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启动天择

监管司派出三人到分处被灭的区域调查,现在人已经在白王部落中。

监管司来人,询问百万部落祭祖遇袭的具体情况,随机性的问了在场的好几百人。

但是,白王部落一早统一口径,他们所提的问题,从所有人口中得到的说法都大致相同,未发现蹊跷。

姒战远作为族长,自然也是被盘问的对象,而他的说辞和其他族人无二,只是姒战远多拿出一块腰牌,说是族人在遇袭现场捡到的。

牌子正面有一颗不知是狼牙,还是狗牙的图案,它代表的是一方匪贼——独牙山。

问道姒玄光时,他说自己在战斗开始时,被人踹了脚,便晕过去,今天才醒过来,什么也不知道。

监管司来人整理口述记录,得出一些结论。

一是,袭击白王族人的小队,有百人左右,修为高,但不恋战,杀一些人就走掉了,像是一场偶然间的遭遇战。

二是,白王族人遭袭,监管司分处被灭,两者相隔时间较短,都应该和这个神秘小队有着必然联系。

三是,如果白王部落说的,和所提供的物品都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和独牙山,及其背后的势力肯定脱不开干系。

当然,这三人除了收集有用线索,之外的,他们不会去管,也不想去管。毕竟,他们在监管司也就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至于上层的权利斗争,他们没资格插手监管司来人问完白王部落遭遇袭击的事,又开始悬赏,凡是提供分处被灭线索的,重重有赏。

提供一般线索的人,赏一万元晶,提供重要线索的人,赏十万元晶,提供准确线索的人,赏百万元晶。

神经大条的刀疤竟然跑去找监管司的人,说是有线索提供,结果被族人开玩笑的喊了好几个月“走狗”。

刀疤一共去了二十几次,提供了二十几次线索,拿了二十几万元晶。

监管司来人也问过刀疤,为何对事发当时的过程,知道的如此详细。

刀疤说,自己外出采药,听到打斗声便过去看,结果看到一半,被战斗的元力余波给震晕过去,醒来已是今天。

他今天刚回到部落,就听说监管司来搜集线索,于是赶忙过来说明情况,希望能帮到监管司,他还对当时没能力出手帮助表示自责。

监管司来人询问相关细节,没发现不妥之处,只好暂且相信后来,监管司来人都烦他,老是提供些无关紧要的线索,例如,袭击分处的人,用什么兵器、攻击手段、身高体型、衣服颜色。

又无可奈何,谁叫刀疤提供的线索和事发现场,有一些关联,多少能让他们回去交差。

最后,监管司的人要走,刀疤还偷偷摸摸的找过去,拿出独牙山的腰牌,说是在战圈周边找到的,又骗了十万元晶。

监管司的人走了,他们并未怀疑白王部落,因为土著不是他们排查的对象。

用白虾的话说,定是摇光城的势力所为,区区土著翻不了天。

送走监管司的人,族长发起并召开一次族老会议,决定:启动天择。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是最原始,最野性的丛林法则,要么适应陌生的环境,要么被环境淘汰。

白王部落以前培养后代,均是把开元后的孩子做上标记,然后送到陌生的环境,两年后派人去接回。

在这段时间内,族中不会,也不能提供任何帮助,在外的面的孩子生死只能靠自己。

天择用来培养人很残酷,很冷血,但是十分有效,最后活下来的人,大多数成为了强者,这也是以前的白王部落强者如云的原因之一。

但是由于此手段过于违背人性,反对的族人增多,被慢慢废除,只有在小范围内运用。

本次天择的人选一共六人,由族长提名,族老会通过。会议上部分族老出来反对过,说姒战远是为了姒玄光,让其他人当垫脚石,同时风险过大,不同意。

姒战远也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但从大局上来看,是为了白王部落,为了族人,顺承祖训。

在姒战远拿出祖先留下的预言时,族老们看了第一句“蜃龙现世,双星降临,人皇崛起,”便欣然同意了,口中大喊“天佑白王”。

被选中的孩子也非泛泛之辈,都有过人之处。

六人分别是姒玄山、姒玄阳、姒青、姒灵、姒玄奇和姒玄光,姒玄奇是六族老一脉,金属性,皇极天赋。不知是不是受他阿公影响,平时寡言少语。

除去姒玄光,五人都是皇极天赋,元力属性分别是,土、火、水、木、金,刚好凑够五行元力。

姒玄光的天赋是略微差了点,但他身怀无属性元力,有同命兽加身,还有部落百年难得一见的,劣等天赋,也算不凡。

人选是敲定了,可最麻烦的还是,给这些小孩的家长做思想工作。

要是家长不同意,也不好用强,毕竟天择现在只在小范围使用,大多数族人都已经淡忘。

突然有人说,要把你家的孩子丢在外面两年,生死勿论,两年后再接回来,有几个大人能同意。

族老会最后决定,哪一脉的小孩,由那一脉的族老去说服家长。

而姒玄光家可就热闹了,龙绮儿听到儿子在天择的名单里,硬是把姒无殇骂个狗血淋头。

说姒无殇在族老会中,也不出言反对,他就是天择活下来的人之一,难道要让儿子去遭受他以前的苦难。

说完哭嚷着,儿子是她的心头肉,不让儿子去参与天择,她不同意。

“娘亲,让我去吧,经过天择历练就会变强,说不定还能在外面遇到小影,”姒玄光劝导母亲,表明自己的想法。

龙绮儿听到儿子的话语,声音哽咽,说不出话,抱着姒玄光痛哭。她知道,小影现在是拉住他儿子的稻草,不能让其断了,只能顺从。

姒无殇见妻子同意,也上前安慰道:“我在儿子体内种下雷鸟印记,没人知道,必要时可召唤蓝溪,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尽管如此,龙绮儿还是很生气,她觉得是姒无殇把儿子赶出了家门,让儿子去南荒大山中受苦,罚姒无殇一月不准进房睡觉。

部落为了让参加天择的孩子能,更好的适应外界环境,能全部活下来,对他们展开了残酷的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