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来的意义

看着郝仁一脸嚣张的样子,张宝从大帐内走出,说道:“要是没有一支能拿出手的军队,我能和卢植、朱俊装备精良的军队对抗?别的不说,我的禁卫军绝对比朱俊的亲卫军强一个档次,郝仁,你恃功自傲,目无主将,今日便杀你祭旗!”

张宝此言一出,众将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不自然,郝仁虽然桀骜难驯,可是确实实打实的为他们阻击了官军,且不说功劳,就这份实力也不应该就这样杀了啊。

看着张宝目光阴冷,众人知道刚刚大帐中的变故已经让这位地公将军下了杀心。

张宝又何尝不知道郝仁新立大功,此时杀他恐难服众,可是坏就坏在,他刚刚救了人,就对自己动手了,施了恩,又对自己立威,他想干什么?分明想篡权,天大的功劳也必须死。

郝仁闻言冷笑道:“哼,你不会以为就这些铁片子就能把我怎么样吧?不瞒你说,昨夜我刚刚把朱俊的亲卫军收拾了!”

说罢,郝仁身形一动,下一刻竟然冲着张宝来了,擒贼先擒王!

然而张宝身边的众将却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刚刚大帐中谁也想不到真的会动手,又没有兵器在手,所以显得有些乱,如今大家都绷着一根弦,自然出手快了许多。

郝仁腾云突击欺身进攻张宝,但张宝也不是省油的灯,挡开郝仁的eq二连后,向后一退,众将纷纷冲杀上前,仿佛下一刻郝仁就要横尸当场时,众将却纷纷被挑飞。

眼见冲不过去,郝仁只得退后,此时禁卫军也围了上来。

不得已之下,郝仁只好放弃张宝与禁卫军战作一团,别看禁卫军一个个看上去刀枪不入,在郝仁手中比其他人也只是多几棒子的事。

半个时辰后,禁卫军已经躺下了一百多人,张宝看着自己手中的王牌一个个被郝仁打的昏迷不醒,恨的咬牙切齿,双方已经反目,如今除死方休,然而自己最为精锐的部队半个时辰却奈何不得郝仁分毫,这让张宝着实骑虎难下。

一挑一千的战斗还在继续,然而这仿佛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战斗,眼见夕阳西下,禁卫军已经折损了四成,若非郝仁有意让黄巾军将昏迷的人带走,恐怕这些人已经死了。

然而郝仁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疲惫,连续战斗一个多时辰,竟然好像没有一丝疲惫,反而直呼痛快,倒是禁卫军这边因为长时间战斗,体力已经不支,很多人挥舞兵器都显得有些困难。

“叮咚,宿主,小楠提醒,如意金箍棒的耐久度即将清零了哦,清零后,如意金箍棒将无法使用。”

“我靠!清零?这还有一半人呢!全是战功啊!能修理么?修理需要多久?”

“如意金箍棒的修理时间是每小时五百耐久度哦。”

“那这一万耐久度岂不是要修……额……二十个小时?”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郝仁叹了口气,眼见这些禁卫军就快撑不住了,结果自己的棍子先撑不住了,唉,罢了罢了。

看着两位数耐久度的棍子,两段大闹天宫将众人挑飞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冲向寨门,一个腾云突击拿下守门的将领。

守门众人被这一霎那的变故惊的不知所措,连反抗都不反抗,眼睁睁的看着郝仁自个儿打开大门扬长而去。

郝仁走远后,张宝与众将才带着禁卫军珊珊来迟,禁卫军正面对抗实力极强,可是弊端也在于几十斤的盔甲极大程度的限制了他们的速度与灵活度。

看着跑远的郝仁,张宝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给我追!”

这句话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即使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最为精锐的禁卫军都奈何不得的人,其他人更加没有可能,但是张宝正在气头上,众将谁敢反驳?

只好领命各自带着人追上去了,然而不用想也知道,众人肯定是出工不出力。

郝仁乘着夜色飞速奔跑一段时间后,看着追兵甩远了,这才长舒一口气,说道:“打这些铁片子这么消耗棍子耐久度的么?看样子以后遇到这些军队有的修了。”

郝仁记得早晨检查棍子耐久度的时候还有两千左右,可是和禁卫军打竟然掉这么快,不到四个小时两千耐久度就打完了?

不过还好,看着脑海中三万六的战功,这些禁卫军竟然一个能值四百左右的战功,这样想来,两千耐久换一万六战功,也挺值的。

“买英雄还是买装备吧?”

郝仁十分纠结,战功虽然有三万六,但也就是一件成装的钱,而且他还得修棍子,彻底修好要一万战功,折算下来两万六战功也就换个最便宜的装备。

换英雄也就是1350的英雄能换一个,升级也是要战功的。

就在郝仁纠结的时候,忽然看到十多人推着好几个个小车,车上不时的传来痛苦的哀嚎声,仿佛下一刻就会撒手人寰的样子,周围的也传来妇女悲伤的哭泣声。

郝仁走上前看着一个老妇人问道:“老人家,你们这是怎么了?”

那老妇人看到只有郝仁独身一人,心里也放下戒备,说道:“我们本是不远处刘家村的村民,车上的人是刘家村的村长,昨夜黄巾賊闯入村子不由分说便杀人越货,村子里的青壮年死的死,伤的伤,村长也被砍成重伤。

虽然最后黄巾賊被赶跑了,可是村子的人也伤亡了七八成,没办法我们只好连夜赶往郡城看看能不能救救我们村长。”

郝仁闻言,关心道:“老村长现在怎么样?”

老妇人哭道:“胸口重了一刀,年事又高,恐怕命不久矣了。”

说罢便痛苦了起来,随行众人被悲伤的情绪波动也纷纷哭了起来。

看着他们悲痛欲绝的神情,郝仁仰望天空,长叹道:“也许,我知道为什么会让我来这里了,群雄争霸还没开始,百姓已经饱受战乱之苦,也许我的到来可以为他们挡住这致命的伤。”

随即,郝仁心道:“小楠,我要兑换众星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