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重新振作

刀疤回到部落,把路上所有发生的事禀报族老会。

随后,古老的铜钟发出四次敲击的响声,而有亲人外出执行任务的族人,都赶去演武场,要确定亲人是否无恙。

铜钟四响,安抚亡灵。

不一会儿,很多族人就来到演武场,有些和家人交谈,庆幸亲人无恙;有些询问情况,查看受伤程度;有些失声痛哭,接收遗体遗物。

但是,他们没有责怪任何人,因为外出执行任务的人员就是这样,踏出部落大门就意味着与危险同行,与死亡乱舞。

其他没有亲人在内的族人,他们用眼睛注目着,向这些守护部落的勇士,表达最后的感谢和敬意。

龙绮儿没来演武场,因为姒无殇和姒玄光被直接送回了家。

看到浑身脏乱,重伤昏迷的丈夫,坐在穿踏上呆呆傻傻的儿子,龙绮儿鼻子一酸,两行清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流。

最亲的两个人同时出现不好的状况,任谁也接受不了。

龙绮儿以前也常常看到,姒无殇满身是血的回来,但他至少能吃能动。可这次不同,她丈夫是被人抬回来的,重伤昏迷,不知何时才能转醒。

龙绮儿的内心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她还是要咬牙坚持下去,毕竟整个家庭中只有她的状态还算良好。

龙绮儿帮姒无殇擦拭脏兮兮的脸庞,她会等待丈夫醒来,会找人医好儿子,她的家会和以前一样美满。

姒无殇被抬回家后不久,姒战远和几位族老便到家中,查看姒无殇和姒玄光的身体。

并告诉龙绮儿,以姒无殇的体魄,几天就会醒来,无须担心。

至于姒玄光,并不是被吓傻,而是自我意识封闭,要恢复正常需要一个契机。

后面的几天,白王部落半数人都来看完姒无殇,但没有进屋,只在门口看一下,站立一会就离开,怕打扰姒无殇修养。

姒生、姒玄山、姒玄阳等人,也来找过姒玄光,对他说了很多以前的趣事。

姒玄光还是不吃饭,不动,犹如枯木,如老僧入定,没任何好转的迹象,而身体所需的营养也全部由阿黄供给。

白王部落遭此一难,整个部落情绪低迷,而外界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千部群落现在乱成一锅粥。

千部群落在这几天,也发生了好几件大事。

第一件,狼三脚收完贡税后,就带领狼家人离开,白虾正式成为监管司大监察使,此后十年间为白家监管期。

第二件,白虾一上任,宣布所有部落贡税翻倍,并变卖所有监测元力波动的仪器,认为监测蝼蚁没有必要,也就是在白王部落祭祖队伍被攻击的前一天。

第三件,负责白王部落这一片区域的监管司分处,遭遇袭击,八十四人无一逃脱,全部被杀,其中有四位神像境修炼者,监管司高价悬赏提供条件者。

在回到部落的第三天,姒无殇苏醒过来,身体已无大碍,但元海的损伤需要很长的时间调养。

姒无殇清早醒过来,安慰龙绮儿整整一个早上,下午时,他抱着姒玄光就出门,不知去何地。

“光儿,你不是喜欢掏鸟窝吗?它就在那,你醒过来,父亲掏给你玩。”

歪脖子树下,姒无殇抱着姒玄光,指着束冠鸟窝说道。

束冠鸟在窝中瑟瑟发抖,它睡个午觉醒来,就发觉一大一小两个人在树下。

它才探出个头去,要看个究竟,一股强大的威压将其笼罩,吓得它连蛋都不知道捂了看到姒玄光没有反应,姒无殇知道这里行不通,要换个地点。

“还记得这里吗,你第一次来对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很好奇,说这地下密室很漂亮,要是晚上天天能在这睡就好了。”

“血幽冥借黑炭要掳走小影,老祖姒星空依附在你身上,与其展开绚烂的大战。事后,你告诉我,你要像老祖一样强,你要成为像他一样的领袖,让白部落重现远古辉煌。”

“你在不醒过来,别说无法领导族人,还会成为部落的累赘。”

“堂堂男子汉,一口吐沫一个钉,只会吹牛可不行,小影会笑你的。”

姒无殇在地下密室,跟儿子说着过往的种种,每当提到“小影”时,他的身体就有所反应。

这细微的变化,当然被姒无殇察觉,他在浪费小半天时间后,终于找到突破口——姒玄影姒无殇心中顿时有了想法,抱着姒玄光离开地下密室,朝着两间木屋跑去。

路上,族人们看到醒来的少族长,纷纷问候,但都被忽略了,此时的姒无殇心中只有他儿子。

“完了,不会父子俩都魔怔了吧,”路人甲说道。

“砰”

姒无殇用力推开木门,一个大步迈进房间里。

“光儿,你可能没来过此地,这是你六年前出生的产房,你玄影弟弟就在隔壁。”

“你和小影同年同日同时出生,出生时协天地异象,有同命兽随身,何等天骄。”

姒无殇看到姒玄光手指微动,看到希望,又接着说道。

“你不是说过弟弟瘦弱,做哥哥的要保护他。”

“现在,小影被坏人抓走了,我琐事缠身,离不开身,只有你能去找他。”

“你在不醒来,你在不去找小影,小影就真的回不来了。”

姒无殇看着身体有反应,意识醒不过来的姒玄影,心中焦急万分。

姒无殇待在产房中,想到同命兽的事情,那句“同命兽,逆天行,遭天妒,其主命途多舛,难存于世,”浮现在脑海中。

姒玄影,开元时闹出大动静,生命本源流失严重,生命垂危,现在被半魔掠去,生死不知。

姒玄光,开元时体质特殊,天赋劣等,今后的修炼之路注定艰难,如今自我意识封闭,不知何时能清醒。

姒无殇一声怒骂,几滴泪水随之落下。

姒无殇竟然哭了,这位历经无数磨难,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男人,他落泪了。

家人就是姒无殇的软肋,哪怕自己受伤,也要保全家人,这就是他的责任与担当。

“阿爹,你怎么哭了,”姒玄光的声音响起。

姒玄光在听到“小影”两个字时,心中不断暗示自己:不能逃避,面对现实。终于,他走出心理阴影,心性上更上一层楼,对往后的修炼也是有着很大的助力。

“瞎说,你阿爹怎么会哭,”姒无殇嘴上说着,手则是一把将儿子抱在怀中。

“小影怎么啦?”姒玄光问道,他自我意识封闭后,对外界的事一概不知。

这些事情姒玄光早晚会知道,姒无殇也没有隐瞒,耐心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

“少族长,监管司总部来人,族长让你过去议事大厅,”屋外有人喊道。

麻烦来了,姒无殇开始思量起应对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