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7章 我本仙尊,无限嚣张

“嘘~”

“我是眼瞎了吗?看花眼了吧?庶子废物,敢动手打耀少?”

“叶欢这个狗杂碎,他是飘了吗?别以为,在音乐鉴赏课上,弹了一曲古筝,就牛逼上天了啊!”

“他这是在阎王爷面前上吊,嫌命长了。得罪谁不好,偏偏招惹耀少,他这不是摆明找死么?”

“……”

不少的同学,看着这一幕,议论了起来。

因为每一个人,都不会看好叶欢。

他的废物之名,就像那些常年拿三好学生奖状的好学生一样,太出名了。

而江耀是何许人也?

青州一流世家,豪门之一。

上流社会的公子哥,纨绔子弟。

江耀气急败坏,窜上前一步,一把拧住叶欢胸口的衣襟,唾沫横飞,脸红脖子粗,张牙舞爪地爆吼道:“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立刻马上,跪下给小爷磕头认错,从我的裤裆下钻过去。”

“兴许,小爷心情高兴,还能饶你狗命,否则,你该知道后果。”

叶欢沉默不语,一双桀骜的眼神,轻蔑地瞟了江耀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冷然道:“不知者不畏!”

那些平时江耀的小跟班,亦是迅速包围了过来,将叶欢团团围住。

而且一声比一声喊得大声,叫嚷着。

“跪吧,别耽误事,能给耀少跪下磕头认错,钻耀少的裤裆,不吃亏啊!”

“我真是很好奇,就这?一个废物庶子,是谁给他的勇气,敢扇耀少嘴巴,是梁静茹吗?”

“叶欢,耀少已经对你宽宏大量了,快跪!”

岳姗姗亦是急忙跻身而来,凑近江耀,“江耀,你怎么样?”

“叶欢,混账的玩意,你凭什么打人?”

沈漫歌冷眸瞟了一眼,漠然不屑。

梁烨忍不住,仔细地打量了叶欢几眼,心下一凛,奇怪了,叶欢扇了江耀,还这么淡定?

难道这个叶欢真吃错了什么药吗?

这对于梁烨所掌握的,实在是有些出入啊~毕竟,叶欢没有什么身世背景,他凭什么?敢动手扇江耀这一巴掌?

说白了,江耀真要动用关系,他不介意让叶欢从人间蒸发。

楚潇晴美眸凝望着叶欢,暗自芳心噗噗跳个不停,犹如小鹿乱蹿般,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弥漫在心间,荡漾起了无尽的涟漪。

此时,看着叶欢,他的形象变得伟岸高大了许多。

他是如此的桀骜潇洒,像是一名手持长剑,闯荡江湖,浪迹天涯的剑客。

“撒开你的狗爪,滚开!”

强盛的气势,是一种无法对抗的气魄,威慑着江耀。

其余围观之人,亦是心中一颤,愕然到无以复加的表情,看着叶欢,像是看着一个外星人似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吗?

胆大妄为的叶欢,不仅敢扇江耀嘴巴,而且,还敢叱骂他。

“我去你大爷的!”

江耀肺都快要气得爆炸了,抡起拳头,猛然一拳,朝着叶欢的面门,轰击过去。

这下,不少人亦是捂住了眼睛,生怕看到,江耀这么一拳将叶欢打得脸都变了形。

当然。

皆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

“咔嚓!”

然而,正当所有人等着,叶欢被江耀一拳打爆面门,然后跪地求饶之时。

“啊!”

发出一声比杀猪般,还要惨烈的叫喊声。

很显然。

这叫喊声绝非叶欢的,而是……江耀的。

因为本来江耀一拳,是击打在叶欢的面门上的。

可,就在那一刹那间,根本没有谁看清,叶欢究竟是如何出手,已然一把捏住了江耀的拳头。

叶欢的手抓了江耀的拳头,伴随而来,从掌心疾吐而出的强大力量,像是要将江耀的拳头都给捏碎似的。

“啊!”

任由江耀如何挣扎,使出了吃奶的劲,叶欢的手如同铁钳般,反而是越来越捏得紧。

江耀挣扎得额头都渗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了,他凌乱了。

反观叶欢,他镇定自若,神情泰然。

仿佛间,被他捏在手里的,并非是一个人,而更像是一头大象,手里捏着一只蚂蚁在戏耍。

“叶欢,你干什么?”岳姗姗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叫喊了起来。

梁烨微皱眉宇,沉声阴阳怪气地道:“同学一场,何必这么大动干戈呢?”

沈漫歌愣了愣神,疾步走了来,叫嚷着娇喝道:“干啥、干啥?叶欢,你什么意思啊?”

叶欢冷然瞥了沈漫歌一眼,心中凛然。

不过,对于沈漫歌,他丝毫不在意。

楚潇晴见状,生怕叶欢闹出什么事端来,她跻身而来,一脸真诚之意,对叶欢诚恳地道:“叶欢,江耀平时,也是嘴碎碎念惯了,他冒犯之处,你多担待,别跟他一般计较。”

叶欢迟疑之下,撒开手之时,推搡了一把,江耀的身子,直接离地而起,腾空离弦的箭般,飞出,撞在了几米之外的教室墙壁上,又是“砰”地一声,跌落跪在地上。

而后,桀骜孤高的身影,毅然缓步走出了教室这一幕,又是震惊了所有人的眼球。

傻眼了!

惊呆了!

“靠!拽什么拽?什么人呐,这是……”

“就是,太嚣张了!我表示怀疑,他招惹了耀少,明天他还能看见太阳吗?”

“什么时候,一条野狗,装模作样,装起逼来了?”

“等等,你们看见了吗?刚才他就这么推搡了一下,耀少就飞出去了,他是不是……变异了啊?”

“变不变异我不知道,他这是变态!”

有江耀的小跟班,已经上前,去搀扶起了江耀。

“耀少,怎么样?你……你没事儿吧?”

江耀挣扎着,在同学的搀扶之下,站起身来,两腿潺潺,摇摇欲坠。

他站直了身子之时,立即几乎是咆哮了起来,“格老子的,从现在起,叶欢这个狗杂碎,他就是我的仇人。”

“我要是不弄死他,将他撵出青州大学,我誓不为人。”

小跟班立即响应,“耀少,要不要咱们召集一些人手,去弄他?”

江耀好不容易站直了腰板,身上骨骼,痛得快要掉下泪水,他长舒了一口气,缓过劲来,沉然道:“我会教他怎么样做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