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掌掴纨绔子

一曲奏罢。

叶欢起身,从讲台上,桀骜的身姿,缓步走回了位置。

沈漫歌、江耀、岳姗姗等人彻底震惊了。

偌大的教室,鸦雀无声,已然傻眼了。

没有谁会看好,叶欢能够弹奏出如此惊绝的古筝之曲。

即便是秦诗韵,亦是目瞪口呆,望着叶欢的背影,深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触动了她的心扉。

他是谁?

怎么可能拥有如此高的古筝技艺?

匪夷所思啊!

秦诗韵做梦都不敢相信,竟然在她的课堂上,有着如此音乐造诣的学生。

“啪啪啪!”

她率先鼓起掌来。

眼睛湿润,俏美的脸庞,流露出无比欣赏的表情。

“啪啪啪!”

紧接着,所有人都附和鼓起掌来,雷鸣般的掌声,让这个音乐鉴赏课堂,变得妙趣横生。

“龟龟,太牛掰了吧!”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的曲子,简直天籁之音啊~”

“他这样的古筝造诣,得多少级呢?完全是完爆国内的古筝大师呢~”

“……”

江耀咬牙切齿,眼中透出一丝怨念,瞥了叶欢一眼,没好气地冷声道:“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

岳姗姗亦是嘟哝着,附和道:“一看他就是故作高深,他弹的什么呀,乱七八糟的,真当自己是古筝大师呢~”

梁烨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并未吱声,幽邃的眼眸中,透出几许黯淡之光。

他出身官宦之家,自然清楚,叶欢所弹奏这一曲古筝之曲,有多少含金量。

按照这样的水准,放在国际上,都不见得,有几个对手。

只是,令梁烨困顿的是,叶欢为何突然会弹奏古筝?

这不科学!

或许,他只是凑巧,弹过这么一曲古筝,仅此而已。

这样一想,梁烨对叶欢也是嗤之以鼻,并未放在心上。

这种巧合的事,每天都在发生。

沈漫歌微蹙眉宇,眼角余光,瞅了叶欢一眼,心隐隐一动。

楚潇晴心花怒放,她最期待的,是叶欢这样的表现。

化身孤岛的鲸,这是叶欢的最为真实的写照。

一身桀骜,看似孤僻,却是卓尔不群。

他所演绎的万古孤寂,是傲然于九重天,遨游于物外的超脱境界。

纵然是那些最为闪耀的音乐家,根本也抵达不了叶欢如此高深的造诣。

楚潇晴似乎读懂了叶欢的心,像是伫立于他筑造而起的孤城之外,想要上前,叩开他的心扉之门。

却奈何,他所处身之地,是无尽的苍穹之上,高不可攀的琼楼玉宇。

嘶~楚潇晴念及此,心中一阵唏嘘,暗自惊叹,怎么会这样?

他不是身份卑微的叶家庶子吗?

一直以来,他都被人欺辱为废物吗?

怎么在这一刻,楚潇晴有着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呢?

他……孤寂的背后,究竟隐藏了些什么?

至少,从这一刻,让楚潇晴深深地意识到,叶欢变了,一种令她无法触及的高度。

刚才,他弹奏古筝之时,所换发的光芒,犹若九天皓月,光芒四射,熠熠生辉。

相比之下,在他周围的一切,无论是人,还是物,皆不过是萤火之光。

区区萤火之光,又怎能与九天皓月争辉呢?

“潇晴,你看他嘚瑟的样,我就不信他,真的会弹奏古筝!”沈漫歌沉吟嘟哝道。

楚潇晴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沈漫歌,悠然地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呢~”

沈漫歌没好气地道:“我只听过,烂泥扶不上墙,朽木不可雕也。”

楚潇晴并未与沈漫歌继续争执。

秦诗韵站在讲台上,带着几许激动的情绪,朗声道:“同学们,叶欢同学,给我们弹奏了一曲天籁,堪称绝章呐~”

坐回座位的叶欢,他沉默不语,却是充耳不闻。

他的心绪,已然是在寻思关乎修仙的事。

眼下,虽然从医治楚国锋那儿,他给了一百万。

但是,对于漫漫修仙之旅,想要买更好的药材。

抑或说,本身修仙,就是一个需要消耗巨资的过程。

区区一百万,也经不起挥霍。

况且,很快就是雾峰山腰别墅竞价拍卖的日子了。

若是不能在此之前,凑够足够去竞价拍卖的钱,就会错失,买下雾峰山腰别墅的机会。

虽然对于他自身而言,迟早都会以修仙踏入九重天,遨游于诸天万界。

是否买下雾峰山腰别墅,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但,考虑到母亲纪素素生活在这个凡尘俗世之中,自然是需要有一处舒适的落脚之地。

况且,母亲为了他,在叶家受尽了屈辱,默默承受着委屈。

如今得以重生一世,叶欢一定不能让母亲再受苦了。

一定要让母亲安享晚年。

那么,想要买下雾峰山腰别墅,就得筹钱。

凭着记忆,他记得,最终成交价,都是亿级的。

整堂课,叶欢默不作声,纵然下课了,他丝毫都没察觉。

“哇塞,叶欢,你好厉害哦~”

“是啊,你以前怎么从来没有露一手呢?真不愧是深藏不露啊!”

“哎,叶欢,你有女朋友了吗?我们能聊聊吗?”

下课之后,不少女生凑过来,七嘴八舌,主动和叶欢攀谈起来。

叶欢抬眼斜睨了几眼,不过是些胭脂俗粉,还长着一双双势利眼。

他暗自摇头,缓缓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喂,庶子,你真以为,弹了一支曲子,就能摆脱你废物的枷锁吗?”

正在这时,江耀大摇大摆,走了过来,挡住了叶欢的去路。

他朝着其余的女生,没好脸色地呵斥一声:“你们属苍蝇的吗?专叮有缝的蛋?”

“拜托,你们提升一点品味,有点档次好不好?”

“瞧他那穷酸样,长得跟一坨烂狗屎差不多。”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直接掴在了江耀的脸颊上。

空气在凝固,氛围逐渐地变得凝重起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

叶欢敢动手,扇江耀嘴巴?

他……他这是怎么了?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吃错药了?

以江耀在青州大学的名声,谁敢动手打他?

岳姗姗、梁烨等人,立即凑了过来。

江耀的脸上肌肉在扭曲,顿时变得凶悍起来,像是发怒的土狗,蹦跶着跳起来,指着叶欢,张嘴破口大骂道:“狗杂碎,你敢动手打我?你完了,你彻底地完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