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翻脸

张宝大帐内,张宝与众将设宴款待郝仁到来,席间竟然还有舞女跳舞助兴,这让郝仁瞬间感觉帐内帐外简直是两个世界,一时竟然分不清帐外哀鸿遍野是真的还是帐中歌舞升平是真的。

张宝看着郝仁脸上隐有不悦,笑道:“郝将军在幽州是哪位将军麾下大将啊?”

郝仁依稀记得那天逃兵好像喊了句“程将军被绿袍将军杀了。”绿袍将军自然就是关羽,那程将军应该就是领头的了吧。

郝仁回道:“是程将军。”

“程远志?他真的死在涿郡了?逃回来的人说话一人一个样,看来幽州这一战确实是因为主将被斩而失败了。”

郝仁看着张宝问道:“地公将军要打幽州?”

张宝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大哥的安排,我和三弟也是按着计划进攻豫州、兖州,进而攻打洛阳。”

昨夜郝仁独战朱俊、卢植大军,张宝也不瞒着他,更何况他们的意图莫说黄巾军知道,官军也早已了然,要不然也不会有朱俊、卢植二人在颖川与黄巾军对峙。

张宝说罢,指了指一个舞女叫到身边,那舞女依偎在张宝怀里将水果送进张宝嘴中,张宝大笑,手也不安分的在舞女身上来回摸着。

郝仁看着极为不爽,冷哼道:“地公将军,营寨外面还有无数的人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我们这般奢靡,是不是不太好?”

帐中众将闻言纷纷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张宝看着郝仁一脸严肃的表情笑着问道:“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不好,很奢靡?”

郝仁被众人嘲笑,心中十分不爽,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张宝也不恼怒,推开身上的舞女,笑道:“你可知我们为什么要起义,推翻这个朝廷?”

郝仁没怎么学过历史,只知道又黄巾起义这个事情,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

看着郝仁神色略有缓和,张宝严肃的说道:“贤弟觉得我们这样不妥,但是你可知洛阳城里那些达官贵人是怎样的生活?朝廷连年与西羌作战,不停的收赋税,征徭役。

一年两年,平常人家尚且能够接受,三年五年,略有家底的百姓家中也能勉强生存,少则三五年,多则十数年,家中的青壮年全被抓走,老幼妇孺饿死家中时,你可知那些吸着百姓血的达官贵人在享受着什么样的生活?

他们不用劳作,不用征战,不用服劳役,他们只需要想方设法的压榨百姓,多少百姓饿死街头,多少百姓易子而食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

我们兄弟三人学了些本事,可以医治百姓的疾患,可是我们救不活将要饿死的人啊!为了他们能活下去,我们兄弟三人才会带头起义。

你看这大汉朝廷下的遍地黄巾军,他们大多都是吃不上饭将要饿死的人,是我们,是在座的各位为他们寻找到一条活下去的路。

是,我们刚刚吃了败仗,无数起义军惨遭官军杀害,所以我们才更要凝结在一起,给那些吃人血肉高高在上的人予以还击!”

张宝此番话既是对郝仁说的,也是借机鼓舞众将的,帐中众将纷纷热血沸腾,似乎下一刻张宝下令,他们就能带人冲进洛阳杀了狗皇帝。

然而郝仁却并没有同其他将领一般,冷冷的说道:“如果利用这个时间去救助败逃的人,如果用这些食物去给那些重伤的人,都好过我们在这里把酒言欢,歌舞升平!你!你们!现在的行为与那些吸血的高高在上的贪官有什么区别!”

“大胆!”

“小子找死!”

帐中纷纷呵斥郝仁,张宝身旁一将大喝一声“来人呐!”

只见数十人冲进大帐,那将喝道:“郝仁以下犯上,出言不逊公然顶撞地公将军,给我拿下!”

“小楠,分析一下这个人。”

郝仁看着那个发号施令的将军心道。

“严政,血量三千,攻击八百,护甲六百,回血五十每秒。”

郝仁举起棒子指着严政说道:“昨夜才败,今天就歌舞升平,你们要是能成事就有鬼了!怪不得黄巾起义败的那么快,可惜了这些贫苦的老百姓,被你们忽悠上道,白白丢了性命!严政是吧!你很嚣张啊!”

说罢,郝仁一个腾云突击冲到严政身前,接着一个粉碎打击,大喝一声“大闹天宫!”随即严政连同张宝及帐中周围大将全部挑飞。

“阿打!”郝仁又一个粉碎打击打在严政头上,严政直接晕死过去。

张宝几个呼吸之间被挑飞两次,此时正七荤八素时,郝仁贴着张宝的脸说道:“我是看清楚你们的嘴脸了,从今天起,我郝仁再不与你等为伍,今日算是给你个教训,下次见到你,就跟他一样!”

说罢郝仁踢了一脚严政,说道:“让你嚣张!”

说罢扛起棍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大帐。

张宝缓过神后,大怒道:“给我杀了他!”

然而黄巾军众人听到命令后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动手,昨夜郝仁大显神威在前,刚刚有几个呼吸间将大帐中搅的天翻地覆,谁也不愿意触这个霉头。

张宝看无人上前,大怒道:“禁卫军!禁卫军!给我杀了他!”

只听齐刷刷的传来一声“诺!”

近千人出现将即将离开的郝仁围的水泄不通。

郝仁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与其他黄巾截然不同,这些人的盔甲极厚,兵器也是极为锋利,从头到脚全副武装,这是郝仁来到这个世界上见到的装备最为豪华的队伍。

郝仁丝毫不怀疑这支千人对于能挑了这个营寨中万人的队伍,而且是无伤。

郝仁尝试着用系统检索一下这支军队个人的数值,结果每个人的护甲都在三百以上,攻击力也在一百以上,血量没有低于五百的。

“这可真是遇到硬点子了,还好我换了穿甲弓,要不然今天又是一场恶战,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好办呐,每一个都是硬茬。”

郝仁抬起棍子,转了一圈挑衅道:“有哪个不怕死的,一起上吧!我的大刀,呸,我的棍子已经饥饿难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