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逃命

夏侯惇闻言一头雾水,说道:“你认得我?”

此时曹仁与夏侯渊也走到夏侯惇身边,凝神备战。

郝仁看着夏侯惇身边两人虎背熊腰,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心道:“小楠,这两个人也分析一下。”

“夏侯渊,血量八千,攻击一万,护甲六千,生命回复300;曹仁,血量一万五,攻击六千,护甲一万三,生命回复1000”

“这曹仁也太扯了吧!这典型的坦克啊!”郝仁自言自语道。

曹仁闻言愣了一下,说道:“我们素未谋面,你怎知我姓名,还有,坦克是何意?”

郝仁摆了摆说道:“啊,没什么,三位大佬是来拿我的?”

夏侯惇三人互相看了看,郝仁说的话有些他们并不明白什么意思,也许是他的家乡话吧。

曹仁笑道:“壮士本事卓绝,为何委身事賊?如今张梁、张宝已败,壮士何不弃暗投明?”

郝仁看了看脑海中八万多护甲,安下心来,笑道:“我要说我不是黄巾,你们信不信?”

不是黄巾賊?不是黄巾賊你在这挡了三个时辰,张宝因为你的拦截早已逃之夭夭。

很明显,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包括郝仁自己,都不信自己是黄巾賊。

夏侯惇抬起手中大刀说道:“不是黄巾賊?我们兄弟敬你是个壮士,方才有闲心与你交谈,你却反而戏耍我等,休要胡言,先吃我三刀!”

说罢夏侯惇便杀了上来,郝仁赶忙挥手道:“好好好!我承认自己是黄巾行了吧?你是大佬,我打不过你,你说了算!”

郝仁嘴上这么说着,心道:“小楠,我现在有三万五的战功,想换一件装备。”

“好的,宿主想换什么装备?”

“最后的轻语!”

郝仁发现了,他遇到的名将一个个护甲高的离谱,只有通过轻语来穿甲了,就是不知道轻语能穿多少。

“宿主可是要兑换多米尼克领主的致意?”

“对,就是这个,改了名真难念,还是轻语叫的习惯。”

“多米尼克领主的致意传说,价格:30000战功,+300攻击力,+350%护甲穿透,+200%暴击几率,被动-巨人杀手:对最大生命值大于你的敌方英雄造成伤害时,提供至多150%额外物理伤害.”

听着小楠的简介,郝仁傻眼了,加300攻击力?比四把无尽都多?百分之三百五十穿甲?相比之下猴子q技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小……小楠,你不会是逗我开心呢吧?这是提升了十倍数据么?”

“是的,因为战功是金币的十倍,所以加成也是原来的十倍。”

“那英雄也提升了十倍,岂不是……”

“英雄的属性可以叠加,技能是不变的。”

“英雄的事后面再说吧,先给我换一把轻语!快!赶紧的,眼前这三个人感觉随时要吃了我的感觉。”

“已为宿主兑换多米尼克领主的致意传说。”

郝仁兑换轻语后瞬间精神抖擞,单手持棍挑衅道:“来,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死的很有节奏感!”

夏侯惇虽然听不懂郝仁的话,但是挑衅的动作他却是看得懂的,顿时大怒,挥刀冲了上来。

夏侯渊、曹仁见状也挥舞着大刀冲杀上来。

“腾云突击!”只见三个郝仁同时攻上三人,紧接着粉碎打击攻上夏侯渊,“大!闹!天!宫!”随着郝仁大喝,三人瞬间被挑飞上天,两秒后三人刚刚缓过神来,又被挑飞。

从空中落下后,三人大怒,大喝一声冲杀上来。

郝仁eaqr一套连招打的行云流水,然而三人却连个皮都没蹭破。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四人战作一团,你来我往,武器朝着对方招呼了半天,谁也没受一点伤。

即使有轻语的加成,郝仁能打出的最大伤害也不超过四千,甚至三千都难,然而三人护甲最低都有六千,加上生命回复,郝仁造成的那点伤害根本不够看。

四人虽然谁也奈何不得谁,但是周围围观的官军却遭殃了,不时的有人被郝仁挑飞,无奈之下,四人的战圈越来越大,大到都超出了郝仁腾云突击的范围。

郝仁与三人斗了将近一个时辰后,原本意气风发要让夏侯惇三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郝仁,第一次体会到深深地无力感。

原本他还想着再过几日就要找关二哥单挑去,结果先被结结实实的一顿打脸,如今郝仁还能勉力坚持,是因为猴子的被动,就战斗上而言,郝仁已经被三人吊打了。

甚至曹仁和夏侯渊都收手在一旁观战了,单一个夏侯惇就足够碾压郝仁了。

“唉……差距还是很大啊,再打下去也没意义了,找个机会突围吧。”

郝仁心念及此,一个真假猴王骗过夏侯惇后,趁着几秒钟隐身时间飞速向最近的官兵奔去,一招腾云突击拉进距离,紧接着大闹天宫,瞬间打开了一个缺口。

这一系列动作只在几秒钟之间,等夏侯惇反应过来的时候,郝仁已经在围观吃瓜的官军中转了起来了。

夏侯惇顿时大怒,挥刀追杀上去。

郝仁哪儿肯在和这三位大爷交手,哪儿人多往哪儿钻,一时间官军大乱。

朱俊见状大喝道:“列阵!不许乱!”

随着旗令官挥动令旗,官军迅速重新布阵,郝仁见状不禁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心道:“这才是大将之才,国之栋梁,莫说指挥千军万马,现在让我能把一百个人指挥好都难。”

心中佩服,但是脚下却不敢停,因为郝仁身后三个大佬一指紧追不舍,仿佛不拿下郝仁誓不罢休一般。

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夏侯惇、夏侯渊、曹仁追着郝仁跑,郝仁追着大部队跑,官军又不断的变换阵型为夏侯惇三人提供追郝仁的捷径,又不停的利用阵型将郝仁困于阵中。

如此这般整整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眼见太阳露头,郝仁终于找到突破口冲了出来,仓皇逃窜。

一路上真假猴王冷却一好就用,借助各种隐蔽身形的建筑、树木遮挡追兵视野。

太阳升起后,郝仁终于将那三个催命大佬甩了,长舒一口气后,将追上的百余人打倒后继续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