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烧刀子酒

朱开阳看着冯依茹的背影,舔了舔嘴唇道:“老冯啊,你女儿可一点都不随你,真漂亮啊,要是做我的三老婆就好了。”

“朱开阳,你敢打我女儿主意,我饶不了你。”冯向天怒道。

冯朱两家,明争暗斗多年,彼此不服,朱开阳的性格冯向天在了解不过。

朱开阳这个人极度好色,年轻时因为强j进去过,到了这个岁数,还是本性不改。

“老冯,两栋房产交换怎么样?”朱开阳笑道。

“滚!”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典在十点开始,还有两分钟。

座位排序也是有讲究的,越是靠前地位越高,而坐在第一排的人都是真正的巨咖,跺跺脚龙江抖三抖的狠角色。

古少龙两人坐在最中间,用现在的话来说,稳坐c位。

一排的人不禁都看向这个身穿中山装的青年人,并猜测他的身份。

在众人议论时,接任大典开始了。先上台的是主持人,说了一些俗套的开场白后,宣布新总督登场。

顿时,场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台下炮仗齐放,台上彩花纷飞,瞬间推到高潮。

掌声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在上千人注视下,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上来。

黑色西装,梳着油光锃亮的大背头,带着金边眼镜,手里拿着演讲稿子。

古少龙笑了,这家伙还知道遮挡。

那人正是天权,特意用易容术改变相貌。

他在军队主要负责收集情报,最擅长的就是易容术,这两者离不开。

“诸位同仁,我叫李天赐,来自北境战区,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这次奉首府之命担任龙江总督,我倍感荣幸,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你我共勉,共同打造和平,美丽,富饶的新龙江。”

哗啦啦!掌声再次雷动!

接下来,天权开始三个小时漫长的演讲。

看的古少龙索然无味,没多会躺在冯依茹肩膀上睡着了。

终于,掌声过后,古少龙醒了,天权已经走下了台。

主持人走上台笑道:“接下来进行下一轮,请在座的各位送上贺礼。”

最重要的一环终于来了,冯向天内心紧张,一双手不停的颤抖。

一旁的朱开阳咧嘴笑道:“老冯啊,这次给总督准备的什么继续啊,我看看。”

冯向天双腿加紧,遮住了腿下的酒,“看什么看,完蛋去!”

“想你平时的抠门样,也送不出什么名贵的东西,哈哈这次你输定了,只要总督能挑上我送上的礼物,我朱家定能一步青云,直飞九天。到时候在南朝区,不,在全龙江所有商业巨头都得俯首称臣。

冯向天一听身体有些哆嗦起来,不停的擦汗,时不时的瞄向腿下的酒。

“少龙啊,我一切赌注都压在你身上了,可别让我失望啊!”冯向天心道。

“盛云区,盛名地产老总钱永明,送上楼房五套,云中海别墅三栋。

闻言,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都被震惊到了!

“不亏是龙江首富,好大的手笔啊,先不说城中心那五套楼,光云中海边的一栋别墅就价值两个亿。”

“是啊,总价值十几个亿了。”

“天啊,看来这第一名是钱老总的了。”

冯向天哆嗦的更厉害了,第一个就这么猛,跟人家的比,自己的礼物就是粑粑。

“盛云区,阿九地产老总陈九,送上私载飞机两架,天上人间大酒店的房产权。”

此言一出,场下再次唏嘘。

“九总比钱总猛啊,天上人间可是七星级大酒店,价值数十亿不止,说送就送,再加上两架飞机,价值不敢估量啊,九总财力真厚!”

“天上人间虽然房值数十亿,但远远不止,天上人间每天的营业额就是个天文数字,这样算下去,天上人间是无价的!不得不说九总的魄力真牛。”

“哎!真正的大佬都在盛云区呢,我们就是陪衬的,没有可比性。”

第一排座位。

“老九,天上人间都送了?”钱永明诧异道。

“没办法,有这个条件!”老九淡然一笑。

接下来,陆续有人上去送礼,不过都没有刚才两位那么变态。

都是盛云区的商业巨头,送出的礼物都过亿了。

“老朱,你的礼物在贵重能跟这些怪物比吗,你还想攀上总督,呵呵……”冯向天也讽刺起来。

朱开阳冷笑,没有说话。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上千人差不多都送完了,仅剩冯向天,朱开阳几人了。

台上礼品堆积成山,应有尽有。

“老冯,我可上去了啊,哈哈!”朱开阳手中抱着一个木盒子,快步跑上台。

“我是南朝区开阳集团董事长朱开阳,我送给总督的礼物就在这里面,请主持人检阅。”朱开阳递了上去。

主持人打开一看,有两个物品,一个是四方的玉石,不过表面被腐蚀,不过还是能看清。另一个是一颗白色的珠子,拿起来入手冰凉,在阳光照射下,珠子周围有七道霞光。

台下的古少龙目光如炬,严肃起来,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表面看来,这是个真正的好东西,前面所有东西加起来比不上。

“这是什么?”主持人一脸懵。

朱开阳嘴角扬起,拿过话筒大声道:“一个是大夏国开国帝君的传国玉玺,另一个是末代女皇嘴中的夜明珠。”

哗啦,在场的人刷的一下全部站了起来。

皆是震惊!

主持人颤抖着声音道:“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我找了多个专家验证过的。”朱开阳笑道。

主持人转念一想,这朱开阳应该不敢再总督的接任大典上作假,拿假的糊弄总督,那是玩火自焚。

莫非这是真的?

“南朝区,开阳集团董事长朱开阳,送上文物传国玉玺,夜明珠。”主持人大声报道。

这家伙竟然有这宝物,古少龙疑惑不解,随即拿出手机。

冯向天整个人都傻了,没想到朱开阳就拥有这绝世宝物,这其中一样就是无价之宝。

完了完了,让这家伙起来了!冯向天心惊胆战,不断的擦汗。

“还有没有送礼的?”主持人问道。

冯向天看着下面的酒,犹豫不决,一时拿不定主意。

“伯父,愣着干嘛,上去啊!”

这时,古少龙突然出现在他旁边,催促道。

“少…少龙,算了,还是别去了!”冯向天道。

古少龙无语,下一刻直接把他到了台下。

冯向天举着酒,咬牙道:“拼了!”

颤颤巍巍得走上台。

“南朝区,冯……冯氏集团董事长冯向天,送上贺……贺礼!”冯向天结巴道。

主持人接过来一闻,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

打开一看,果然是酒。

当即,脸色沉了下来,报道:“冯向天送上贺礼,一箱烧刀子酒。”

啥?

众人闻言,都懵了。

“酒?烧刀子酒?我没听错吧!”

“哈哈,这人有意思,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居然送酒,难道公司破产没钱了?”

“在没钱,也不至于送酒这种低端的东西吧,这烧刀子酒,也就值十元一瓶!他还真敢送!”

顿时,嘲讽声谩骂声,汹涌袭来,弥漫整个广场。

“哈哈,老冯,你脑子被驴踢了?都知道你抠门,没想到你抠到这个地步了,拿着这种垃圾糊弄总督。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不行了,眼泪笑出来了。”台上,朱开阳捧腹大笑。

台下,谩骂声淹没嘲笑,都在指责冯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