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该认怂时就认怂

半个时辰后,脑海中的护甲终于降到三位数后,郝仁终于能暂时休息一会了,郝仁虽然精力充足,但是这一路跑路又一夜大战却是让他十分心力交瘁。

刚刚喘了几口气后,忽然脑海中护甲值瞬间飙升,直到快两万时这才停住。

郝仁大怒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老子不跑了!我倒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过来送战功!”

郝仁看到远处尘土飞扬,起身气势汹汹的迎了上去,看这架势是不把这些人全打趴下誓不罢休。

“今天不把你们打的妈都不认识,我这郝字就倒……”

郝仁话说一半硬是咽了回去,因为官军领头的他认识,绿袍长髯青龙偃月刀,关羽关云长。

郝仁快要哭了,刚刚逃出狼窝,如今又进虎穴,刘关张三人怎么会跑到颖川来,上一次见面不是在青州么?

关羽也远远的看到了气势汹汹走向自己队伍的郝仁,心中也十分疑惑,他们解了青州之围后刘备便提议支援颖川,于是邹靖分了他一千人再加上刘关张本部一千人,两千余人昼夜赶路支援颖川而来。

关羽带着五百人为先头部队,刘备张飞紧随其后,然而他们今天刚刚赶到就听说黄巾军大败,于是便要去朱俊、皇甫嵩那里报道,路上竟然遇到了郝仁,而且这人好像还要揍自己的样子。

关羽纵马上前,说道:“来将可是郝仁?”

郝仁此时进退两难,心虚的说道:“我要说我不是,你信不信?”

关羽说道:“大丈夫立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只数日时间,我怎么会认错,你休要抵赖!”

郝仁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还问……”

关羽抬起青龙偃月刀喝道:“郝仁,你拦我去路是何用意!”

郝仁双手赶忙摆了摆,说道:“没没没,你先过,我就是路过,路过。”

“何事停留?”刘备纵马上前问道,又看到路中间的郝仁,疑惑道:“郝仁?你这是意欲何为?”

郝仁赶忙说道:“玄德公,我路过,路过,不影响你们,你们请便。”

刘备一脸疑惑的看向关羽,关羽也看向刘备,刘备说道:“既然如此,我等有事在身,他日相见再来叙旧!”

关羽小声说道:“大哥,这人是黄巾賊,邹将军还被他伏击过两次,这样放他走,我们怎么向刘焉太守交代?”

刘备说道:“此人与他人不同,刘太守与我同为汉室宗亲,他那里我去解释。”

关羽点点头,看了一眼郝仁后纵马扬长而去,刘备抱拳道:“后会有期!”

郝仁也赶忙抱拳回礼。

看着两千多人浩浩荡荡的离去,郝仁看着脑海中三位数的护甲,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总算安全了……”

于是也顾不上满身灰尘,就近找了一条小溪洗了洗脸便倒在一边呼呼大睡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郝仁感觉到有人碰了碰自己,顿时感觉不妙,抄起身旁的棍子就要拼命。

这些日子的历练,已经让一个宅男的心磨练成如同杀手一般敏感,也或许这就是郝仁的本性呢?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小的并无恶意。”

郝仁闻言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凝神看去,只见约莫百十人在自己周围,有站着恭候的,也有趴在溪边喝水的,男女老少都有,郝仁能猜的出来,这些人应该是黄巾军。

看着脑海中90.5的护甲,心终于放了下来。

郝仁问道:“你们?有事吗?”

身边一个黄巾大汉说道:“小的奉地公将军收拢散逃的部队,将军可是昨夜以一人之力阻敌数万的郝仁将军?”

郝仁点点头,问道:“你认得我?”

那大汉笑道:“郝将军说笑了,您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涿郡以一人之力追杀数千官军,又听闻将军以一人之力独挡青州数万大军。”

郝仁更加疑惑了,青州安顿好那三千人后,郝仁便连夜赶往颖川,要说幽州的事能传过来他暂且相信,青州的事是怎么这么快传来的?

看着陷入疑惑中的郝仁,那大汉笑道:“将军且随我来,地公将军就在前方不远处收拢军队呢。”

郝仁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询问消息是怎么这么快传来的,万一自己绕了远路,败兵抄了近路赶来,那自己刚刚树立起的战神形象岂不是要挂上一个路痴的标志?

其实郝仁并不想参与黄巾之乱,幽州他是不得已才反抗的,青州他也是不忍看着数千人死在自己眼皮底下,至于为什么星夜兼程赶往颖川。

他也不是特别明确,也许就是冲着战功而来;也许他听到各方人马齐聚颖川,张梁张宝若是败了,又不知死多少人,为了救人而来;也许是为了探索心中疑惑而来。

反正无论什么原因,他来了,既然来了,也既然动手了,那么见一见黄巾之乱的始作俑者张梁、张宝,郝仁还是挺想去的。

看到郝仁点头,那大汉当即前头引路,众黄巾也跟着一同前去,郝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脑海中两万出头的战功,心道:“等见过张梁、张宝后再好好消费一下。”

半个时辰后,越来越多的黄巾出现在郝仁的视野里,不停的有全副武装的黄巾军四处巡逻,不多久,一座巨大的营寨出现在视野中。

郝仁一路上并不想和谁交流,或者说,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和谁好好交流过,也许是他宅男的性格,也许是他还没有适应这个世界。

所以领头的大汉一路阿谀奉承郝仁一概不理,甚至连他的自我介绍都没记住。

那大汉见郝仁不理自己也不自己找不自在,径直的带路。

看着眼前巨大的营寨,寨门紧闭,许许多多身着盔甲武器的士兵在寨前来来往往,这和郝仁常见的黄巾差距太大了,这才是军队,以前看到的,更像是拖家带口逃难的。

只听领头一声大喝:“郝将军在此,快开寨门!”

营寨上的士兵闻言,惊喜的回道:“郝将军稍待,我这就去禀报!”

郝仁点点头,他也不急,他在纠结,这两万战功,是换英雄好呢,还是换装备好,真是难以抉择啊。

过不多时,只听一声“地公将军到!”

巨大的寨门渐渐的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