘一天都不会用在自己身上,我可不是大黄狗,蓝溪这样想着。

大黄打出个喷嚏,挠挠鼻子,又接着睡去。

雷鸟把姒无殇交给刀疤后,就离开了,它说不想见那几个小老头。

刀疤接管队伍,安排好临时营地伤员,找回跑散的小孩,就带队返回部落。

白王部落在这一战中损失惨重。

元轨境战死三十一人,其中二十五人自爆,六人被敌人斩杀,基本全员受伤。

小孩死亡五人,受伤六十三人,皆是战斗波及所致,另外被抢走一人,吓傻一人。

领队姒无殇重伤,一直未醒。

最重要的是,两人破禁,恐怕会被监管司监测到元力波动,举族面临危机。

虽然斩杀九十多离窍境,一名神像境修炼者,是大捷。

可在白王部落的队伍中,没人高兴得起来,他们都还沉浸在失去亲友的悲伤中。

现在的刀疤心烦意乱,想到族长一脉本就人丁单薄,可现在一重伤,一失踪,一傻子,他该如何面对族长。

还有那些失去亲人的族人,刀疤能想待会回到部落,战死族人的亲属,撕心裂肺哭丧的场面,着实让人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