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8章 丹药的魔力

“哎哟,我的腰……”

江耀嘶喊着。

这一群自诩为上流社会的“贵族圈”,被叶欢突如其来的强悍,打破了一贯的平静。

“你们说,这个废物庶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是挺不对劲的,估计是脑子长到屁股上去了,否则,他也不敢这么嚣张,动手打耀少。”

“不是,我是说,他好像没有那么……废物了,从他犀利的眼神,能看得出来一些东西。”

梁烨嗤之以鼻,不屑地冷声道:“狗急跳墙,见怪不怪。”

虽然叶欢动手打了江耀,是足够刺激所有人眼球的。

但是梁烨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事实的。

他必须找到一些关键的点,来证明,叶欢是废物,永远改变不了什么。

岳姗姗也是气鼓鼓地道:“说得没错,他就是一条土狗,发了疯的土狗而已。”

江耀一边扶着自己的腰,一边咬牙切齿地道:“看来,我很有必要,从家族里,调派一些高手,给他点颜色瞧瞧了。”

“江耀,我怎么听说,你们江家的高手阵营里,有异能高手呢?”梁烨诡秘地笑着问道。

江耀立即来劲了,鼓圆的眼珠子,神秘地问道:“你们听说过丹药吗?”

“丹药?!”

所有人一脸好奇的表情,几乎是异口同声问道。

“是的,就是那种类似于大力丸的丹药,可以称之为仙丹。”

江耀自豪的表情,“有不少异能之士,尤其是那些修仙的炼丹师,炼制的丹药,价格昂贵,随便一粒下九品的丹药,少说也要好几大万。”

岳姗姗眨巴着眼球,“江耀,你该不会是说,你家族里的异能高手,就是炼制丹药的炼丹师吧?”

江耀接连摆手,但脸上却是要显摆的架势,“不不不,要是我家族里,有炼丹师,我早就发达了,每天让他炼丹就行了,搞成批量生产线加工,这样,就能赚翻了呢”

“我家族里的高手啊,有人是从战狼里退役的,听说,战狼里的精英,都是以丹药喂养的。”

所有人都来了兴致,凑在一起,围在江耀的身边,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这些子弟,出身非富即贵,自然也是听家族里,说过一些关于丹药之类的。

但,很多时候,也仅仅是略有耳闻,并不知晓详情。

一听江耀说起丹药,顿时眼前一亮,表现出极度的浓郁兴致。

“江耀,你快给我们大家说一说,丹药真的存在吗?就是那种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仙丹……”

岳姗姗率先追问道。

梁烨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架,释然一笑,“自然是真实存在的。”

“尤其是战狼,这样的特殊劲旅,他们可没少服用丹药。当然,也只有他们才有财力、实力,用那样的丹药。”

作为官二代的梁烨,他这番话,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其余人一脸羡慕的眼神。

“没错,可惜,我们这些凡人,也太难搞到丹药了,不然,真有可能超脱生命界限,进入一种长生不老呢~”江耀进一步补充。

“而且,听说,对于驻容养颜,绝对是神效。那可比所有市面上的美容护肤品,效果好上千倍万倍。”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女生的眼睛都瞪大,焕发出异样的光芒。

“真的啊?丹药这么神奇?”

“不是吧,耀少,你路子野,有没有途径,搞几颗来给咱们试试呗。”

“对对对,给我们整几颗,让我们容颜永驻,青春不老吧!”

江耀一脸嫌弃的眼神,“刚才不是说了么?哪有那么容易搞得到,即便是最次品的,少说也要好几万一粒呢,更别说,那种真正修仙炼丹大师炼制的了。”

“真正极品的仙丹,能够买几十亿一粒。”

“呜呼~”

“哇塞,几十亿?”

“吓死个人,真不愧是仙丹~”

一行人又是兴趣盎然,毕竟,就算把仙丹说得神乎其技,但拿不到啊,也是没辙。

走出教室,江耀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找到一个备注为“战狼兵王昆吾”,拨通了电话。

“嘟嘟嘟……”

电话接通中。

“喂,昆吾,是我!”

江耀以江家大少爷的口吻,对着电话里说道。

电话一端,传来一声浑厚低沉的声音,“耀少,何事?”

“昆吾,你帮我教训一个人,他叫叶欢,是我学校里的,一个不长眼的狗杂碎,你必须把他给我往死里揍一顿,明白了吗?”

“耀少,这事,需要向老爷请示……”昆吾沉然道。

“请示个屁,怎么?你吃我家的,用我家的,难道本少爷,吩咐你办一件事,你还推三阻四?”江耀一派颐指气使的做派,用着命令的口吻道。

“耀少,不是,我有我的职责,老爷要是不知情,万一捅了什么篓子,我不好交差。”昆吾犹豫着说道。

“交什么差,出什么状况,本少爷兜着,你再敢罗里吧嗦,信不信我让我爸,把你开除?”江耀威胁的语气。

电话里,沉默了半晌,发出一个很是难为情的回答:“行吧~”

“等会我把他照片发给你,你务必尽快,给我办好。”

“好的,耀少!”

挂断电话,江耀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眼里浮现一抹凉寒之意,“搞定,区区一个废物庶子,也敢跟我斗?玩不死你!”

……

下课后,离开教室。

叶欢踽踽独行,漫步在校道上。

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而有显得极为陌生。

仿佛回到了那个属于他,灰暗的十八岁。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他的过往。

尘封的记忆,一点一滴变得清晰。

离开校园之时,刚走出校门口,叶欢走到公交车站台,准备搭乘公交车回城市花园,那个住着母亲的森林公园城隍庙。

也就是叶欢现在的家。

“你就是叶欢?”

冷不丁,从他身后,走过来一名衣着迷彩服的彪悍男子,戴着一副几乎将整张脸,都遮挡的大墨镜,用着一种极尽阴沉的话语,冷声问道。

叶欢脸色淡然,波澜不惊,他并未转身,也未作回答。

“换个地方,我们谈谈?”迷彩服的彪悍男子进一步,探手抓在了叶欢的肩胛骨处,一种毫无商量语气,想要用强带走叶欢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