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啪啪打脸

总督接任大典,对于龙江城这是极其隆重的事,举办地点不在总府而是在星月广场。

古少龙来到这时,这里人山人海,汇聚了全龙江有头有脸的大佬。

“少龙,我们真的能进去吗?”冯依茹看着这盛大的场面,每个人都西装笔挺,自带高贵气质,心里还是有点不相信。

古少龙虽然是古家继承者,但毕竟把实权都交给了古志城,就算能进去,那也是古志城。

“打个赌怎么样?”古少龙笑道。

“赌什么?”

“如果咱们进去了,你就答应跟我睡在一起,敢不敢?”

“想得美,换一个赌注。”冯依茹斜了他一眼。

“那你输了,让我享受一天帝王的待遇,让你干嘛你干嘛,当然我不会要求你跟我上床。”

冯依茹想了想,点头道:“好,如果你输了你也得听我的。”

“没问题。”古少龙拉着冯依茹向广场走去。

此时,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外围,需要排队检验门票才能进入内部。

古少龙不想搞特殊,老实的跟在后面排队,在他前面至少排着了四五十人。

“哈哈,你老公还需要排队吗?咱们直接进去,看谁敢拦。”

古少龙听到声音传来,向后望去,只见姜仁良跟冯雪茹向这边走来。

恰好他们也看了过来。

“古少龙,你来这干什么?”冯雪茹有些吃惊!

古少龙面无表情,没有理她。

“姐,你跟这这废物来这干嘛?”

“小茹,好好说话,你姐夫要带我参加接任大典。”冯依茹道。

话落,姜仁良笑了起来,讽刺道:“就凭这废物,还想进去?姐,你不会不知道伯父只有一张门票吧!”

冯依茹嘴唇微动,不知道怎么说,看向古少龙。

“门票没有,但我们能进得去。”古少龙淡淡道。

“哈哈,古少龙你以为自己是谁?太自以为是了,在我眼里你不过一条丧家之犬而已,快滚吧,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姐带他回去,别在这丢人了。”姜仁良说完还朝古少龙脚下吐了一口痰。

“哼,吹牛也是有资本的,你不滚也行,给我在这好好看着我们是怎么进去的,让你看清什么是真正的实力。”冯依茹傲然的扬了扬头。

“请!”古少龙微笑的做了个手势。

接下来,小两口手挽手,大步朝前走,步伐那叫一个嚣张。

没多会,来到最前方,姜仁良掏出两张门票:“让我们先进去。”说完直接往里走。

下一秒,他却被人推了出去。

“去去,老实排队去。”

“你个小小的执事,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可知道我是谁?”姜仁良红着脸怒道。

“管你是谁,在这都得给我老实排队。”执事人员强势道。

“你……”姜仁良当着这么多人面碰了一鼻子灰,这让他很没面子,但对方态度强硬,也只好作罢。

这个时候他看到古少龙在笑,像是在看一个搞笑的小丑,气的姜仁良恨不得上前弄死他。

红着脸走到中间,硬插了进去。

前面的人依次进入,很快又轮到了姜仁良。

姜仁良看着那名执事暗道:“哼,这次我看你还说什么。”

姜仁良拿出两张门票递给他,后者一看当即皱起眉头:“你们就是姜仁良,冯雪茹?”

姜仁良阴冷一笑:“哼,害怕了?”

“上面有命令,你们两个名额取消,没资格参加大典。”

“你说什么?”姜仁良怀疑自己听错了。

执事人员再次重复了一遍。

“放肆,我是姜仁良,堂堂军区上尉,你竟敢说我没资格?你想找死吗?”姜仁良怒道。

“这是上面的命令!赶紧滚,别在这撒泼。”

“谁的命令,敢取消老子的名额!”

“这个你没权利知道,再不滚当故意破坏大典罪处理。”执事人员拿起了手中的黑家伙指着姜仁良。

“我不服,我可是军区上尉,把你领导叫出来,我看看谁有这么大胆子。”姜仁良暴跳如雷。

啪啪啪!执事人员朝着姜仁良脚下连开三枪。

吓得姜仁良立即后退,瞪着大眼吓得脸色煞白。

“再说一遍,滚,否则杀无赦。”

“老公,这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啊?”冯雪茹道。

“我哪知道。”

“哈哈哈!”古少龙看到这画面,乐的前仰后合。

姜仁良猛的看着他,目光狠辣,“我让你笑,待会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要不是害怕执事人员手里的家伙,估计姜仁良真上去暴打他一顿。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他,有的偷笑,有的鄙视。

姜仁良感到颜面尽失,怒气腾腾的走向远处,站在没人的地方,等着看古少龙的热闹。

很快,轮到古少龙了。

“门票呢?”执事人员道。

“我是古少龙,这是我老婆。”古少龙拿出来身份证道。

执事人员一看立即站直身板恭敬道:“二位里面请,已为您在第一排预留了最好的位置。”说着让到一边,恭送古少龙两人进场。

“老公快看,那废物竟然进去了!”冯雪茹惊呼!

“这怎么可能!”姜仁良瞪着大眼。

“那废物凭什么?啊,他凭什么?”姜仁良发疯一般,一巴掌抽向冯雪茹。

此刻,他状若癫狂,把怒气撒在了冯雪茹身上。

一个废物怎么可能进得去,他恨欲狂,想要冲过去大闹,但他不敢。

总督比他上尉大多了,就算他把全部手下叫来,也是没卵用。

星月广场是封闭式的,古少龙来到里面这里已经人满为患。

一眼望去座位上尽是黑压压的人头,少说也有千八百的。

“怎么样,你可要愿赌服输啊!”古少龙笑道。

“你怎么做到的?”冯依茹满脑子疑惑,在她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古少龙不想跟她解释,但按照她性格,若不告诉他她,她会一直缠着你,属于刨根问底的那种。

“里边有我当兵时的一个朋友,搞两张门票还不简单。”古少龙继续撒谎。

冯依茹不说话,直愣愣的看着他,总感觉古少龙自从当兵回来,整个人变得不一样了,总是在关键时刻能站出来解决难题。

“少龙,小茹,你们怎么来了?”少年冯向天走了过来。

古少龙只好把刚才对冯依撒的谎在撒一次。

准确的说,古少龙这也不是撒谎,天权确实是他的人。

“哦,原来这样啊!”冯向天点点头,没有多问。

“对了少龙,我这心里还是有点怵啊,你确定总督会喜欢这酒吗?”冯向天面色复杂道。

“应该会的,伯父不用紧张。”古少龙笑着安慰道。

“老冯啊,你在跟谁说话呢?”

这时,走来一个身穿棕色西装,身材瘦小的中年男人,看上去跟冯向天岁数差不多,但相貌巨丑,长着一双斗鸡眼,脸面像极了月球表面。

“老朱,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依茹,女婿古少龙!”冯向天道。

“哦,你就是古少龙?最近你古家可是大放异彩啊!”

“少龙,这是开阳集团的董事长,朱开阳,朱叔叔。”

古少龙点头示意。

“老冯,这就是依茹啊,啧啧啧,长得真漂亮啊,一点都不随你。”朱开阳两只斗鸡眼不停的在冯依茹身上扫视着,喉咙上下蠕动,像是在吞口水。

冯依茹被看的浑身不自在,急忙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