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大典结束

台上,冯向天如同古代囚笼里的犯人,低着头任人羞辱,就差向他扔臭鸡蛋,烂白菜叶子了。

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冯家的脸让他丢尽了!

他恨这些人,他更恨古少龙,要不是他出的主意,他怎么会丢这么大的人。

古少龙上台把他拉下来,却被冯向天甩开,冷道:“滚开,都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看我在台上被人羞辱,你高兴了?”

冯依茹站在一旁,眼光愤怒的盯着古少龙。“你这不是坑我爸,你是坑我们冯家,我问你,这酒多少钱?拿不拿得出手,你心里没数吗?”

面对他们爷俩的夹击,古少龙苦涩一笑。

“伯父,事情还没结束,您别生气,坐下来慢慢等。”古少龙心平气和的安慰道。

又过了十分钟,所有人都送上了礼品,按照规定,总督需要在这些礼品当中选择一个留下。

全收不行,不收也不行,只能收一个,这是总府历任的规矩。

很快,主持人拿着登记单走下台,没一会,上来一个人,不是主持人,而是天权。

此刻,天权就像带着主角的光环,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只见他扫了一眼那堆积成山的礼品,未做停留,目光锁定地上那箱子酒。

场下寂静无声,所有人看着他。

那么多礼品没动,却拿起了这酒,这总督要干嘛?

冯向天屏住呼吸,瞪着大眼紧紧盯着,心脏砰砰跳动。

接下来,天权打开一瓶酒,闭眼闻了闻,一脸的陶醉。“就是这个味道,好怀念啊!”

说着,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好酒,好酒!”天权大笑道。

“这是谁送的?”天权问向主持人。

后者小声道:“总督,是冯家的冯向天。”

“这酒留下,其他的退回去。”天权道。

什么!

众人大惊!

总督竟然选中了这酒?怎么可能,这可是最廉价的东西啊!

放着那么多贵重的礼品不要,要这酒?

所有人都懵逼了,不敢相信。

在看冯向天,此刻像是一个雕像杵在那,足足愣了两分钟,他才回过神来。

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冯依茹,“小茹,我们的礼品被总督选中了。”

“少龙,我们的酒被总督选中了。”冯向天激动的热泪盈眶。

有人笑注定有人哭。

还在台上的朱开阳,面如死灰,一双眼睛恨不得杀死冯向天。

之前被他认为的手下败将,却拔的了头筹,狠狠击败了自己。

朱开阳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就像被人疯狂的抽脸一样。

“总督,这不公平,为什么会选择他的礼品,在这么多礼品里,这酒是最垃圾的。总督您应该选我的,我的才是最好的。”朱开阳不服道。

天权转身看向他,淡淡道:“你就是朱开阳,那两件文物是你送的对吧!”

“是的,总督,那两件中的一件就能换这一堆。”朱开阳急迫道,总督这么问,看来事情还有转机。

天权点点头,“确实是这样,不过我很好奇,这两个文物你怎么得来的?”

“总督,是我特意买来孝敬您的。”朱开阳笑道。

“放肆,你不过二流家族,产业也是如此,怎么会买得起这种东西?给我老实交代!”天权陡然大怒。

朱开阳吓得身体一哆嗦,脸色苍白起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确实,这两件文物价值太逆天了,别说一个朱家,一万个朱家也买不起。

古少龙无语,看着这家伙不笨啊,不然也不会把产业做起来。至于这件事,他就显得很蠢了,你又不是身份显赫的帝国家族,这不是给自己惹祸上身吗?

话说回来,就算是高贵的帝国家族,有钱也买不到,这东西对有钱的来说,可求不可遇。

至于他为何这么做,只能说是他太心急了,急着巴结讨好领导,为了利益,急于求成。

“到底怎么来的,总督问你话呢!”主持人也是总府的人,有一定的权威。

“我一年前在一个地摊买的,没想到鉴定之后是两件宝贝。”朱开阳哭着道。

如果是这样或许还能说得过去,古少龙想道。

其实朱开阳没有撒谎,确实是他在地摊买的,没想到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就算是这样,你也有罪,你欺骗总督,知道什么下场吗?”主持人冷道。

“总督,我知道错了,请您不要怪罪。”朱开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天权此刻也不知道如何定罪,暗中看了古少龙一眼,寻求指令。

古少龙朝他点了点头。

天权立刻会意,说道:“文物充公,你也不是什么大罪,但也不小,处罚你名下所有公司封禁一年,至于你,就罚你进去吃一年帝国饭吧。”

朱开阳虽然不愿意,但他可不敢反抗,哭着鞠躬致谢。

接下来,主持人宣布大典结束。

这次大典,获利最多的是冯家,不仅获得了总督的青睐,还借此机会打压了朱开阳,这个冯家多年的老对手。

回到家,冯向天开心坏了。

“少龙啊,之前伯父错怪你了,我跟你道歉。”冯向天真诚道。

多亏了古少龙,要不然哪是这个结局。

“没什么,我也是瞎猜的,没想到误打误撞上了。”古少龙笑道。

“哼,走了狗屎运而已。”郑秀讥讽道。

“给我滚屋里去,老子正在兴头上,别惹老婆生子不高兴。”冯向天骂道。

郑秀吓得立即闭嘴,回到了屋里。

“少龙啊,别管她,在我这你永远是我的好女婿。”冯向天笑道。

“谢谢伯父了。”

“该改口了!”

“是,岳父。”

晚上,冯向天为了庆祝,想到明珠大酒店吃个饭,被古少龙好意拒绝了,跟冯依茹回到了家,因为有重要的事要做。

“咳咳,上洗脚水。”古少龙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两只腿伸到茶几外面,强势道。

冯依茹披散着头发,穿着紫色的睡衣,端着一人热水走了过来。

“什么眼神啊,这么不愿意呢!”古少龙大声道。

冯依茹气的咬牙,也不说话。

“袜子脱了,伺候着。”古少龙悠哉的一副老爷躺。

“古少龙,别太过分昂!”

“说好的愿赌服输呢,不认账啦!”古少龙斜眼道。

“行,算你狠,你别犯我手上。”冯依茹快速脱掉古少龙袜子,把他两只脚按在了水里。

“烫烫烫,你慢点!”

早晨,古少龙做好早餐,便出去了。

公园里。

“龙尊,这两个文物可是无价之宝啊,您打算怎么处理?”天权问道。

古少龙想了想道:“那个传国玉玺除了卖钱卵用没有,交给老头子吧,那个夜明珠是个好东西,留着吧。”

“是龙尊!”

“你现在也是龙江总督了,下一步怎么做?”古少龙道。

“处理烂摊子呗,然后对城西的荒地大兴动土,扩张龙江。”天权答道。

“嗯,玉衡他们事情处理完了吧,让他们速来龙江。”

“是龙尊。”

……

接下来的两天,古少龙带着冯依茹小诺闲逛,购物娱乐场,这两天跟小诺也建立了良好的感情。

有时候小诺会突然冒出一句爸爸,这让古少龙非常开心。